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
2020/03/21
unofficial

从线上到线下,又从线下到线上。东方社群与网络的关联

铃木龙道、JYUNYA、ビートまりお,三人对谈「第5回」——「博丽神社例大祭」初期,东方社群的黎明之时。

线上和线下,各自的聚集

ーー说到和网络的关联,NICONICO动画建站是在2006年。在那之前正是Blog和网站主页的时代吧?

ビートまりお:
 2ch。虽然说过好几次但还是要说,我是2ch人,2ch上的串真的很火。

JYUNYA:
 从我们游戏制作者的角度看的话,有一些游戏系的知名网站,比如同人ど~らく【※】。这些网站的影响力很强,所以当时也很关注能否被这些网站关注到自己的作品

ーー是那些情报收集网站。

【※】同人ど~らく。同人游戏系情报网站中最为知名的网站,2003~2009间曾积极地介绍传播各种同人游戏情报。2012年曾再开过,现在网站活动停止中。
在2000年代曾有很多被称为「情报收集网站(アンテナサイト)」的一类网站,如介绍网络上的各种梗,个人运营的链接集的新闻网站。

JYUNYA:
 对对,就指望能不能登上那种网站了。还有朝目【※】之类的。就在关注自己的作品能不能登上这些网站

【※】朝目新闻。新闻网站兼绘画投稿网站。管理人是机器猫氏。画像揭示板的投稿作品中还包括Parody illustrate的「アサメグラフ」,这些也是当时网络画师社群的一部分。

ビートまりお:
 没法登上なりた【※】的Blog吗?

【※】なりたのぶや。社团「フランスパン(旧:渡辺製作所)」,制作人(主犯)。在渡辺製作所时代,会在博客的杂记上介绍同人游戏,「東方紅魔郷 ~ the Embodiment of Scarlet Devil.」就曾被这个网站介绍过,东方也因此渐渐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参考ビートまりお的采访

JYUNYA:
 那个已经只有ZUN能登上了,只有官方能上。

ーー网络社群的话,总的来说,有2ch,NICONICO动画,然后还有mixi【※】吧。mixi的社群是怎么样的?

【※】mixi。株式会社ミクシィ运营的Social·Networking·Service (SNS)。刚开始运营的时候,以没有老用户的邀请就不能加入的「完全邀请制」为特征

龍道:
 我当时做过东方社区的管理人。不过我也不记得地址,看不了那时候的记录了。

ビートまりお:
 mixi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JYUNYA:
 2003~2004年左右吧。

ーー就这样,社群渐渐发展起来,首先是2ch等BBS存在感很强的时代。然后NICONICO动画出现了。这真的可以说是网络史了。

JYUNYA:
 我因为没人邀请我所以没上过mixi。

ビートまりお:
 没上过吗!?

JYUNYA:
 我身边没人用这个,令人悲伤的青春时代。

ーー说到东方的线下交流会,也就是说有线下的交流。这些交流基本上只在例大祭和CM上有吧,某种意义上是不是也会有为了线下交流而成立的社团?大家也果然是只有在活动的时候才能见面吗?

龍道:
 すし~曾经在公民馆举办过线下交流会。

推文翻译:找到东方公民馆线下交流会-长冈东方友人会的照片。已经是12年前了啊(・∀・)

JYUNYA:
 没去过东方的线下交流会啊。倒是有去过游戏制作者们的聚会,是一个以黄昏边境为中心的聚会。而且ZUN也会来,经常在秋叶原周边举办,每个游戏社团都会来几个人

ーー马里奥那边呢?

ビートまりお:
 我的话是以どぶ为中心活动。还有个东方Arrange人的地下聚会。虽然我没参加,不过在那个聚会里有どぶ还有石鹸屋等一帮人。就是以这些人为中心,办成了第一次Flowering Night。

ーーどぶ住在千叶的时候,大家就在千叶那聚集起来。

ビートまりお:
 对对。

龍道:
 是どぶHouse。

ビートまりお:
 当时意外地能见到很多当地人。

JYUNYA:
 游戏制作人这边根本没有这些,最多也就些饮酒会。

ーー「聚在一起该干啥」也是个小难题。

JYUNYA:
 而且游戏制作者没有外出的时间,因为都在做游戏(笑)

ーー你们三人以前有聚在一起喝过酒吗?

JYUNYA:
 没没没。

ーー诶,一次也没!?

ビートまりお:
 应该没有。

ーーJYUNYA和马里奥不是有工作上的合作关系吗?

JYUNYA:
 有是有,活动上也经常能见到面。

ビートまりお:
 你曾经请过客吧,我们一起去吃涮涮锅了。第一次去吃肉之万世【※】的时候,JYUNYA还说我「你再吃一块肉吧」。

【※】译注:肉の万世,日本的一家肉料理店。

JYUNYA:
 一起去这家店吃过吗!?我只记得我们一起去吃鳗鱼了。

ビートまりお:
 我反而完全没有吃鳗鱼的记忆(笑)。

龍道:
 脑子没问题吧? 搞不好是和其他人一起去吃的?(笑)

ーー龍道没有和他们俩一起去吃过吗?

龍道:
 没有没有。

ビートまりお:
 我本来就是那种不怎么外出的人。是个家里蹲。

龍道:
 大家都这样吧(笑)。毕竟基本没有「和活动主催一起去喝酒吧」这样的酒鬼吧。不如说,就算一起喝酒又能说啥?

ーー早期的社群没有那么大吧,所以我觉得大家应该关系都挺亲密的。

ビートまりお:
 画师圈的人关系都挺紧密的。说到这个,所泽一带的画师关系真的相当亲密。

龍道:
 啊!好怀念!所泽圈子。

JYUNYA:
 还有这种东西啊。

ビートまりお:
 我和他们那边没怎么交流过,不过hellnian和御影獏【※】和他们的关系特别好

【※】御影獏。社团「夢見ごこち」。
曾画过R18东方同人志。现在正连载「天華百剣」的漫画「天華百剣 -戯-」

龍道:
 那里是以ほた【※】为中心来着

【※】ほた。社团「いよかん。」。
代表作有「宴に至る」「かぜなきし(与ACID CLUB的nagare的共同创作)」「うつつのゆめ(社团四面楚歌发布的作品,负责插画)」。现在负责小说「为了女儿,我说不定连魔王都能干掉。」的插画

ビートまりお:
 金沢有东方活动的时候,大家曾一起做过一个金沢合同『大宴会 酒・肴』的同人志&CD的合同企划作品。合同的参加者还一起去金沢旅游了。但不知道为啥只有我不知道旅游的事情。「诶,马里奥你没有被myu邀请吗?」但我完全没有被邀请,那家伙也什么都没告诉我(笑)。大家都在车上开开心心旅游……。一直到现在我还在跟他碎碎念,「去金沢旅游很开心吧」。「我明明也努力拿出曲子参加了为啥就没能一起去旅游呢……」。

JYUNYA:
 果然他们是以画师为中心吧。

ビートまりお:
 对对。画师的社群力量很强大。

JYUNYA:
 我们虽然没有那样的社群,不过游戏玩家就是游戏玩家。将爱好者们聚集在一起。

ーー除了mixi和线下交流会以外,还有卡拉OK会什么的吧。我听说在石鹸屋的Live活动之前,就有石鹸屋卡拉OK线下活动。

大家怎么看待ZUN的存在?

ーー我想打听一下,ZUN在例大祭上是怎么样的?我听说第一回例大祭的时候ZUN被很多人围了起来……

JYUNYA:
 我稍微有点记忆。

龍道:
 有大家都来参拜ZUN的印象。

JYUNYA:
 但是,没有像现在一样的上去握手和「请和我说两句」这样的,大家都与ZUN保持着一步以上的距离。虽然大家都在围观ZUN,但是没人上去搭话。他身份实在是太高大无比了。因为那时候不是原作者不怎么发言的时代,大家也不是那种「想和作者说上话」的外向开朗类型的人。当時有个筑摩人拿到了ZUN的签名。我听说之后想「亏你能去拿签名啊」。虽然谈不上高高在上,但是他实在是太高大了。和现在不一样,现在算是普通人了。

ビートまりお:
 是啊。

ーー从第一回例大祭开始,ZUN就以社团身份出展了,那时候就在卖原作吗?

JYUNYA:
 虽然有在卖,但是根本没有人敢上去要签名。

ビートまりお:
 ZUN以前经常发那种感觉的推特吧。

JYUNYA:
 比现在要有活力得多,挺好(笑)

<大家开始看ZUN以前的推特>

ーー我刚好就是在ZUN开始发推特以后入东方的。

JYUNYA:
 啊~、这牢骚看上去挺好! 有那种真的在发推特的感觉。

ビートまりお:
 真不敢相信推特还有没点赞功能的时候。

JYUNYA:
 边做游戏边发推特的感觉真好。能感受到ZUN确实在做什么。

龍道:
 是游戏开发者的推特啊……。「还有调整Lunatic的时间吗」。

推文翻译:还有不到一星期了。能有时间调整Lunatic吗

JYUNYA:
 2009年是在做什么游戏的调整?

ーー星莲船吧,那时候例大祭还是在3月举办。

JYUNYA:
 看着这些发言,真有那种同人或者独立游戏制作者的感觉。经常要表示「我现在正在这样努力做游戏」。不这样干的话,游戏制作者就要死了

ビートまりお:
 为啥转发和点赞这么少?

ーー那肯定是这样吧(笑)。毕竟那时候还没暴露。

JYUNYA:
 现在也是,如果不转推的话就没人看……

ーー现在转推的数量真多(笑)。不过那时候Twitter影响力还不怎么高吧,2009年。

JYUNYA:
 是啊。

ーー大家都是什么时候开始用推特的?

JYUNYA:
 大家基本上都是2010年开始用推特吧,创作者将推特作为谈论自己作品的地方使用。社会层面的话,大部分都是在东日本大地震前后开始用推特的,作为发布信息情报的手段使用。

ビートまりお:
 Twitter一开始成为话题,好像是因为有人在友都八喜上厕所的时候发了「没有纸巾」的推特,结果很快就拿到了纸巾【※】

【※】在2010年的时候、有人发了「【紧急需求】需要纸巾 在秋叶原友都八喜3F男厕所独间」的推特,推特的用户对此作出反应,该男子在20分钟后就安全拿到了纸巾的这一事件。
与其他网络社群不同,推特实时性的特征成为了人们热议的话题,参考:https://getnews.jp/archives/58670

ーー记得挺清楚啊。马里奥真的是那种网络重度用户。网络上的大事件都记得一清二楚。

ビートまりお: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才能和ZUN说上话来着?

JYUNYA:
 我的话,作为游戏制作者的一员非常尊敬ZUN,所以不敢和他交谈。而且当时我又年轻,年龄又和他差距不小,又不能喝酒。我能厚起脸皮和ZUN正常交谈要到Play!Doujin这个企划开始之后了。虽然在这之前在活动和同人游戏制作者的饮酒会上和ZUN打过招呼,但我想ZUN的话要见各种人,就别说太久麻烦他了。就只是打个招呼这种程度的说上话

ビートまりお:

 你有没有被ZUN吐槽过什么的? 我在2007年的FLOWERING NIGHT的庆功宴上才和ZUN说上话,那次太可怕了。他说的话特别尖锐,比如「把别人的曲子Arrange一遍很开心吗?」

龍道:
 好可怕~!(笑)

ーー浑身是刺的原作者。

ビートまりお:
 我说了我热衷于某个STG之后,他还说「那游戏我挺讨厌的」……

ーー完全没得到好的回应……!

ビートまりお:
 现在的话,不管说什么他都会温柔地接受,但当时真的是说什么都会嗙!地一下弹反回来的那种感觉。那时的他真的很锋芒四射。

ーー当时的社群是非常信仰ZUN吗?

龍道:
 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都很信仰ZUN吧。

JYUNYA:
 就算将ZUN围起来,退远一步的距离看ZUN,也没有「哇~,是ZUN~!能给我签名吗!」这样的想法。我个人而言就只能生出「啊、太高大了……」「就是他,就是他创造出了灵梦。太厉害了……」这样的尊敬的感情,不敢靠近,只能退一步。所以看到那些拿到了签名的家伙就觉得「大敢!」

ビートまりお:
 当时我们都不清楚ZUN的为人,本人也没有表现出自己是怎么样的人。现在倒是有刻意塑造自己的角色形象,但是当时不会这样塑造自己的。

JYUNYA:
 当时只觉得「好可怕」

ビートまりお:
 实际上就是很可怕。

龍道:
 是个超级大酒鬼哦!

ーー龍道曾经有和ZUN一同在喝酒的经历吗?

龍道:
 实话实说,我现在也不觉得我能和ZUN正常说话。

ーー作为活动主催,立场也稍微和创作者们不一样吧。

龍道:
 就是这样,在这层意义上,从过去到现在我对ZUN的印象都没有变吧。

JYUNYA:
 确实,要是认识了说上话了还一起干活的话,不是会有被骂或者被强烈针对的阶段吗? 我现在可能就在这个阶段(笑)。「你在玩什么好玩的主机游戏吗?」经常被这样问,告诉他之后他就回复「早就玩腻了,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好玩的」。

ビートまりお: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期待的体现哦。

JYUNYA:
 我也想这样想。我找他商量「我想做点新的东西」的时候,就会回我「这么无聊的东西……我才不管哦?」,虽然这样说,不过实际上还是会照顾我的(笑)

ビートまりお:
 就是这样。

JYUNYA:
 「你真的要选择做这个吗?选择了就退不回到以前的环境了」「不过,既然是你自己决定的话,那随便吧」,我还啥都没说他就把话说完了(笑)。所以说,他对创作者真的很严格。虽然很严格,但我觉得他如果懒得理我的话,大概也不会这样说话。他就是这样的人。

(第6回 续)

 

翻译 / 皇之子龙

校对 / 卡锅

从线上到线下,又从线下到线上。东方社群与网络的关联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