【连载】妖世刃吊华

作者

草薙刃

插画

こぞう

妖世刃吊华【第2回 委托】

「嗯,差不多告一段落吧」

 在像往日一样完成了每天的空挥练习,并用灵,应该说用心地打扫了广阔的庭院后,妖梦停下手中的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虽然在外总以舞刀弄剑的猎奇姿态引人注目,还无奈地被叫作“道匪”,但她的职业其实是园艺师。

 在死者之国,也就是冥界的池塘边有一座小宅邸。

 白玉楼虽然有着无比广阔的土地,但这所谓“小”宅邸所占的比例并不太大,可以说其余大部分都是庭园。

 而且,庭园的修整全部由住在了办公场所的妖梦来完成,她花了一上午修剪好了庭园中的树木,刚刚则是在用扫帚清理地面上的落叶。

「稍微休息一下就该去帮忙准备午饭了,今天的菜谱会是什么呢……」

 一个看起来如烟雾般的白色半透明物体飘飘然地跟在努力工作的她的身后,那是负责照料宅邸主人日常生活起居的,被称作幽灵的奇异存在。

 这样说听起来有些夸张,但魂魄妖梦并非人类。

 不过她也不是幽灵或者妖怪,而是名为“半人半灵”的同样特殊的存在。

 她身居冥界而又有活着的肉体,但其灵魂却有一半已经死亡,化作灵体从身体之中具现化出来。

 “只有一半活着”——实在是一种难以理解的特性,不过这并非是因事故造成的后遗症,抑或是罹患了特殊的疾病。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或者对妖梦来讲也许应该说半出生吧。无论如何从那一刻起便是这样的状态,而且她的父亲和祖父也有半灵。

 总得来说,整个家族的体质就是如此。

(家里应该还有之前在村子里买的蔬菜,拿来做点炖菜也不错。啊,到底做什么还是要问问幽幽子大人。不过她可能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回答「什么都行啦」之类的……)

 此时,日复一日的生活还在持续,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异变,不过这种安宁可是来之不易。

 然而——

「哈——,能不能偶尔也发生点什么好事啊」

 波澜不惊的日常或许是和平的证明,但总归还是会期待哪怕一丁点的刺激。

 人类——虽然对她来讲应该说是半人——往往会像许愿一般吐露一些细微的想法。

 不过,她的愿望很快就将破灭,或者说就将得以实现,只不过这刺激未免强烈到令人叫苦不迭。

「妖梦~」

 突然,主房那边传来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妖梦定睛望去,是一位好似飘飘欲仙的女子。

 淡樱色的头发垂在她的脸颊两侧,柔和的面容浮现出温柔的微笑,加上描绘出优美曲线的肢体,散发出一股仿佛能够包容万物的魅力。

 她身着的和服乃是令人联想到天空的浅淡配色。搭配上樱花图案作为点缀,巧妙地衬托出她的优雅和美丽。

 周围漂浮着的数只幽灵,又营造出了一种幻想般的美感。

 看到这位女子,妖梦的表情顿时明快起来。

「幽幽子大人!」

 妖梦停下手中的扫帚,跑到刚刚来到走廊的女子面前。

 女子名为西行寺幽幽子。

 她是这白玉楼的管理者,妖梦所侍奉的主人,同时也是“亡灵”。

 虽说是亡灵,却也不是什么带着深仇大恨去诅咒并加害他人的恶灵。

 她并非抱着亡灵常有的“对生的执着”而死,而是因为特殊情况才成了这个样子。

 如前所述,白玉楼建在死者居住的冥界,在显界度过一生的灵魂到彼岸接受阎魔的裁决,然后来此地等待成佛或是转生。

 如此想来,这里有亡者也毫不奇怪。

 不过,从她身负管理员这一头衔也可以想见,幽幽子并没有成佛或是转生的打算。

 虽说亡灵终究要变回幽灵接受阎魔的裁决,被送往地狱或者天界,又或者被送去转生,但由于幽幽子是因特殊情况才成为了亡灵,所以只要不加以解决就不会变回幽灵。

 再者,考虑到她所拥有的能力,地狱允许她永居于冥界,自然也就永远不会继续成佛转生了。

「辛苦了,妖梦。谢谢你啦」

「哪里,这是我的工作嘛」

 虽然谦逊地回应着主人慰劳的话语,妖梦的笑容却更灿烂了几分,似乎终归还是喜欢听到褒奖。

 这又与她天真无邪的面容相得益彰,十分惹人喜爱,就连本应司空见惯的幽幽子也感受到一股不可思议的魅力。

 或许也是出于这种感情,幽幽子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妖梦。

「等等,幽幽子大人!?」

 妖梦被主人突如其来的拥抱搞得手足无措。

「啊,对不起啦。因为妖梦实在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就……」

「真是的,请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所以,您叫我有什么事?」

「啊对了,有客人来了。我想让你也来一同会客」

 幽幽子好似刚想起来一般说出了原本的事。

 妖梦愣在原地,心想恐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过并没有说出口。

 毕竟她从很久以前就了解自家主人那飘飘然不着边际的性格。

 虽然稍微浮现了一抹困惑的表情,不过妖梦很快便面露严肃的神情,回应道。

「明白了。我准备好了立刻就过去」

 带着武器会见来客多少有失礼节。

 妖梦把刀放回房间,端着茶和点心来到客厅,却发现来客是两位熟人。

 一位是四季映姬・夜摩仙那度。

 她是掌管灵魂轮回,在地狱对死者进行裁决的阎魔——而且是负责幻想乡的那一位。

 虽然名字看上去着实很长,但后半部分的夜摩仙那度是职务名称,所以认识她的人基本上都会以名字来称呼她。

 另一位坐在映姬旁边的,则是她的部下,负责引导死者的灵魂前往彼岸的三途河船夫,死神小野塚小町。

 虽然小町老老实实地坐在坐垫上,但即使上司也在场,她脸上还是清清楚楚地写满了不耐烦。

 这足以让妖梦预感到接下来要说的肯定是件麻烦事。

 看到罕见的来客,妖梦一瞬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不过很快便控制住了。

「好久不见了,妖梦。有没有遵守我的教诲啊?」

 映姬和颜悦色地问道。

 说是教诲实乃夸张的措辞,不过这位确实莫名爱说教,一旦相遇动不动就会啰啰嗦嗦地喋喋不休起来。

 尤其对于妖梦来说,大概是因为尚未彻悟剑术之道,所以经常在这件事上被说教。

 她甚至能准确地指出妖梦的短处,实在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聊天对象。

「映姬大人好,小町好」

 来者是阎魔死神二人组。

 她们来这里总不会是要裁定半死半生的自己,把自己完全变成死者吧。

 虽然只有一半,但活着的人类呆在冥界,对她们来讲或许确实有违惯例。

 另外,过去也有过责难半死的灵魂,命其不得前往此岸的情况。

 妖梦不禁开始后悔自己没把刀带过来。

「不必摆出这种架势。我们又不打算做什么过分的事」

 仿佛看透了妖梦的内心一般,映姬的笑意更深了。

 然而,这并没有打消妖梦心中的不安。

「那么,究竟是什么事……」

 妖梦一边在大家面前摆好茶和点心,一边率直地问道。

「稍微出了点麻烦」

 映姬正襟危坐,看向了幽幽子和妖梦。

 从负责人口中说出麻烦二字可不是什么好事。

 妖梦脑海中闪过一丝不安,在一旁坐下的幽幽子脸上却依然浮现着平静的微笑。

 倒不如说,她的目光正落到堆在她面前的大量茶点之上。

「总得来说就是,灵魂统统从彼岸消失了」

「!」

 听到开门见山的这句话,妖梦一时语塞。

「也就是说,虽然渡过了三途河但却消失了吗……?」

「是的。虽说如此,在整天发生异变的幻想乡,这也并非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态。毕竟拜某人所赐,连此岸和彼岸的界线都比以前暧昧了许多呢」

 妖梦注意到映姬的表情中透出一丝不悦。

 恐怕是对那位“操纵间隙的妖怪”有所不满吧。

 虽然那位妖怪跟自己的主人幽幽子似乎有很深的交情,不过妖梦也完全不清楚她平时都在想些什么。

「现在必须要立刻采取对策,但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到处去裁决那些四散的灵魂」

 这是当然。那样的话效率也太低了。

 说到底,要是连法院本身都要为了寻找消失的死者灵魂而出差,彼岸的司法制度可就完全崩溃了。

「所以这件事想要拜托你,魂魄妖梦」

(诶? 不过好像有点奇怪?)

 妖梦的脑海中闪过些许疑惑。

 如果说这是由幻想乡发生的异变所致,那明明有这方面的专家。那就是博丽神社的巫女。既然如此还要来找自己又是何意。

「我感到很荣幸,不过相比之下,去拜托博丽灵梦不是更好吗? 我认为还是她更能胜任这种解决异变的工作……」

 妖梦和映姬都十分清楚灵梦的实力。要商量这种事情的话她才应该是不二之选。

 就算不行,也应该有其他候选人。

 比如黑白的魔法使也是众所周知的异变解决者——啊,不对。不能找她。可以想象到她兴致勃勃搅浑水的样子。

「当然,我也考虑过去拜托灵梦。不过,既然是已经踏入冥界的灵魂,我还是想尽可能在这边处理。但由于人手有限,所以希望可以暂且委托给西行寺家」

 察觉到妖梦内心正举棋不定,映姬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再说博丽的巫女十分我行我素。她往往不会立刻开始行动,真要行动起来又经常矫枉过正。……而且,虽然这只不过是我的预测,但我觉得本次的事件仅靠一人之力恐怕难以解决。所以我才在想,或许对他人一本正经开诚布公的你才是合适的人选」

 听到对方竟然能对每个人的种种特点了如指掌侃侃而谈,妖梦不禁愕然。

 不过若是把这份惊叹表现出来,恐怕这段长谈的矛头就要指向自己了,所以妖梦只做出了最低限度的反应。

「我确实是身为半人半灵住在冥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擅长处理灵魂相关的事啊……」

「请你放心。我会让小町同行的。虽然如你所知她十分懒惰,但姑且也是个死神。应该能派得上用场」

 在旁默不作声地听着对话的小町露出了由衷不乐意的扭曲表情。

 之所以没有「诶~」地一声吐露出不满,大概是因为她心中明白,若不谨慎行事一定会迎来数倍于此的训诫吧。

 为什么就不能把这种危机管理意识更多地活用在工作上呢,妖梦心想。

 而且,虽然这样想可能不太好,但小町作为众所周知的超一流翘班专家,妖梦实在不认为她在解决如此大规模的事件时能有什么贡献。

「这样没问题吗?要是死神不在的话,这期间三途河不会变得很拥堵吗……」

 妖梦想委婉地表示没有必要,但仿佛连这一点也被对方看破。映姬保持着一副和蔼可亲的表情继续说道。

「如果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可能会发展成更麻烦的局面。我认为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才是最重要的」

 彼岸的负责人既出此言,也就无可奈何了。

「事已至此,妖梦……。我也拜托你啦~」

 连事不关己般狼吞虎咽着茶点的主人都张口了,就更没有拒绝这一选项了。

「明白了。我这就出发。请稍等片刻」

 妖梦当即微微行礼,离开了房间。

 

 妖梦回到房内,来到凹间之前,脸上天真烂漫的表情不觉间已消失不见。

 她看向了刀架上架着的长短两把刀。

 虽然第一眼看上去只会注意到质朴的外饰,但它们却涌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存在感,仿佛只是摆在那里就会给周围环境带来压迫感。

 自然,这应该是源自于刀本身的力量吧。

 长刀名为楼观剑。这把刀有点来头,因为它是由妖怪锻造的。

 考虑到通常的刀也就两尺有余,这把超过四尺的长刀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已是难以挥动,以妖梦那小巧的身材更是连拔刀都并不容易。

 刀鞘末端绑着一朵花,刀柄尾部则有着一簇蓬松的毛,为这把乍一看很有压迫感的楼观剑增添了些许奇妙的特色。

 其实,对于身高不占便宜的妖梦,即便说她修行所花费的全部时间,都是为了能自如地驾驭这把长刀也不为过。

 而另一把短刀则叫白楼剑。

 这是魂魄家的传家宝,一把只有魂魄家族才能使用的十分特殊的刀。

 这把白楼剑可以斩断迷惘。当年用来斩杀幽灵时,有着二话不说便会使其灵魂立刻成佛的异能,修行的僧人们听了怕是要泪流满面。

 不过,只有更高阶的存在才有资格掌控灵魂的轮回,园艺师之流轻易插手可不是什么好事。

 因此,确保这把刀只用于防身等正当情形,是魂魄家家主的重要职责,妖梦一直将这一点铭记于心。

 不过除此之外,每每看到这把刀,妖梦都会不由得想起先代。

「师父……」

 先代名为魂魄妖忌,是她的亲生祖父,她自不能直呼其名,于是便如此称呼。

 无论身为园艺师还是剑士,妖忌都是一位精明强干的剑鬼,他无比严格地养育了妖梦。

 这种本着技术要靠偷学的宗旨,寡言而又严格的培养倒是还好。

 然而,他却留下了诸如「真相用眼睛是看不见的,用耳朵是听不到的,真相是通过斩而得知的」之类模棱两可而又意味深长的话语,不明就里的妖梦便胡乱理解,这才造就了她性格之中,打着「斩掉就懂了」的旗号到处试刀杀人般的一面。

 而且,妖忌本人从某天起突然下落不明,留下尚且年幼的妖梦举步维艰。

 说到底,那个时候以幽幽子为首的白玉楼相关人员恐怕都是身陷难关吧。

 略微有些跑题了,总之妖忌失踪时,跟魂魄家家主之位一并被妖梦所继承下来的,便是这两把刀。

「没事的……。斩不断的东西,几乎不存在……」

 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一般,妖梦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两把刀佩在身上。

 妖梦很清楚自己尚不成熟。

 然而在拔剑出鞘的那一刻,敌人可不会顾虑这一点。

 正因如此,妖梦在心中坚定地发誓。

 ——那就把我的性命赌在这挥出的一刀之上。

翻译 / 唻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