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2020/03/19

第一届例大祭三倍以上的摊位数,不断增加的参加者,不断变大的会场ーー东方从一开始便是「泡沫」

铃木龙道、JYUNYA、ビートまりお,三人对谈「第3回」——「博丽神社例大祭」初期,东方社群的黎明之时。

凌驾于普通ONLY活动的规模

ーー在第一届例大祭,特别辛苦的时候,您有没有产生过「啊已经不行了…」或者其他类似的想法? 比如说在第一回例大祭之后规模会进一步增大,之后就难以为继之类的。

龍道:
 和我一起干活的那个房地产公司的社长就跟我说「我可能做不下去了,这之后就交给龙道你了,随你的想法去做吧」。

ーー这是在第几届例大祭时候说的?

龍道:
 第一届的时候就这样说了。

ーー第二届的时候就剩你一个了。

龍道:
 但是,例大祭来了这么多游客,申请的社团也有很多,为了这么好的活动能继续办,我必须得努力下去。

ーーJYUNYA参加第一届例大祭的时候是以社团身份出展的。您是在参加第一届例大祭的时候觉得这活动很「厉害」,觉得「这种规模的活动以后也要多多参加」吗?

JYUNYA:
 当时单是为了赶工做游戏就已经拼尽全力了,而且接下来就是夏CM,所以重心都放在那边。当时只是觉得「例大祭也挺有趣的」。毕竟在参加例大祭之前同人活动我只去过CM,第一次参加ONLY活动就是例大祭。虽然后来也去了Sunrise Creation这样的综合展,但像这种重心放在同一种类的作品上,也就是像ONLY一样的展会我只参加过例大祭。虽然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称呼例大祭是ONLY

ーー在那时例大祭也还只能算是一个ONLY的规模。

龍道:
 现在也是ONLY啦!(笑)

JYUNYA:
 总之,参加例大祭后觉得「ONLY类活动也挺有趣的啊」。当时就是想,以Comic Market为中心进行同人活动,推出大制作,东方的话就做东方的例大祭的东西也挺好。还没有产生什么「这活动规模好大」之类的想法。

ーー从您的描述中,我们确实感受到例大祭初期所引起的冲击是很大的。

JYUNYA:
 这冲击的余波一直持续到第二回在都产贸【※】举办的例大祭之前。就是实行了参加者轮流入场制的那一次

【※】东京都立产业贸易中心。例大祭2在其中的浜松町馆举办。浜松町馆现在正在改建装修,预计在2020年9月完成。https://www.sanbo.metro.tokyo.jp/

龍道:
 那一次的参加者有5000人吧。

JYUNYA:
新作和既刊都一个接一个卖完了,当时觉得好厉害啊。

ーー我听当时去过都产贸的人说,那次活动真的很厉害。

龍道:
 那次活动的记录现在也没有其他活动能打破。

ーー记录是指,在那个场馆里的活动的参加人数吗!?

龍道:
 是记录啊。直到那个场馆因为要装修而封闭为止也没有其他活动能打破这个记录。

ビートまりお:
 因为当天是轮流入场制,主办方跟我们说请把场贩物品分成两等份或者三等份。当时我非常迷惑该怎么把带过来的东西分成三等份。

龍道:
 其实在活动前一天之前我们也没有准备要轮流入场制,就打算直接这样举办活动。直到活动前一天,当过很多活动的工作人员的老相识,现在也是例大祭工作人员的U跟我们说,就这样直接办活动「肯定不行」,并强烈要求实施轮流入场制,于是在当天这么做了,活动才顺利平安举办。如果当时没有实施轮流入场制的话,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JYUNYA:
 我也觉得直接普通入场肯定不行,我带了CM级的那么多货物来最后居然完售了。还有一个挺有趣的现象,三波入场的人买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第一波入场的人不都是「没时间了要被赶出去了!」的死忠爱好者嘛。因为时限到了就要被赶出去,所以「总而言之全买了!」。然后就咻地一下买下了很多东西。

ーー把看到的东西全都买了。

JYUNYA:
 对对。所以就卖出去了很多。想着那就只能减少一点第二轮的货物了,结果第二波入场的时间内意外地没卖出去多少(笑)。然后到第三轮入场的时间的时候,发现有一些第一次入场的人又回来了(笑)。「我又回来啦!」。然后货物又咻地一下全部卖出去了,哇,当时就觉得超厉害。一开始我还以为我给第二轮入场分配的货物的量太多觉得「是不是失败了」,结果第三轮时的免费入场才是最终决战。

ビートまりお:
 我那次也印了相当多数量的限定CD,当时总之就把货物给三等分了,活动正式开始之后,第一部分的货物就好象被秒杀一样一瞬间就全没了。带来的CD数量完全不够啊!

JYUNYA:
 完全没想象到第二回例大祭上竟然能在都产贸卖出CM级的销量,我觉得那次活动真的很厉害。

龍道:
 那次社团的东西是这样卖出去的啊……

JYUNYA:
 所以说就好像boom!一声爆炸了一样,销售额就这样窜上去了。

ーー虽然「有非常多的人来参加活动」这一信息作为情报流传了下来,不过当时的活动参加者们,是否有抱着「以后也要一直来参加这个活动」的想法?

龍道:
 当时连想这些的时间也没有,全心投入在工作上了。已经不是在思考「会来」「不会来」,而是在以「会来」为前提在做事。不然的话,后果就太可怕了。虽然第二回例大祭在都产贸举办了,最后也来了5000多人,入场也变成了轮流入场制,已经到了「就算负债也好总之得找个大场地」的地步。 然后活动推进着推进着,就到了「地不够大,地不够大,地不够大」的境况。最后就「算了不管了!」(笑)

ーー毕竟在日本,已经没有比东京国际展示场还要大的活动会场了。

龍道:
 确实没有(笑)

ーー第一回例大祭就是传说级别的活动,让大家认识到东方也可以举办ONLY活动。然后到了第二回,借来的会场只给东方ONLY举办活动用,也实行了轮流入场制,但即使如此也还远远不够。

JYUNYA:
 第三回是在Sunshine【※】举办的来着?

【※】池袋Sunshine City。作为同人志即卖会的活动场地,因1998年开始在此地举办的「Sunshine Creation」闻名

龍道:
 第三次和第四次例大祭都是在Sunshine。每一次都是这样,即使活动场馆总比上次大,也还是完全不够用……(笑)。东方的规模增长得也太快了。

ーー不如说,108摊之后就是350摊,摊位数量增长得如此之快的ONLY活动鲜有耳闻。就算准备上次活动的四倍大的场馆,也不够大。

龍道:
 当时CRevo【※】也在Sunshine City的D展厅举办,那么差不多大的场馆就可以了吧!结果完全不够大

【※】Comic Revolution(コミックレヴォリューション)。在1987~2005年之间举办的综合性同人志即卖会。一年中在春季和秋季各举办一次,活动会场在池袋Sunshine City

ーー毕竟规模上已经和综合展差不多了。

龍道:
    CRevo当时是日本第三大来着?把例大祭当做这种综合展来办,结果还是不行(笑

「东方泡沫」的狂热

ーー2006年的第三次例大祭的传单总共有33种。龍道先生将这些传单都拿过来了。

ビートまりお:
 有好多啊。

龍道:
 为了一个活动弄出了33种传单。全国各地的虎穴和蜜瓜发的传单都是不一样的。

ーー秋叶原有特供的还算普通,但听说好像连大宫都有特别的传单。

JYUNYA:
 这张是放在哪儿的?

龍道:
 我不知道。

ビートまりお:
 居然不知道(笑)。

JYUNYA:
 这时候申摊还是通过纸质文件申摊的来着。

龍道:
 全部都是纸质文件申请的。网络申请应该是很后来的事情了。

ーー东方早期的发展过程,听说非常疯狂。这个摊位数字的增加速度就很疯狂。

龍道:
 毕竟一般ONLY活动肯定不是像东方这样的。在东方之后也没有其他作品的ONLY活动能达到这个级别。

ビートまりお:
 那时候,直到第七次第八次例大祭摊位数字都在狂暴增加。能乘上那个如爆炸般飞速发展的时代潮流,我真的很开心。虽然我没有亲身经历过日本的泡沫经济时代,不过泡沫时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就像地价的上涨永无止境。

龍道:
 我懂的,不管干什么都能成功。

ビートまりお:
 实际上,那时候真的被人称为「东方泡沫」。不管做什么办什么都能吸引一堆人来,大家让整个圈子的气氛都高涨了起来。

ーー我个人记忆中“东方泡沫”大概是从2008年开始的,原来那时候就已经开始“东方泡沫”了。

龍道:
 一直以来都是泡沫。

ビートまりお:
 那种规模扩大速度肯定是泡沫啊。不如说可能比泡沫还要上一层,已经到了「哗!」地一下冲出来的地步了。

JYUNYA:
 总之例大祭1和2之后,我家社团从虎穴和蜜瓜那里卖出去的货的数量非常多。

龍道:
 很厉害吧。

JYUNYA:
 所以说当时,2004年、2005年前后建立的秋叶原Blog【※】更新的第二天,AQUASTYLE的商品就在虎穴和蜜瓜啪地一下铺开了。现在应该还能看到那时候的记录。那时候卖出去了非常恐怖的数字,不管给的是啥都会受理,总之虎穴和蜜瓜那边下了很多单

【※】秋叶原Blog(アキバBlog)。自称「秋叶原某个店的原店长」的,ID是geek的人所管理的个人新闻网站。以管理人在秋叶原的见闻为主题,介绍各个店里面的商品和同人志。该网站从2004年建立以来一直更新至今。未成年人禁止阅览

龍道:
 对对对。

【专栏】很多很多的合同CD

然后『Flowering Night』就开始了

ーー马里奥是从哪里进京的?

ビートまりお:
 第二次例大祭的时候好像就已经在东京住下了。住在蒲田。一开始是住在矢口渡那个地方。不过那里也算蒲田周边。之后就一直住在蒲田了。

ーー离开大学之后就直奔东京,是早就决定好了吗?

ビートまりお:
 做了「東方ストライク」之后就决定以后要去东京了。做这个CD的时候我还住在岩手,CD做好之后销量很好。也有很多人委托我给他们做曲子,「以后没准能靠音乐吃饭!去东京吧!」。因为当时,东方的同人创作不是很少嘛,所以大家会什么都买。那张CD也变成了大家固定都会提到的CD。「要买东方的二次创作就买这个吧」。

JYUNYA:
 对对对。基本上喜欢东方也喜欢二次创作的人都买了。当时因为东方的东西很少、大家从二次创作到东方原作都会买下来也全都看过。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那时候找人聊天都是以对方手上也有这些二次创作作品为前提的。现在东方的东西已经很多了,也变得多种多样。现在说「我喜欢东方」,喜欢的东西也有一些差别,但是以前大家手上有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ーー印象里『東方ストライク』的曲子有很多人都听过。

ビートまりお:
 每次再贩都一瞬间就卖完了。觉得「这次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了吧」再开一次再贩之后,又一瞬间就卖光了。「有完没完啊这」(笑)。就觉得「这啥情况」。

ーー我入东方已经是2007、08年的事情了,那时候『東方ストライク』也依然一直有货。甚至就直接放在店里的货架上。其他CD经常很快就没货了结果没能买到。

ビートまりお:
 说是「作为固定商品一样放在那里」

JYUNYA:
 真好啊。

ビートまりお:
 你那边人气不也挺高的吗!

龍道:
 『Flowering Night』【※】是几时的活动来着

【※】Flowering Night。在2006年到2012年举办的东方Live活动。2009年在幕张活动展厅举办,2012年在ZeppDiversity举办,是最大规模的东方Live活动。前不久刚刚宣布「Flowering Night 2020」活动复活

ビートまりお:
 2006年。

JYUNYA:
 『Flowering Night』的时候,因为还没多少唱歌的人所以感觉上很辛苦。

ビートまりお:
 对对。连我也没有可以唱的歌,『Help me, ERINNNNNN!!』就是在那时候强行加上歌词唱出来,才成为那样的歌曲的。

JYUNYA:
 果然『Flowering Night』开始举办的时候也还是在黎明期。这之后大家开始觉得「这样好啊!」,才开始爆火起来。

ビートまりお:
 在那时候,我家社团的人声曲就只有『レザマリでもつらくないっ!』『drizzly rain』两首,于是我就问主办方「两首该怎么撑起Live啊?どぶ先生?」,他就回我「那就给ERIN也加上歌词啊」。

龍道:
 (笑)

ビートまりお:
 和他说了「但是我可没有乐队帮忙演出什么的」之后,「那我就把石鹸屋【※】介绍给你吧」于是我就和石鹸屋搭上了线

【※】社团「石鹸屋」。2005年开始活动活動、東方同人音乐发展早期非常少见的现场乐器演奏社团。代表曲有「東方妖々夢 ~the maximum moving about~」「ってゐ!~えいえんてゐVer~」

ーー说到2006年,那么也就是说到了第三届例大祭了。

ビートまりお:
 对,第三届。

龍道:
 主催どぶウサギ【※】偶尔会和其他音乐社团一起在酒吧里喝酒。我也和他们一起喝,当时有点醉的我和どぶ说「东方,音乐这么好,想弄个现场乐器演奏Live活动啊!」,どぶ就回我「好啊,那我们一起弄这个活动吧」「好!」,于是就开始办了

【※】どぶウサギ。社团「dBu Music」。自2005年发布arrange CD「弾奏結界」系列以后,以只要有新原曲发表,都会制作原曲重视型东方Arrange CD而闻名的社团。也是东方Live活动「Flowering Night」的主催

ーー兴致好高啊(笑)

JYUNYA:
 Flowering Night是龍道和どぶ两人弄出来的?

龍道:
 是啊。

JYUNYA:
 どぶ那时候做的纯音乐,超级热门的!

龍道:
 很棒,真的非常棒。我那时候直接买了那张4枚组的CD。

JYUNYA:
 买了买了!不对,那时候就没有没买那个CD的人吧(笑)。dBu music的CD大家都买了。

ーー那个CD系列好像一开始,就一口气推出了一张4枚组的大CD。

JYUNYA:
 对。那个碟不管在哪个店的销售排行榜都是名列前茅的

ーー『Flowering Night』作为系列活动,第一次活动是在哪里举办的?

龍道:
 新宿的Loft。

ビートまりお:
 在个柱子挺碍事的地方举办的。

JYUNYA:
 柱子就啪!地立在那里(笑)

ビートまりお:
 在「Flowering Night」之前,还有个「东方嘉年华」的Club系Live活动,我也出演过那个活动。也想有与那个相对的现场演奏的Live活动,所以就这样开始筹办了吧。

龍道:
 对。不过现在想来,我当时真的没什么举办Live活动的知识,都是靠着どぶ和各个出演者的知识经验活动才能办下来。

ビートまりお:
 还有当时,hellnian【※】真的很努力。又控制会场秩序,又负责器材的分发摆放,还当了了活动全程所有环节的鼓手。

【※】译注:社团「石鹸屋」的主催。

ーー据我听说,当时hellnian就像长了三头六臂一般活跃在活动会场,选择了Loft这个场地的也是hellnian吗?

ビートまりお:
 大概是吧。

ーー那个时候,主打人声的曲子还非常少见,能接受的人也只有一半的情况下,竟然真的毅然而然决定举办现场乐器演奏活动。

ビートまりお:
 对对。すし~【※】也开口唱歌了来着

【※】すし~。在个人网站「あぷえぬすたーと!」上从2002年开始一直做广播节目「あぷらじっ!」至今。该广播节目会在CM,M3,例大祭等同人活动举办的同时开始直播,介绍各种同人音乐社团和新CD。「風神青年」是社团「ACID CLUB」和「あぷえぬすたーと!」共同制作的以「風神少女」为原曲的同人曲

JYUNYA:
 真的假的!?

龍道:
 他好像唱了文花贴的歌来着。

ーー是「風神青年」吧。

龍道:
 对对,大家一起唱了那个

JYUNYA:
 像学园文化祭一样,挺开心

龍道:
 我家有那次活动的DVD哦。

JYUNYA:
 真的!? 想看。

ビートまりお:
 NICONICO动画上就有哦。2006年的『Help me, ERINNNNNN!!』,在Loft里唱的视频也被上传了。那时候大家都还很年轻,也还都很瘦。

<大家一起看NICONICO上的活动视频>

ビートまりお:
 喂喂! 这不还穿着同一件衣服吗(笑)

龍道:
 不要再看了!!啥都没变所以不要再看了!!

JYUNYA:
 稍微高了一点点的龍道。

ビートまりお:
 龍道好像活动全程都在当MC来着。

龍道:
 泪要流下来了!

JYUNYA:
 虽然很辛苦,但有亲身参加的感觉也挺好。

ビートまりお:
 啊,hellnian在打鼓了,全程都是他在敲(笑)。比较珍稀的知道东方的鼓手啊。

JYUNYA:
 小骨【※】也在来着

【※】鯛の小骨。社团「Azure&Sands」。代表作有「東方JAZZ2006」「八雲紫の多世界解釈」「十六夜咲夜の時間旅行」。现在以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的母带工程师的身份活跃。

ビートまりお:
 小骨在的。

JYUNYA:
 大家看起来都很年轻啊。

龍道:
 实际上就是很年轻。

ーー大家当时,都还在20岁上下吧。

ビートまりお:
 大家当时都还是大学生,都还有很多空闲啊。

JYUNYA:
 (听着正在放的曲子)这个是纯乐器曲吧。

ビートまりお:
 第一幕的「暗锅」全部都是乐器曲来着。

ーー除了马里奥,还有其他开口唱歌的人吗?

ビートまりお:
 还有あまね呢,当时春夏アキト【※】也开口唱了

【※】春夏アキト。社团「Happy Flame Time」。在同名的网站上发表二次创作漫画,插图还有flash。代表作是「今日も元気にやくもDE☆PON!!」

龍道:
 至少活动全程都是现场乐器演奏的。

ビートまりお:
 ささら(篠螺悠那)【※】也出演了。
在Vocaloid界挺活跃的。恋色マジックオーケストラ。狐夢想和秀三还有hellnian。Hellnian怎么好像一直都在

【※】篠螺悠那(ささらゆうな)。社团「ササラヤ」。在Vocaloid界以「ゆうゆP」的名义活动。以篠螺悠那的名义在东方Arrange CD领域活动,除此以外还以BMS作家的身份活动。东方Arrange的代表作有「Imperishable Night 2006」其他领域则有「深海少女」「INDETERMINATEUNIVERSE(《烟草》ED)」等代表作

JYUNYA:
 在用帽子糊弄过去(笑)

ーーhellnian真的好厉害啊。

ビートまりお:
 这一天好像hellnian感冒很严重。喝了很多Yunker【※】

【※】译注:Yunker,指Yunker黄帝液,一种营养饮料。

ーー马里奥您这时候是第一次登台演出吗?

ビートまりお:
 几乎可以说是第一次吧。乐队演奏还是第一次。之前有在Club系的Live活动中出演过。好怀念啊。……这时候就已经在唱(『Help me, ERINNNNNN!!』)了。什么都没变啊。

ーー在这时候完成了(笑)。因为本来是没有歌词的曲子,大家都还不知道这个歌词吧。但大家也能跟着打CALL和回应,真是厉害。

龍道:
 为什么大家都能跟着呢。

JYUNYA:
 大概是伴着一种归属感而知道怎么跟了?可能是Live感?……话说Blog上没把歌词发上去吗?

ビートまりお:
 我记得在Live之后我才把歌词发到Blog上。

JYUNYA:
 画面上正播着一个好男人啊!

ビートまりお:
 我还挺帅的吧? 
 这里我跳下台的时候,因为大家都还不熟悉Live,所以我快要掉下去了(笑)

龍道:
 危险!(笑)

ビートまりお:
 大家都还不熟悉Live。我也不熟悉,更不用说来看Live的一般参加者了。

ーー从舞台上跳下去的人居然也不熟悉(笑)。

《视频中》「大家,没事吧?没有受伤的人吧?」

一起:
 (笑)

龍道:
 真温柔!あまね呢?

ビートまりお:
 还在这视频后一点的地方吧。好可爱!

龍道:
 好年轻!

ビートまりお:
 最前排的人兴致真高啊。

ーー当年这样的あまね,现在也当了母亲啊。

ビートまりお:
 是啊。在NICONICO上传的这一段视频被人说「全程挨打魔理沙」,这一段あまね确实一直在狠狠地打(手上拿着的娃娃)魔理沙。

ーー除了あまね,当时还有其他女性歌手吗?

ビートまりお:
 应该没几个。

龍道:
 当时有歌手就已经很厉害了。

ビートまりお:
 2004年那时候在东方Arrange里几乎没有歌手的身影。

ーー在叶键时期也是完全没有歌手吗?

ビートまりお:
 很少。虽然那时候有茶太【※1】和片霧烈火【※2】等一些现在也还很活跃广为人知的歌姬,但其他很少

【※1】茶太。主要在动画音乐和同人音乐活跃的女性歌手。2003年首次发表第一张自主制作CD「-+誓い+-」,在2007年正式音乐界出道
【※2】片霧烈火。歌手及歌曲创作者。以音乐系同人及 PC游戏的主题曲的创作为中心,音乐活动方面涉及歌手,作词・作曲、网络声优,原创CD的企划和制作等。2004年以专辑『みんのうた。』出道。同人社团「CLOSED/UNDERGROUND」主催

(第4回 续)

 

翻译/皇之子龙

校对/卡锅

第一届例大祭三倍以上的摊位数,不断增加的参加者,不断变大的会场ーー东方从一开始便是「泡沫」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