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专属即卖会“博丽神社例大祭”是ZUN先生亲自命名的!为什么开始自居博丽神主?“东方是宗教”吗?

创刊纪念10天连载企划! ZUN先生3万5千字超长采访(采访人・博之)【第7回】

“博丽神社例大祭”由ZUN先生本人命名

――2003年8月《东方》通过《妖妖梦》走红之后不到一年,距离《永夜抄》推出不久之前的2004年4月,第1届“博丽神社例大祭【※】”举办了。

博丽神社例大祭
自2004年起每年春天左右举办的东方Project专属同人志即卖会。常被略称为“例大祭”。2018年的参加者数达到52000人,作为限定一个分类的专属展会是国内最大规模。现在也举办“博丽神社秋季例大祭”和“博丽神社例大祭in台湾”。

博之:

 例大祭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举办了啊。

――这是当时的举办方以“请让我举办专属展会【※】”的方式向ZUN先生请示过吗?

※专属展会
指同人志即卖会之中,参展同人志内容只限定一个分类或作品、角色的展会。虽然规模亚于综合即卖会,但由于易于吸引喜好相同的爱好者,展会氛围更加浓密。

ZUN:

 是的。但我其实根本不知道原来还有专属展会这种东西。明明我连Comike都不怎么了解,怎么可能会了解Comike之外的事情呢(笑)。

博之:

 你不知道Comike之外还有类似的展会?

ZUN:

 不知道。我当时只觉得同人是个能贩卖自己制作的东西的场所。

 所以,收到了开办专属展会的请求,我也只是觉得“只管去做不就行了吗”。

 不过,我也有点担心到底会不会有人来,而且当时举办方起的展会的名字实在是不忍直视(笑)。“博丽神社例大祭”这个名字,是我自己起的。

博之:

 这样啊。举办方想的名字是什么?

ZUN:

 “梦幻创世记”(笑)。

 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游戏的展会了,展会的名字就像个游戏(笑)。我觉得这肯定不行,所以就说“我来起名字”。同时我也想,为什么需要我来思考二次创作的展会的名字(笑)。

博之:

 说是二次创作,既然名字是ZUN先生想的,那难道不就是ZUN先生的展会吗?

ZUN:

 我自己并没有参与例大祭的运营,我仅仅是作为一个社团参加的。

 但实际上,《东方》的专属展会我迄今也只参加过例大祭。这果然还是因为感觉有种作为命名人的责任感。所以例大祭虽不是官方的,但也与其他即卖会是与众不同的。

博之:

 看到别人用自己制作的东西进行二次创作,你最开始是什么心情?

ZUN:

 说是二次创作,也有很多级别。当看见别人在绘制那些我所创作的角色的时候,我单纯地感到高兴。觉得竟然能画得这么好看(笑)。

专题1 自称“神主”的理由

没想到《东方》会像这样火爆

――第1届例大祭之后,在2004年8月的夏CM上《永夜抄》发表了。像刚才说过的那样,您是打算在这里先告一段落吗?

ZUN:

 我当时觉得我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但是,我没想到《东方》的规模会变得如此之大。

 让成长到如此壮大的事物止步于此,有点过于可惜了。既然会发生这么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想接着干下去。这是我出《永夜抄》时候的心情。

――正好从这段时间开始,通过杂志连载和书籍的形式,《东方》开始进军游戏以外的领域了。《东方文花帖 ~ Bohemian Archive in Japanese Red》【※】单行本问世是在2005年8月,那时您还是上班族吧?

※《东方文花帖 ~ Bohemian Archive in Japanese Red》
 2005年由一迅社发售的《东方Project》爱好者书籍。书的后半部分是漫画合辑,前半部分则是作为天狗妖怪兼新闻记者的射命丸文所执笔的新闻报道与对幻想乡居民的采访,设计得非常精致。顺便,在书籍发行后的2005年12月,以射命丸文为主人公的游戏《东方文花帖 ~ Shoot the Bullet.》也发表了。(图片出自amazon

ZUN:

 我也有在好好工作(笑)。

博之:

 制作游戏,创作音乐,撰写原稿,还要工作。那段时间的日程是不是很要命?

ZUN:

 非常忙。虽然现在也很忙。

――《永夜抄》之后,中间虽然推出了特殊规则的射击游戏,但直到在2007年8月发表“既往的纵版射击”的下一作《东方风神录 ~ Mountain of Faith.》【※】之前,有三年的空白时间。这段时间的心境是怎样的?

※《东方风神录 ~ Mountain of Faith.》
 2007年8月的Comic Market上发表的Windows用弹幕射击游戏,《东方Project》第10弹。从本作开始到《东方地灵殿》和《东方星莲船》,是有关守矢神社的三部曲。此外在本作和《地灵殿》中,自机不再使用符卡,而是消耗火力发射Bomb。(图片出自上海アリス幻樂団より)

ZUN:

 比起制作一个一模一样的游戏,究竟是选择不再制作《东方》,转而制作别的作品,还是选择更加专心于公司的工作,当时是我人生里比较烦恼的时期。

 与此同时,自己明明没有制作新作游戏,玩家的数量却越来越多。我觉得既然人气这么旺,应该是不会不做《东方》了,反倒还觉得有意思了起来。于是我就又开始制作《东方》了。那就是《风神录》。

开始执笔商业书籍的契机

――「東方」が商業の雑誌や書籍でも展開するようになったのは、編集者の小此木哲朗【※】さんとの出会いが大きかったと思うのですが?

※小此木哲朗
过去在一迅社担任《东方》相关书籍和漫画的编辑。现今所属于电击萌王编辑部(KADOKAWA),负责编辑东方Project官方杂志《东方外来韦编 Strange Creators of Outer World.》等。“从第二家开始的广播”第一代助手。

ZUN:

 与小此木先生最初相遇,其实是在第一届例大祭上。

――在《东方》这种情况下,书籍也不单单只是爱好者书籍,里面也充满了ZUN先生个人的表达,我很好奇那些是怎样做到的。

ZUN:

 不论是小此木先生,还是别的编辑,最开始都会来问“要不要出合辑本?”不过,这其实只是从进行二次创作的人当中挑几个好的,然后问能不能出书。我是不会做这个的。二次创作的人已经在随便出书了,这不就已经很好了。

 我这么一说,他们又问我“来出设定资料集吧”。但我既没有游戏的设定,也懒得收集资料,所以也不想干。这样一来,就只能出奇怪的企划书籍了(笑)。

博之:

 但是,写原稿和画画不是比寻找游戏的资料更费劲吗?

ZUN:

 虽然费劲,但是这样更有意思。这个决定现在也在压迫我。时不时会想,早知道就弄合辑本好了(笑)。

 

采访/博之、齐藤大地

文章/伊藤诚之介

翻译 / 京都人形

摄影/福冈谅祠(GEKKO)

东方专属即卖会“博丽神社例大祭”是ZUN先生亲自命名的!为什么开始自居博丽神主?“东方是宗教”吗?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