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妖世刃吊华

作者

草薙刃

插画

こぞう

妖世刃吊华【第1回 亡灵】

  数道尖锐的爆裂声撕开寂静,向着夜晚的森林轰然来袭。

  原本奏响于茂密深邃的森林之中的虫鸣声,猝然被这些不合时宜的噪音掩盖,不速之“客”们为舞台带来了剧变。

  发出声音的同时,四下燃起的火焰在黑暗中闪起强烈的光辉,又瞬间消失无踪,令人感觉如萤火虫般虚幻。

  若是有人从旁观望这份光景,除去嘈杂的声音或许还能体会到些许美感。

  然而,处在场景正中心的人,可没有余裕去吐露那种悠然的感想。

「等一下等一下!? 那是什么东西啊!?」

「那种事咱怎么可能知道啊!」

  两名女性躲在巨树背后互相叫喊着。

  其中一位有着让人联想到彼岸花的鲜红双马尾和同样颜色的眼瞳,秀丽的眉宇显露出开朗的性格。正是以凹凸有致的身材和那穿旧到走样的半袖服装为标志的“死神”——小野塚小町。

  她怀中虽然抱着巨大的镰刀,但其末端异常扭曲,使人不得不觉得是有意而为之。

  那并非什么隐藏着特殊能力的镰刀,仅仅是为了在人类面前显得更像死神而作的仿造品而已。

  连这种时候都紧紧抓住不肯松手,或许是作为死神的职业精神毫不松懈的表现。

  另一位,在这位小町身边已然面带泪光的,便是有着雪白肌肤和蓝色眼瞳的少女——魂魄妖梦。

  与乍看之下容易让人觉得冷淡的印象相反,她长着引人注目的眼睛和短短的鼻梁,有些圆润的脸颊和小小的下颌。整齐剪短的一头银发上系着的黑色缎带,加上白色衬衫和绿色马甲相搭配的装束,进一步为她端正而可爱的面庞锦上添花。

  虽说如此,在如今这种状况下她就像猛兽面前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一般。

「虽然说对突然袭击早就习惯了吧! 但是,那种家伙!」

  妖梦大叫着,似乎尚未从遭遇时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比起她的“体质”来说这算得上什么吓人的东西吗,小町这样想着,不过所谓弱点大概就是讲不清道理的吧。

「你也是会突然斩过来的那种人呢」

  即使身处紧急事态,小町还是看着远处嘟囔着感慨道。

  要说到妖梦那句不管怎么想都只有道匪才会说的台词「先斩了再说」,她也是受害者之一。

「就,就别提我的事了! 得赶紧采取行动才行!」

「总之你先冷静点。快点回到平常那个道匪的状态啊」

「什么叫平常那个道匪啊! 真没礼貌!」

「哎呀,到底是不是没礼貌,真希望你能趁此机会好好扪心自问一下」

  仿佛是为了打断两人无意之间展开的斗嘴,有什么东西猛地撞在了被她们当作盾牌的树干上。

  飞将过来的并非石头。就连两人背靠的这一侧都能感受到的强烈冲击也证明了这一点。

  若是选了棵单薄点的树作盾牌,恐怕会被这一下轻易贯穿。

  想要看看情况而探头窥视,耳边立刻便响起破空声。那东西完全不同于妖怪或妖精之流所放的弹幕,以不得了的速度撕裂着空间。

  被直接打中的话会怎么样呢。

  小町顿时有些面无血色,但还是略微探出头,只见视线的那头有着几只异形的身影。

  它们穿着仿佛要融入黑夜的深绿色衣服。加之包裹身体的枯槁皮肤和满目疮痍的肉体,进一步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暴露在外的白骨眼窝如深渊般黑暗。在那黑暗深处,本应是眼睛的地方亮着绿色的磷光,那是燃烧着的怨叹之火。

  在小町看来,这些身影看起来远比自己更像死神。

  握在这些异形手中,正朝着这边喷火的,是钢铁与木头组成的手杖似的东西。

  虽然妖梦和小町并不知晓,但这本不应该存在于此地之物的名字是——枪。

  Karabiner 98Kurz,由外面世界——纳粹德国所开发的7.92mm口径手动枪机式步枪,装弹数为5发。

  在其制式化的1935年,由于半自动步枪正逐渐占领潮流,这把枪已成了旧型号,然而得益于优秀的命中精度和安全装置设计,以及颇高的可靠性和生产率,其总产量超过了1400万把。

  当然,她们对这种商品目录般的说明一无所知。

  然而,仅靠破空飞来的子弹及其散发出来的杀气便能明白,恐怕只需一发就足以造成极大的伤害。

「我说,这明显不是弹幕游戏吧?再怎么说这被打到是会死的吧!?」

「……这个嘛,你想想,在幻想乡里,正面吃下一击多半会死的弹幕啥的不也很多吗」

「你说得倒也对!」

  妖梦也知道,幻想乡之中有那种被煞有介事地悄悄说成「不想死就别出手」的人。

  不过,只要不做什么多余的事,她们也不会主动袭击,总而言之只要别靠近她们的领地就好。

  然而,这次遭遇的神秘家伙明显是主动杀过来的。

「不是,说到底一半是灵体的你为什么反而那么害怕啊……」

「因为有裸露着骸骨的尸体一样的东西穿着奇怪的衣服,拿着莫名其妙的武器面无表情地杀过来了啊!? 这无论怎么看都是鬼故事之类的吧!!」

  面对这种情况下仍冷静吐槽的小町,妖梦带着一本正经的表情回答道。

  看上去不像是在裝傻的样子。至少在她本人看来。

「要只是虚构的话倒是还好,但是看起来很有现实感啊。这完全是准备杀了咱俩呢」

「倒是你为什么能那么沉得住气啊!?」

  虽然状况不容乐观,但小町却莫名地泰然自若、气定神闲。也或许仅仅是神经异常大条而已。

「嗯,那咱毕竟是死神嘛」

「这也能算理由吗!?」

「咱的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比起那个,虽然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这种威力要是到了人类村落之类的地方……恐怕会闹得不太愉快啊」

  这次,妖梦注意到小町眼中浮现出了忧虑的神色。

  看到眼前这位死神从容不迫的姿态,本来张皇失措的妖梦也逐渐恢复了冷静。

「那么……」

  之前如堕烟海的妖梦也开始逐渐理解状况。

  这里并非她们本来所处的冥界。

  而是显界——被称作幻想乡,人与妖怪混居的幻想之地。

  不过,虽被冠以幻想之名,这里仍是生者所居住的地方,逝者自然要化作魂魄送往彼岸。

  小町作为负责幻想乡的死神,或许只是想避免给自己增加工作,但想必如此放任下去,后果确实会不堪设想。

  若不能及时遏止这场异变,那些住在此地又有着强大力量的人们说不定会倾巢出动。

  到时候,肯定就没这么简单了。

  事实上,过去数次异变的原因也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后来都发展到了一步差池便会酿成惨剧的事态。

  不过,虽然那些异变之中也有几次与她们二人各自相关,但事到如今已经几乎没什么痛苦的回忆了。

「如果“那东西”就是咱俩在找的异变的真相的话,那这下可不能逃跑了呢」

  小町将目光转向妖梦。

「呜……知道啦,我知道啦……」

  妖梦仍是满眼泪花,说罢深深吐了一口气。

「虽然还不太清楚“那东西”是什么,不过总之斩掉就明白了对吧!」

「啊,对,你这么想也行吧……」

  在奇怪的方向上变得利落起来的妖梦徐徐起身,将手伸向背上那把长到跟她颇不协调的刀。

(嗯,也不知道她到底想没想明白……。算了,随便吧)

  小町听了这一通奇谈怪论虽然有些发愣,但她并不打算去阻止好不容易有了干劲的妖梦,而是略微表现出赞同,并对灵活地拔出长刀的少女轻轻挥手送别。

  妖梦从作为藏身之所的大树背后飞出,在夜晚的森林之中高速地移动着。

「不过我一直觉得这样简单直接才是最棒的啊!」

  或许是觉得接下来不必再考虑什么多余的事,妖梦脱口而出的话也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但是,妖梦可不会选择在这里毫无章法地乱飞。

  毕竟自己跟那三只不一样,并非妖精之流。

  或许是因为疏于管理,周围的密林生长得很不规则。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仗着机动性去玩弄对手,在这夜晚的森林里,恐怕自己反倒会撞上什么东西从而动弹不得吧。

  所以,她只是在借着树林的掩护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而已。

「唯有,斩杀——!」

  一旦拔刀出鞘,妖梦的意识便完全切换过来了。

  正是因为刻在意识深处的那句「斩掉就懂了」在脑海中反复回响,她才得以对涌现而来的面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视而不见。

  某种意义上就如同暗示一般,但靠着这一点就能好好地行动起来,着实是了不起的本事。

  有时,伴着炫目的闪光,某种东西会从前方带着破空的低吟声飞来,但妖梦时而靠着非凡的反射神经看破其轨迹,或是以树为盾将其挡下,并急速缩短着与对手间的距离。

  万幸对手所持的武器似乎不能连续发动攻击。

  这样一来即使有再恐怖的威力,也不可能比“弹幕游戏”更具威胁。

  当然,妖梦并没有因此而大意。

  正如剑术交锋中只需一瞬间的可乘之机便能分出胜败,若是身体某处受了那种攻击,无疑会立时失去机动性,生命也将面临威胁。

  曾经只因对手不过是人类,就疏忽大意以致败北的惨痛教训浮上心头,不过眼下妖梦还是封起了痛苦的回忆继续疾驰。

  如何推导出最优且最短的路线,将眼前的敌人漂亮地斩杀。

  这才是进入了战斗模式的妖梦思考的东西。

「这种密度也想打中吗!」

  顶着毫无表情的不详面容,成群的骷髅迟疑地左右摆动着枪口,想要捉住不断迫近的敌人,却被妖梦那飘忽不定灵活自如的动作所捉弄,最终徒然浪费了弹药。

「在这呢!」

  穿过四射的枪火,半人半灵的剑士终于侵入到了近身的距离。

  近在眼前的却是伸出的枪口。黑暗中浮现的枪口令人想到通往地狱的深渊。

  就在她以为万事休矣的刹那,妖梦感到一股错觉袭来,仿佛自己身边的时间都停止了。

(能斩得掉!)

  妖梦不由分说地略微屈膝,挥动起架在上段的长刀——楼观剑。

  一声轰鸣。

  间不容发之际垂直落下的利刃——分毫不差地将虚空中突进的弹丸斩成了两半。

「把那个给斩了!?」

  似乎一直在窥视的小町的声音传入了妖梦耳中。

  与此同时,她感觉眼前面无表情的亡灵眼中,亮着的鬼火仿佛因惊愕而动摇了一下。

  预料之外的事态使得奇袭终究没能成功,妖梦向后一退空出距离,落地的同时又猛然蹬地前进。看似是后退实则却出手进攻。

  再次架好的枪瞄准妖梦喷出火光,但此时她的身体却已不在射线之上。

  缩身上前,妖梦钻到枪口之下继续前进,随之也毫不留情地挥动起回转着的楼观剑。

  自右下段挥来的逆袈裟斩,在一闪之间撕裂了深绿的衣服,将利刃毫无阻碍地送入了其下的身体之中。

「!?」

  然而,微乎其微的反馈让妖梦十分惊讶。

  事实上,对手的动作倒是呆滞了片刻,可嵌在眼中的鬼火却并未消逝。

  斩杀成功的念头破灭,面对眼下连有没有造成伤害也未可知的状况,妖梦的头上不禁流下一道冷汗。

  那么,为何两人在夜晚的森林里所面对的不是“弹幕游戏”,而是硝烟弥漫的枪林弹雨呢?

  这就需要将时间略微回溯一二了。

翻译 / 唻哆

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