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
2020/03/22

「既然参加者们都疯了,我们也不得不疯起来确保活动的顺利进行啊!」“只有东方”带来名为狂热的压力。从过去到现在都在守望着例大祭的三人,对博丽神社例大祭的所思所想

铃木龙道、JYUNYA、ビートまりお,三人对谈「第6回(完)」——「博丽神社例大祭」初期,东方社群的黎明之时。

选项中只有东方的人很多

ーー以过来人的视角看来,现在的东方圈,包括创作者与爱好者,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JYUNYA:
 没怎么变吧?我觉得是没怎么变的。

ビートまりお:
 我觉得,Twitter之类的地方,大家都冷静下来了,好的意义的冷静下来。

龍道:
 嗯,感觉冷静下来了。怎么说了,初期的时候真的太狂热了,可以说到了半暴力的程度,大家都陷入了狂热的暴力之中。

ーー冷静不下来,在狂热的漩涡的中心。

龍道:
 嗯。都不冷静。现在是「我喜欢这个,所以我也要创作这个」,当时真的就只是一味地出拳而已。

ーー果然是因为例大祭的人数的增长速度而疯了吧,活动参加人数这么增长,活动举办者也陷入了疯狂的境地。我觉得龍道当时肯定也疯了。

龍道:
 (笑)因为参加者们都疯了,我们也不得不疯起来确保活动的顺利进行啊!

ーー大家就像着了魔一般疯狂。

龍道:
 第八届例大祭应该有5万游客,45000-50000人左右。

ーー这是ONLY活动吧?(笑)

JYUNYA:
 这时候,包括我自己,有非常多的选项中就只有东方的人。一整年下来都在东方。CM是东方,例大祭也是东方,买周边的时候买的也全都是东方,这样的人很多。我为什么说「没有变」,是因为现在虽然有很多选择,但其中依然有东方。虽然不是一直都在,但如果发生了什么要做什么的话就会回来,平时买东西的话也还是会买东方。在这种意义上,创作者这边是没怎么变的。不过,纵观整个圈子的话,东方从绝对的、唯一的要素变成了众多选项中的一个,在好的意义上完成了收束。

ーー例大祭的话,有什么与其他活动不同的特色吗? 比如马里奥作为一个爱好者,也去过其他的ONLY活动,其他作品的ONLY活动也去过。和这些活动比起来,东方的例大祭有什么特别的吗?

ビートまりお:
 例大祭初期的时候,不管是社团的人还是活动参加者的人,大家基本上都是20几岁,年龄都一样大。我为什么那时候作为『ビートまりお』人气爆棚,是因为「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宅在舞台上唱歌啊!」「和我们一样都是东方宅的人,在ASL上唱歌啊!!」,被同世代的人们,被同世代的宅们一起抬了起来。那个时代的传播速度,简直就像大家都疯了一样。
 现在圈内活动的世代过了一个轮回,也有新的年轻人进来了。不过那时候推动人上台的路还留着,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在稳步前进了。

ーー大家看到马里奥站在那么大的舞台上,大家也相当开心吧。

ビートまりお:
 自己就算想停下来也会被其他人推上去,其他人也有被推上去的经历。大家都在那种异常的世界里,被狂热的浪潮席卷而上。想要再体验一次,已经不太可能了。那是相当宝贵的经历。

ーー发展的速度也是相当不寻常特别的。

ビートまりお:
 是啊。

JYUNYA:
 游戏界最近也有这种感觉了,包括主机玩家和手游玩家,他们也在推动游戏制作者们登上舞台,现在正是这种浪潮的高峰。游戏圈可能,再过一会儿也要过一个轮回了。

ーー像这样爆炸式增长的活动,在其他作品的活动中都没有吧。

ビートまりお:
 应该没有吧?

龍道:
 我也不知道其他的。

ーー就连Comic Market也没有以这种恐怖的速度扩张起来。

JYUNYA:
 应该没其他。

ビートまりお:
 当时东方在CM上拿到分类代码【※】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东方经过一个又一个阶段,终于在CM上得到分类代码了。虽然现在有很多人气作品经常下一次就在CM中就能拿到分类代码了。但那时候真的是大家亲眼看着东方一步步地成长起来。

【※】分类代码(ジャンルコード)。CM的社团配置摊位位置的时候,会根据分类代码配置。有「创作(少年)」「历史·创作」「同人游戏」等大分类,在这之中还有单独区分出来的「东方Project」「TYPE-MOON」「进击的巨人」等单独分类。一般而言,给一个作品单独的分类代码,意味着社团数量的增多,为了更效率的处理社团而给予了分类代码,通过看分类代码的变迁,就能知道「高人气作品」潮流的变化。

龍道:
 大家一起看着,携手让东方成长。

ビートまりお:
 当时就是这种感觉。

从初代主催的角度,看现在的例大祭

ーー龍道是怎么看待现在的例大祭的?

龍道:
 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只是纯粹地佩服,现在的工作人员能好好运营这么大规模的活动。活动总归,如果继续做下去的话,STAFF们的新鲜感就会下降。这样的话就很难保持STAFF们的工作热情,活动的容量也会因此下降。这个是哪个活动都无法避免的。但是为了好好保持这样的规模,吸引了不少企业参展,还开展了面向小孩们的企划,真的很努力。活动能一直办下去真的很难。

ーー例大祭SP本来就是要做这些东西的吗?

龍道:
 SP本来是因为例大祭已经做得太大了,所以为了回报大家才做的活动。所以第一次活动还免费发放了大量法披。尽可能地回报各位。 

ーー已经大到了只能再开一个活动的地步了。

龍道:
 是,从活动中受到的恩惠就要在活动中还回去。

ビートまりお:
 现在活动太多了很辛苦的,春天有活动夏天有活动秋天有活动冬天还有活动,尤其是秋天的活动特别辛苦,这都是因为SP才秋天也有活动的(笑)

龍道:
 对不起。

JYUNYA:
 前的话,首先新年之后先悠闲一段时间之后才快到夏CM的时间准备干活,夏CM之后又悠闲一段时间然后快到冬CM了才又开始干活。然后一年结束以后,又到了新年一直悠闲到五月,「糟糕,快到夏CM了」……以前生活基本上就是这样的一个循环。但当时例大祭在3月举办,新年之后刚准备「啊~」地休闲一会儿就突然想起,「啊完蛋,马上就是例大祭了!」(笑)

人生就像被例大祭装上了引擎,黄金周想休息一会儿然后就又到了夏CM的时间。本来还能休息四个月的,结果例大祭SP又来了。真的是一点休闲和废人的时间都没有。

ーー一直在干活很辛苦吧。

JYUNYA:
 是啊,毕竟什么活动都参加。这样就会开始想,「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啊」。所以现在例大祭改成五月举办,才多多少少多出了会儿休息的时间。

【专栏】2011年的例大祭

如果再办一次例大祭的话?

ーー在那之后例大祭就一直是在五月办了,不过下一次是在三月在静冈办来着。

ビートまりお:
 龍道,为啥例大祭去静冈办了?

龍道:
 我才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一无所知啊!

ビートまりお:
 这样一想,例大祭又回到3月办了。

ーー有悄悄去过例大祭偷窥现在例大祭的情况吗?

龍道:
 每次都会去啊,去熟悉的社团那一块玩。

ーー这样去例大祭的话,不会被问「为什么不做例大祭了」吗。

ビートまりお:
 为啥不干了?(笑)

龍道:
 啊~,为啥不干了呢?(笑)

ビートまりお:
 那么如果回到2004年,龙道再办一次例大祭的话,有什么「如果这样做就好了」的想法吗?

龍道:
 活动的名字吧,得首先向ZUN请教一下……

JYUNYA:
 这可说不好。说不定二周目的ZUN就会起名「梦幻创世纪」了……

一起:
 (笑)

ビートまりお:
 ZUN可是那种性格啊,要是一上来就说「例大祭」的话他肯定会说「这可不行!会给正常神社的例大祭带来麻烦的!」。他就是这种人。

ーー搞不好眼前的传单上的活动名就全变成「梦幻创世纪」了。

JYUNYA:
  然后就会开始聊,「当时梦幻创世纪原本的名字是例大祭来着。」「好土!」(笑)

龍道:
 也就,只能做这些吧。其他的不管做什么都是没用的。潮流的力量太强了,裹挟着所有人往前走,不管改变什么都是没用的。

JYUNYA:
 不管做什么都改变不了,某种意义上意义深长啊。

龍道:
 但这也正是厉害的点。

ーー在那摊位一直狂热增长的时候,大家都被狂热吞噬了。

ビートまりお:
 龍道有什么自满的吗?「要是没有我东方就不是像今天这样了」之类的自满。

龍道:
 有存活下来的自满。简单来讲,就是自满于把活动做得这么大还能顺利举办。不过,就算没有我,也会有谁来举办东方活动吧。

ーー被潮流推上了风口浪尖,而努力不沉下去。

ビートまりお:
 所以,真是赶上了好时候,被大家抬举起来了。

JYUNYA:
 都还很年轻。

ビートまりお:
 周围都是身经百战的勇者,也就是STAFF们。所以说是刚好被大家抬举起来了。

龍道:
 对于绝不会轻易倒下我是有自信,其他就真的只是受到STAFF们的帮助才做成的。

ーー在这八年间,在这东方急速成长一路到最火热的时期的八年间,您一直都是这个活动的主催。

龍道:
 随着这股发展的浪潮不断变大的活动,会死的。很怕,真的很可怕啊!

JYUNYA:
 就好像只要弄错一步天花板就会裂开,「哇,漏水了!」

ーー一般人的话可能就直接死在出现各种各样问题的第五回了。

龍道:
 会场扩大之后,问题也急剧增加了……

ーー我如果是活动举办者的话,可能我在这时候就在思考和企业合作了…。。

一起:
 啊~。

ーー活动规模做得这么大的话,现在的话一般都会邀请企业进来一起办活动了。现在很多都是活动主催带头,企业是办活动的主体的形式。

JYUNYA:
 如果例大祭是2006年开始办的话,我觉得还挺有可能很快就和一些企业合作了。

ビートまりお:
 但是,原作不也是同人嘛。同人这一点可能不管发展到什么程度都是不会抛弃的守则吧。商业公司应该还是不会成为主体的。

JYUNYA:
 有这种可能性的话,大概ZUN就不参加例大祭了。现在原作者会以例大祭为目标推出新作这件事情我觉得是很厉害的。普通来讲,不管是哪一个原作者,想法都会渐渐和活动产生分歧吧?但是ZUN却参加了十几次例大祭,也没有出现「那么你们就自己努力干吧」的情况,而是一直都在参加春例大祭。

ビートまりお:
 自己给这个活动起了名字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吧?

龍道:
 有可能。

JYUNYA:
 其他的话,我也觉得能维持现在这样一种体制是件很厉害的事情。

龍道:
 正是因为ZUN也来参加例大祭,所以大家也会放心地选择例大祭出展吧。能让大家安心选择例大祭这个活动上,这点上真的很感谢ZUN。不过能拿到ZUN画的社团CUT的话,是我最开心的事。

ビートまりお:
 第一回的时候有吗?

龍道:
 第一回的时候还是有的。但有好几次就是我们用差不多的字体写着个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就放上去了。虽然也有我说了要推进社团申请活动的规定但最后没推进的错。

JYUNYA:
 这不是明摆着没送CUT过来吗(笑)

JYUNYA:
 有时候ZUN参加例大祭的时候会在推特上发「不知道为什么就有摊位了」(笑)

ビートまりお:
 现在也是这样的,「忽然就有摊位了」

JYUNYA:
 说得更直白一点的,就是「根本没申请」了

ビートまりお:
 CM的话他还是会正常申请的吧?

JYUNYA:
 那还是,会正常申请的吧。有一个未解之谜就是,他到底是申请的「同人游戏」还是「东方Project」。我问过他一次,他说「嗯~,我应该是申请的同人游戏吧」

ビートまりお:
 我一直都在CM的申请摊位纸上的「期待的作家」那一栏写ZUN。

JYUNYA:
 我也是。

ーー太棒了!虽然大家都很期待吧(笑)

只是希望东方能一直活下去,仅此而已

ーー这次采访,得到了很多黎明期的不曾传出的情报,真是一次非常珍重的访谈。

ビートまりお:
 毕竟,大部分都没有在其他地方说过吧?龍道退出的经过什么的。

JYUNYA:
 十年后再说吧。

龍道:
 不管我说什么都会伤害到这个圈子,所以不想谈。为了尽可能不让圈子衰退,我一直在努力淡出大众视野。

JYUNYA:
 太伟大了。真的。

ーー我2007年入东方的时候,网络上有异常多的关于龙道的不好的传闻。我也曾有一段时间相信那些就是事实。那些传闻,龙道在离开的时候全部自己一个人承受了吧。我和不少人谈起龙道的时候,才明白「龙道真的承受了很多人的感情并一人前行」。

JYUNYA:
 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ビートまりお:
 以前有那么多恶评啊。

ーー因为外人看来是不知道龙道是做什么的,结果惹人非议。还有就是听说龙道和Flowering Night也有关联,就给他人留下了「什么都干」的印象,恶名就进一步传开了。

JYUNYA:
 只是举办例大祭SP而已,就有人说「龍道是因为没钱才办SP的吧……」

龍道:
 还有人这样说!?(笑)

JYUNYA:
 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人说坏话。不管做什么也会被人说坏话。可能就算龙道呼吸也会被说「那家伙居然在呼吸啊!」的这种级别。所以最后龙道能这样淡出视野,这点我觉得很厉害。

ーー一般来讲,主催没了活动也会直接消失吧。

JYUNYA:
 基本上都会落到这种结局的。

ーー最后能「有发生过什么吗」就无事结束了,真的很厉害。

JYUNYA:
 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在起承转结推进的时候,到了转这一步,又出现了新的转机。一般来讲,就直接「起承转结,好结束了。第二世代,暴死,没了」。

ビートまりお:
 能不断代而继续运营实在厉害。

JYUNYA:
 对。外人的话是不会懂这些的。

龍道:
 作为举办ONLY活动的人来讲,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个IP能生生不息一直活下去了。
 所以现在能看到例大祭还一直在办真的很开心。

ーー今天真的聊了很多。

龍道:
 聊得很开心。

JYUNYA:
 我当时的记忆现在已经很模糊了……果然是因为当时忘我地投入工作,记忆都很暧昧。

龍道:
 这个是第一个申请了例大祭的社团的申请书。

ーー一切的开始。

ビートまりお:
 和我同年啊!所以果然是这个世代的。

 

 说到初期的东方圈,那毫无疑问是「狂热」的。说是疯狂也不为过。

 那时候网络上的宅们,接触到了「ZUN」这个不世出的天才创作者,从他的作品中感觉到了「乐趣」,并且想方设法要把这种趣味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
这些想法化作了东方Arrange CD,二次创作游戏,同人志、小说,Cosplay………更形成了第一个东方Project的ONLY即卖会,博丽神社例大祭

 从那之后开始的增长,真的可以说用狂热来形容,能迅速成长到这个地步的「同人IP」再也没有第二个。对于年轻的他们而言,这完全脱离常规的现状正是一场最快乐的祭典。在「太开心了所以没办法啊」的中心,东方成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即使变成现在这样有3000个以上的摊位,游客有50000人以上的活动的现在,例大祭的本质依然没有改变。不管经历过什么,他们都喜欢「东方Project」,因为例大祭而聚集到一起。与东方相遇,享受东方,憧憬东方,被东方拯救,然后站在同一个地方。

 自例大祭开始举办以来,例大祭就将喜欢东方的「同样的」「人们」聚集在了一起,作为同人即卖会,仍将继续举办下去。

 (完)

 

翻译/皇之子龙

校对/卡锅

「既然参加者们都疯了,我们也不得不疯起来确保活动的顺利进行啊!」“只有东方”带来名为狂热的压力。从过去到现在都在守望着例大祭的三人,对博丽神社例大祭的所思所想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