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无法逃离东方。理想是能不断创作新的射击游戏。“小鸟离巢”的东方究竟会去向何方,我也很期待。

创刊纪念10天连载企划! ZUN先生3万5千字超长采访(采访人・博之)【第10回(最终话) 】

如今已经不是在同人商店买CD-ROM的时代了

――除了ZUN先生制作的《东方》之外,《东方》二次创作如今已经通过“Play, Doujin!【※1】”和“电书流通【※2】”等形式,进军商业流通渠道了。

※1 Play, Doujin!
为迄今只能在PC上玩的同人游戏能够在PlayStation 4和Nintendo Switch等家用机上发行提供协助的计划。不仅是《东方》二次创作,原创同人游戏也是其对象。

※2 电书流通
通过ZUN先生公认的流通渠道,将《东方》二次创作同人志作为电子书籍贩卖的计划。可以在“NICONICO书籍”和“BOOK WALKER”上购买。

ZUN:

 我本来是不太想这样做的。但如今,已经不是在同人商店买完CD-ROM,回去放在电脑里玩的时代了。

 在这种情况下,家用机那边咨询我说“想发行同人软件”,我就觉得答应了的话应该会比较有意思。

 以前我一直有他们会抢走我的权利的印象,所以说过“不想弄家用机”,但如果我能好好地把握着权利,那就可以尽情地做。

博之:

 ZUN先生自己没想过在家用机上发行吗?

ZUN:

 我没怎么觉得我想在家用机上出游戏。

 我只要能制作游戏就满足了。在那之后,我并不关心卖得好不好。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已经不想努力适应新的开发环境了。

――虽然ZUN先生本人没有在这种地方发行的意思,但因为觉得二次创作没有销售途径太可怜了,所以才承认了“Play, Doujin!”和“电书流通”吗?

ZUN:

 虽然难于启齿,但是《东方》如果能擅自发展壮大,将来对我也一定会有好处(笑)。并不是说钱会直接到我手里,而是觉得大家都在做《东方》的二次创作,对我也会有好处。

――也就是说,随着二次创作作品的壮大,《东方》也会成长,这也会成为ZUN先生本人的优势。

博之:

 听ZUN先生的话,感觉没有什么想要拓展自己制作的游戏、想要让射击游戏流行起来之类的想法。单单只是自己想制作这个。

 一般来说不都会想,做这个会让客人高兴之类的,有种潜在的营销意识吗?

ZUN:

 我没有,至少在表面上(笑)。在过去的同人世界,有种越不在乎这种事情反倒卖得越好的现象。如果不是制作者真正喜欢的东西,就卖不出去。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制作自己喜欢的东西”,是我营销的一种途径。

博之:

 原来这本身就是营销啊。原来如此。

专题1 很久以前就想在Steam上发布《东方》

在智能手机上也想推出大量《东方》二次创作

――《东方》二次创作不仅仅是在家用机上,在智能手机上也公布【※】了,关于这点ZUN先生是怎么看待的?

※在ZUN先生许可下,《东方大炮弹》已经作为首款东方二次创作手游上线了。之后《东方LostWord》也会上线。

ZUN:

 在此之后,我想在智能手机上也推出大量的二次创作游戏。

博之:

 咦,是这样吗? 

ZUN:

 和家用机一样,还没有人做过在智能手机上推出二次创作游戏这种事,所以我想做做看。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博之:

 权利之类的没问题吗? 

ZUN:

 虽然没有承诺过权利,但我是推出了也没问题的感觉。既然原作者都觉得没问题了,Apple和Google应该也不会说不。

――虽然允许在手机上二次创作,但自己并不想做吗?

ZUN:

 虽然我也想做做看,但感觉不值得像那样费力劳心。为了在智能手机上开发,还要从零开始学习,太麻烦了。

 反倒现在用不是最新的、过去的游戏机制作一下可能会很有意思。比如现在反倒用红白机制作之类的。

博之:

 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用PC了,所以要是不让他们用智能手机玩射击游戏,射击游戏玩家人口就要变得越来越少了。

ZUN:

 确实是啊。

――新的爱好者问“《东方》该从哪一部作品开始玩?”的时候,我果然还是想让他们从《红魔乡》三部曲开始玩,但现在已经玩不到了。

ZUN:

 那没办法。说不定哪天手机上就有Windows模拟器了。

博之:

 你已经不想管到这种程度了吗(笑)。

专题2 《东方》大受小学女生欢迎

自己死后还会保留下去的著作权很讨厌

――ZUN先生有了孩子之后,创作上有什么变化吗?

ZUN:

 能够感受到变化的,可能是玩家。我一直都只在乎自己的事情,所以有变化也察觉不到。要说变化,可能是制作时间更紧了吧。在此之前我有时会熬夜制作,但我现在早上6点就得起床。这种变化还是有的。

――在此之中,有想过自己会制作游戏到什么时候吗?

ZUN:

 就像我刚才说的,我已经不再会想几年后会做什么样的东西,能做多少做多少。但这样一来,反倒就结束不了了。因为没法说“这就是最后一部”了。

――您今后也会像这样一个人制作下去吗?

ZUN:

 应该是吧……如果一个80岁的老爷子制作那样的射击游戏,该怎么想呢(笑)。虽然我觉得那样倒是也挺有趣的。

博之:

 ZUN先生不如找来一个前途可期的程序员,手把手教他“应该这么做!”,培养继承人,怎么样?

ZUN:

 那就是独占权益了(笑)。我讨厌我死后还会继续保留下去的著作权。我不想像迪士尼那样。

博之:

 就算ZUN先生死了,大家也不会突然讨厌起《东方》来,所以我想权利还是会继续保留下去的。

ZUN:

 要想作为已成历史的东西那样保留也可以,但要想作为活着的作品流传下去,那就该像洛夫克拉夫特【※】那样。

※洛夫克拉夫特
指美国小说家H·P·洛夫克拉夫特。他以《印斯茅斯之影》《克苏鲁的呼唤》为首的那些恐怖小说在他1937年逝世之后,被敬他为师的奥古斯特·德雷斯整理成了“克苏鲁神话”体系。直到今天,仍有大量作家创作以克苏鲁神话为原型的小说、动画、游戏等。(图片出自amazon

――反过来说,在ZUN先生眼里,《东方》还没成为克苏鲁神话那样子。

博之:

 如果大家一直进行《东方》的二次创作,迟早也会变成那样吧?

ZUN:

 应该不会。因为二次创作的二次创作很少。现在还没有形成“从二次创作中创造新的角色,再根据新角色扩展、推广故事”的趋势。

博之:

 原来这里的门槛很高。

ZUN:

 毕竟有“东方警察”(笑)。

博之:

 原来如此(笑)。

――关于今后的《东方》想走什么方向,作为作者,或者作为“神主”,您有什么想法吗?

ZUN:

 今后,在电脑上制作游戏可能会成为罕见的事情。就算如此,我也想一直制作复古的纵版射击游戏之类的东西。虽然可能成不了买卖。能够一直制作出射击游戏类型的新作品,是我心中最大的理想。

 再有就是,我希望《东方》的角色能够出现在各种游戏里,擅自让《东方》变得更出名。所以我想让她们在《任天堂明星大乱斗》里登场(笑)。但这不是我想实现就能实现的。

专题3 《东方》改编真人版的可能性!?

自己已经无法再逃离《东方》

――ZUN先生今后想创作一些和《东方》无关的游戏或小说吗? 

ZUN:

 这个嘛……过去曾经考虑过。但因为《东方》的规模已经如此之大了,就算我想到些完全不同的东西,只要被人认出这是《东方》的作者,这个作品我想也会被人当成《东方》。

 就算创造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观,在某处也一定会出现共同点。既然作家相同,就没必要创作完全不同的东西了。创作出我喜欢的东西之后,自然而然就都联系起来了。

博之:

 已经逃离不了《东方》了?

ZUN:

 逃不了了。这是事实。我创作的所有东西都只会成为《东方》,就算创作了什么别的作品,里面也不会有我的特色了。这么想,那就还是《东方》吧,这种感觉。

――时间差不多了。

博之:

 这就完了? 

――那是因为您迟到了两小时(笑)。

ZUN:

 我得去托儿所接孩子了。

――那么最后,请对各位《东方》爱好者说一段话。

ZUN:

 我今后也会继续慢悠悠地制作游戏。可能会制作,也可能不会制作,在这里说过的话也可能会变,也请大家欣赏我这种优哉游哉的生活方式。

 至于《东方》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太清楚。按照我最近喜欢的说法来讲,就是被“放归野外自生自灭”了。今后的《东方》,我自己也期待着会变成什么样子。

<完>

 

采访/博之、齐藤大地

文章/伊藤诚之介

翻译 / 京都人形

摄影/福冈谅祠(GEKKO)

已经无法逃离东方。理想是能不断创作新的射击游戏。“小鸟离巢”的东方究竟会去向何方,我也很期待。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