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
2020/03/16
unofficial

博丽神主和中国粉丝们的「一期一会」。ZUN真是个了不起的人。上海WePlay,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登陆游记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初次登陆上海(中国)游记

 

 在上海,马里奥向我搭话了。

「我读了我乐多丛志那篇上海THO的文章。虽然能从文章中感到氛围的火热,但我没能去到现场,只是读文章总感觉有点……遗憾」

 同样的话,我的朋友也和我说过。理所当然的,谈起自己没去成的祭典的事情,总是有点寂寞的。

 

「然后终于来到了现场,结果一开始根本没多少人来我的摊位。我就以为『啊——那篇文章果然添油加醋了很多啊』」

 确实我也有点不安。难道那8月的狂热只是昙花一现吗?在活动开始之前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当我还这么想的时候,事情就开始变大条了」

 这次,读这篇文章的人可能会感受到比上一篇还要严重的疏离感。

 因为,这一切真的很惊人啊。

 

 

 再一次回看自己在上海的时候拍的照片。虽然我没有在旅游的时候拍照的习惯,但那时候的我还是克服了这种不习惯的感觉,尽量在重要的地方拍下了上海的风景

 

 不过,果然还是不够。
 这些照片,完全没法体现在上海的那几天里发生重大事情的时候,现场那几近沸腾,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快要爆炸的压力。

 为了能将这种热量尽可能地记述下来,我重写了好几次这一篇游记。真的,我甚至不知道该从何处落笔
 但是,果然还是没法完整记述。那个地方就是这样的「不寻常」,简直可以说是异样。可能这就是真正的「祭典」吧。

 那年12月,在ZUN去到上海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会尽我所能记录下来。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屹立在上海之上

 2019年12月7-8日。“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的主催ZUN降临“上海”。

 这一新闻对于东方爱好者而言,并不仅仅是一种好玩的文字游戏,而是一种巨大的冲击。对于身处中国的东方爱好者而言,尤其如此。

 中国的东方爱好者们,以前也曾多次邀请ZUN来中国。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这一共同的愿望始终没能实现。跨越了数年,这一愿望逐渐趋于完成。而这次,「WePlay」这一活动终于成功邀请到ZUN前来中国。

 

WePlay游戏文化展打造最强东方Project游戏体验区!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即将登陆上海!(中国版我乐多从志的有关weplay的介绍文章)

 

 WePlay,是中国自2011年开始举办的一个游戏展览。主办方是CiGA,一家在北京成立的服务于独立游戏开发者的业界团体。WePlay主打的,也是独立游戏以及独立游戏相关的出展。
 中国也有其他,如「ChinaJoy」这样的规模更大的游戏展会。如果说那个展会是中国的「东京电玩展」的话,WePlay的活动规模更像「Bitsummit【※】」

※Bitsummit。2013年开始举办的,独立游戏展示活动。会场是也办东方活动的京都市劝业馆。

 

 ZUN作为「独立游戏开发者」,被WePlay邀请作舞台访谈活动的嘉宾,与奖项的颁奖者。这就是这次活动的背景。

 在这次WePlay中,也开设了由中国东方爱好者企划运营的东方Project专区。

 

颇有“干劲”的东方区

 

 采访组们在活动开始前一天就获准进入,游览了还在筹备建设中的会场。

 WePlay举办的场地(只是偶然)和8月的上海THO举办的场地一样,也是上海跨国采购会展中心
关于8月的上海THO,请阅读以前投稿的游记。

「中国的东方热火朝天」是真的吗? 8月举办的「上海THO」1万字游记

 

 上海THO的时候,只用到了会场的一楼。WePlay则同时使用了会场的一楼和二楼,会场在大小上是上海THO的两倍。

 东方的专区,则设立在2楼的一个角落。大小只有整个二楼的1/5左右,还不够东京国际展示场的一个厅大。规模上接近一个小规模的即卖会。看活动宣传上对专区的介绍,也和小规模的东方ONLY即卖会差不多。

 但是,在这个区域之中举办的活动与其规模相比,稍微有些错位。很难断言活动的表现和他的规模是否相符,但我的亲身感受是「“干劲”上的错位」

 

迎面就是一个(真的)很大的鸟居。穿过鸟居后,能看到一块巨大的电子屏幕和舞台,舞台一侧还有”迷你博丽神社”。

 

 专区的一部分,是中国和日本的社团参展的「即卖会区域」。这里也不单单只有社团的摊位。每一个摊位都布置得像祭典摊位一样,为统一全东方区的气氛起到了重要作用。

 

 WePlay是游戏活动,理所当然的,东方区也有游戏展示区域。
 活动邀请了诸多日本游戏社团,在游戏试玩区中布置了共14种,总计32台的游戏试玩电脑。

 

在东方区的另一角还有日本的东方二次创作游戏联合展示企划「博丽游戏试玩会」,这里总共有28种游戏,算上游戏试玩区,合计有42种日本东方二次创作游戏跨越海洋来到了中国,在这里展示。
WePlay东方区的海报,在海报中能看到这次活动的会场。在海报的各个地方中还散布着这次展示的二次创作游戏的要素。笔者在会场立刻买了这个海报的挂画,现在这个挂画就挂在我自己的房间。

 展示的游戏还不止这些,还有东方原作的展示,而且都是可以试玩的。

 

 在大鸟居的旁边,就是东方区的入口「东方科普展示区」。这里展示了所有的原作。

 因为WePlay是一个综合类游戏活动,当然也会有不知道东方Project的人来参加活动。为了这些不了解东方的人,在这个「东方科普展示区」就有「东方Project是什么」的展板。

 

 在这些介绍东方Project的展板之后,就是记录跟东方Project有关事件的东方年表。
 包含旧作在内的各原作发售的年月日,例大祭等活动的举办日期,东方第一次登上杂志时的发售日,ZUN登台演讲的日子(似乎还有写ZUN结婚喜宴的日子)……东方(和ZUN)相关的主要事件的日期,大概全都包罗了吧?就是这种级别的年表。

 

年表的背面是包含书籍在内的Win版以后的所有作品的展示区。

然后还有东方幻想乡。展品前贴有请勿触碰展览品的告示。(没有CD-R蓬莱人形之类的作品)

 

 

 然后我想着重描述的,是与日本东方年表并列记载的,中国东方爱好者社群的历史。

 中国东方爱好者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2004-2005年就有爱好者们活动的记录。而最近中国各地林立起的大大小小的东方ONLY和东方LIVE活动,看这个年表就能一目了然。能看到整理得如此详尽的外国东方爱好者社群的活动情报,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当我还以为年表是从ZUN的出生开始算起的时候……
其实是从「1884年:博丽大结界设立」开始。做这个年表的人对东方的爱,很深。

 

 如前面所写,照片上记录的一样,在这年表前摆放的电脑是「可试玩的东方原作展示区」。东方红魔乡以前发售的PC98游戏,也就是被称作「旧作」的5作,也是以可试玩的状态展示的。

 就算在日本国内,要买到PC98版的游戏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国外的爱好者们竟然得到了全部旧5作,而且还配上了5台可以正常使用的PC98展示在会场,这一事实就这样摆在我的眼前。狂热阿宅,就是一种发现了大神留下的痕迹就会心动不已的生物啊。

在展示出来的PC98之中,有一台上面写着日语的「电脑部」。可能是以前哪个大学的电脑吧。这些电脑部的部员肯定想不到,自己部的电脑竟然跨越海洋展示在这里

 

 在介绍东方的历史之后,则是「东方社群历史」的个人调查资料,这里用专栏的形式,将历史分为「黎明期」「过渡期」等不同时期的状况并一一分别介绍。

东方我乐多丛志也已经被记载在上面了,好快!

 

 

 其他还有以数据的形式展示中国东方爱好者社群现状的展板。不会读中文真的让人觉得很懊恼。
(但是如果习惯了的话,因为都是汉字,多多少少能明白上面写的是什么,这个有点意思)

 

 「如果国立博物館举办了东方Project展览」。这个「如果」变为现实的话,可能就是像眼前这样吧。

 当然,日本国内也有很多整理东方相关历史并发出来的人,将个人研究的东方内容展示出来的企划也有不少,那些内容也并不比这里差。包含旧作在内的原作实机游玩展示,各个即卖会也办过不少这样的活动。

 要说与那些有什么很大的不同的话,就是「聚集在了一起」。在最后的展示板上,写有多个作者和企划负责人的名字,记载着他们各自的职务。虽然单一的情报也具有它的力量,但如果情报集合在一起,连接在一起,整理在一起,会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

 他们为了这一天,将至今为止收集来的情报聚集,连接,整理在一起,甚至准备好了如何展示这些情报。

 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做到这种地步,为什么他们会为了这一天齐心协力?

 

 答案只有一个。因为这一天,是“神主”到来的祭典的那一天。

 在WePlay当天,盼望已久的时刻终于来了。

 

ZUN的异世界转生无双——都做了些啥?

 采访组一大早就到达了会场。拍下了一大早还在搭建的会场的样子,还拍下了被东方角色包围的ZUN的表情,拍着拍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快到开场时间了。不过活动参加者们肯定没有那么快来到东方区。东方区毕竟是在2楼,而入场是在1楼。WePlay也有各种各样展示的东西。要到2楼来,也是转了一大圈之后的事情了。事实证明我们抱有的以上预想,实在是太天真了

 

 这就是开场没多久之后东方专区的样子。已经来了非常多的人。

 实际上,WePlay有卖一种价格更高一点,可以在一般入场时间之前就入场的「VIP票」。买了VIP票的人,都直奔东方区来了。
 目的只有一个,上海爱丽丝幻乐团。为了让摊位上的ZUN能亲手把原作递给他们。

 运营们也完全没有想到VIP票还能这么用,以至于东方区在一般入场时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混乱的苗头。发现这个情况的WePlay运营工作人员们也开始慌了,场内负责警备的公安逐渐聚集到东方区附近。

 混乱的情况正急剧变得严重。虽然很抱歉,但最混乱的时候的照片,说实话,我们没法拍到。因为这时候人已经多到涌了出来,公安和工作人员开始进入专区叫停入场。区域内的人员也被一批批驱赶出来,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样子。

 结果,在活动开始之后的1、2个小时之后,入场的队列就崩坏了。东方区里原本想要举办的活动的计划暂时中止,东方区也被临时封锁了起来。

 

 

 要问ZUN在这时去了哪儿的话,他从2楼的上海爱丽丝幻乐团摊位去到了1楼的大舞台,按照原计划,以独立游戏开发者身份接受访谈

 在大舞台的旁边有很多的媒体机构人员,然后是被抽选选中的游客。但是给游客的座位还不够50个,大部分人基本上都是站在外面看。大舞台被隔板包围了起来,只剩下入口一个缺口。此时,大量来看ZUN访谈的人杀到了入口……

 

 就变成了这样。

 因为围观者已经多到挤进了其他区域,访谈也在开始十几分钟之后就被中止了。
 这之后,似乎还发生了ZUN被公安“骂”的一幕。ZUN在二轩目和访谈里面也提到,「为什么事态会变成这样呢」

图为想尽一切办法看ZUN一眼的人

 

 

 事情变得非常大条。
 对。一介独立游戏开发者, “破坏”了整个游戏活动。

 

 不,这当然不是好事。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能说的,也只有“谁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东方区的企划人、运营和工作人员,(当然还有公安,)谁也没想到中国的东方爱好者竟然如此盼望「ZUN的到来」。就连爱好者们自己,也不知道这竟有如此之大的能量。

 

沙盒内掀起改变世界的浪潮

 吸收了前一天的的教训,东方区再次开场。
 区内变成了完全的单向通行制,入场限制也严格执行,在准备和执行了多种“不再重蹈昨日覆辙”的措施之后,活动再次举办了。
(后来听说,被公安训斥了的影响非常大,本来可能就这样一直封锁,直接取消第二天东方区的活动。)

 

 第二天和第一天一样,也来了非常多的人。多亏了东方区的运营和工作人员们的努力,事态没有到第一天的“崩坏”的地步。东方区成功运营了起来。虽然这样说,但排队入场的人还是多到足以横跨整个会场

 

 爱好者们又在各个社团的摊位前挤成一团。

 在原作试玩区,因为看到了珍贵的旧作而眼神闪闪发光的女子二人组。
 在原作试玩区拍的照片里,拍下的都是些年轻的爱好者。
 买了日本社团的作品,享受着「和社团交流」这一珍贵机会的人。
 在游戏展示区,把游戏从左到右玩了个遍的高中生群体

 

 单是看着,就心潮澎湃。


 就像我以前的游记中写的一样,他们和我们真的是同样的人。如果我不是为了新闻取材的话,可能就一直在这个区玩了。这个地方就是如此地令人兴奋不已。这令人兴奋不已的一切,就是中国的爱好者们,在WePlay这个地方制造出来的。

 东方专区,就是在Weplay这一巨大的游戏展会中出现的小小庭院盆景。想要一睹院内风光的人,想要参加其中「祭典」的人,齐聚在了庭院之中。这股人潮、这次潮流,甚至改变了庭院外世界的运转方式。

 那一天,我们在这群热爱东方的人们身上看到了幻想乡。也许,这就是幻想乡的一个缩影吧

 

ZUN,是个伟大的人

 但是,如果就以为第二天和第一天完全不一样,什么问题也没出现,那就大错特错了。

 与第一天在一楼的大舞台举行“面向所有人”的访谈活动相对应,第二天原计划在东方区内的舞台上举行“面向粉丝”的活动。
 但是,由于昨天发生的事情。绝不可能让曾把世界搞得乱七八糟的“破坏神(主)”降临在这小小的幻想乡中小小的舞台上。要问为什么,那是因为这样的话会被公安怒骂的。

 

 虽然这样,但是这个东方区内的舞台活动,在活动开始之前就被全力宣传。就算在活动开始前发出了活动中止的通知,在活动开始时间前还是有很多人来到了东方区等候。里面的人待在东方区里面不出来,新的入场者就进不去东方区。进不去的人们的队伍,渐渐侵蚀了周围。话说,这Z级世界末日场景,昨天好像也看到过!

 运营们为了不让世界毁灭,字面意义上的 “奔走”在会场内。他们上上下下地寻找,哪里都可以,会场里有空着的舞台吗?为了让粉丝们看到这个企划,为了让ZUN出现在舞台上,他们竭尽所能和有关部门商量。

 然后在活动快要结束之前,才终于确保了能在二楼最大的舞台「电子竞技区域」的「最后一个环节」举办这个活动。费尽千辛万苦,总算弄到了一个能举办这个活动的舞台。

 

 倾尽全体工作人员的力量,在这硕大的舞台上将要举办的,重中之重的活动,那就是! 「ZUN的啤酒试饮挑战」

 

 

 在这巨大的LED屏幕之下,广阔的舞台之上,被近100人的看客、拿着巨大相机的采访组、场外的围观群众、由于人群拥挤根本没法靠近舞台于是一时兴起从其他区域过来围观的人,再算上公安就是被合计200多人一直盯着,一直被东方角色敬酒,一直在喝啤酒的一个男人(旁边是翻译)的几张谜之照片,还请各位观赏。

 

 顺带一提ZUN猜对了他喝的所有啤酒的名字,不愧是ZUN。

 

 

 坐在我前面的,刚好是在ZUN入场的时候演奏了欢迎曲的演奏团。
 在那之中有一位女生,不停来回看手上的手机和舞台上的ZUN,用手捂着嘴。

 手机上在看的,是「和ZUN的纪念照片」。

 后来听说,演奏团在入场前和ZUN待在同一间休息室,应该就是在那时候拍下了和ZUN的纪念照片。

 自己和ZUN一起拍了照,手上的照片中的人和舞台上现在的人是同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创造出自己最爱的东方Project的人。是因为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她才一直看着手机,捂着嘴感动到发抖

 

 是啊,是这样啊,ZUN,是个很伟大的人啊。

 

 身在日本的我们,不时会忘记这一点。

 如果一年去一次CM的话,基本上就能见到ZUN;
 每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就能在Youtube的直播中听到ZUN的声音;
 如果想要更进一步的话,还能去NICONICO超会议,和ZUN一起拍照,甚至能和ZUN一起喝啤酒。在现在,他是只要想见就能见到的原作者

 但是对于中国的东方爱好者而言是不一样的。对于他们而言,如果错过了这一次机会,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什么时候能见到他的身影了。
「一期一会」。原本是源于茶道的词语。「和你相遇的这段时间,(可能)是一生中独一无二的一次。所以这一次,要以能做到的最高的规格招待你」,是这样的一种观点。
 制作了WePlay的东方区的东方爱好者们,可以说正表现了「一期一会」这样一种精神。投入了“干劲”,或者说,不管做什么都鼓起了干劲。因为这正是「一期一会」。

 在海那边的爱好者们看来,ZUN是个伟大的人。

 

 因为很近,所以不知不觉之中就觉得很亲切,但是ZUN是「东方Project」的创世神,是「博丽神主」啊。

 我们一直一直一直都和他在亲密地玩耍,和这个创造了东方世界,创造了东方世界一切的人。

 

 他创造的世界,现在可能,正将日本和中国连接在一起。

 这一切,我亲眼看到了,亲身感受理解了。所以我看着她看着手机感动至极的背影,也许是流下了眼泪。

 

 

 

 在2019年12月的那一天,我们共享了一个如此盛大的祭典。
 但是,中国正陷入困难的境地。

 在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事态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到了现在,实在很难说出「大家一起去中国的东方活动吧!现在就去!」这种话了。即使现在想要立刻采取什么行动,也有点困难。
 我就直说了。在这种无法预测的事态之下,个人的兴趣,个人的娱乐,一切都显得苍白无力。

 

 但是,我从和在中国的熟人交换的微博帐号,现场建立的LINE群组,现场交换的微信帐号,甚至Twitter上看到,直到今天,他们也还在谈论东方的事情。在出不了门的时候,也能利用这个机会在家里玩。我经常和中国的人们分享有趣的Tiktok视频。游戏,宅的活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交流也更进了一步。

 阿宅们是被网络连接在一起的。

 我有一个朋友,他住在乡下,经常羡慕那些住在关东附近能简简单单就去例大祭的人。
 这个朋友,在他实现愿望终于来参加东京的活动,来参加例大祭的时候,他特别高兴。我告诉了他好多我知道的 “好”社团,从“战场”回来之后,我们也互相展示我们的战利品

 我在想,中国的他们,有朝一日是否也能做这些事情呢。

 

 在Weplay的东方区所感受到的热量,让我想在这次事态平息后,和他们一起做这样的事情。这热量就是如此的高涨。

 如果回到了原来的日常生活的话,如果到了他们会说“还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啊”的那一天的话,我想和日本的大家一起犒劳现在正遭遇危机的他们。我这样希望并祈愿

 

 

翻译/皇之子龙

校对/卡锅

 

博丽神主和中国粉丝们的「一期一会」。ZUN真是个了不起的人。上海WePlay,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登陆游记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