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葬身于玛格特洛依德邸外吗?」对爱丽丝的遐想无穷无尽 RD-Sounds(凋叶棕)访谈

RD-Sounds(凋叶棕)访谈 第2回

(采访时间为2019年12月)

采访人:杉江松恋・齐藤大地・西河红叶
文:杉江松恋

关于爱丽丝ーー无限遐想

——继续关于角色的话题,关于RD先生您喜欢的爱丽丝这一角色,我有一些问题想要询问。我认为爱丽丝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角色。爱丽丝不是比魔理沙更不像人类吗?但是她却积极地参与进人类的活动,和其他角色的关联也较多。我认为这正是这一角色的绝妙之处,对我的这种看法您有何见解?

RD:
 在「萃梦想」里面也提到过,爱丽丝会避开强敌行动。恐怕她只在自己的领域被侵犯的时候才会出动,除此以外都不会积极地行动。魔法使基本上都是群家里蹲,所以我是这么想的。然后就是觉得,她是一个不需要其他角色做背景板也能成立的独立存在。

——是一个独立性极高的角色。

RD:
 正好现在关于爱丽丝,大家都心情激动。因为现在出现了创造之神埴安神这一角色。台词里说魔界的一切都是神绮创造的,这里的一切到底包不包含爱丽丝?如果包含的话,爱丽丝就是被创造出来的生命吗?又或者,假设爱丽丝确实是从人类变来的妖怪,那她到底是来自哪里的人类?考虑到以上这些,爱丽丝是不是也想要创造生命,或者做和魔界之神一样的事情?有了这些前提,再看埴安神赋予埴轮生命让它们成为独立个体的剧情,我真的非常激动。能想到的东西有无限之多。

——在「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的社团名里不也有爱丽丝的名字嘛。从她的名字看来,我觉得爱丽丝可能对ZUN来讲也是一个比较特别的角色。

RD:
 是吧。我既希望爱丽丝是一个特别的角色,又不希望她因为太特别而经常出场。因为爱丽丝的形象如果太多的话,思考就会变得很困难。不过,变得艰难也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现在没有她的新设定,某种意义上让人安心,但我还是一直抱有对新设定的期待。虽然是说笑,不过要是哪天能听到爱丽丝说「你能去死吗?」肯定很有趣(笑)

——阿宅的心理真是复杂……顺便一问,要是会被杀的话想被哪个角色杀害?

RD:
 虽然很想说爱丽丝,不过被爱丽丝杀死实在是奢侈得“要死”。所以让我化作玛格特洛依德邸的泥土就行。就算是地板也太奢侈了,还是泥土好。我好想死在森林里,因为这样她说不定就会瞥我一眼。

——只有死的那一瞬间才得到一点点满足(笑)。爱丽丝当然是您喜欢的角色,不过阿求在您心中又处于什么位置?我觉得虽然不算代入自我,但是RD您作曲时,会不会因为将自己摆在她的位置上作曲会更加容易,就经常以阿求为参考对象?

RD:
 和代入有一些区别。要说我对阿求的印象的话,首先,不管转生几次阿求也还是人类,是肉体上脆弱的存在。其次,她是了解久远历史的人物。然后就是好奇心的象征。在「记忆幻想乡」(原作:ZUN、画:秋枝。『COMIC REX』2006年12月号)里有一句「稗田时常欢迎有好奇心的人」的台词。曲子里要是有这些主题的话,我就会选择以阿求为参考对象。还有就是,阿求是人类与幻想之间的桥梁。她通过转世一直持续着同一条生命,即使是人类也已有一只脚踏入了幻想的范畴。曲子里要传达这种信息的时候,阿求就十分适合。

——这么说的话,射命丸文对您而言也是处于差不多的位置上吗?您作的文文曲的数量也意外地多。

RD:
 因为我想文也有很多形象吧。从离村落最近这点来说,她和人类的关系深厚,有更像人类与被视为记者的一面;而作为妖怪,也有被视为天狗的一面。我的话比起妖怪来讲喜欢人类
多一点。

——看来讨论幻想乡的人类对RD先生来说真的很有趣。文因为与人类接触得多而比其他妖怪更多地选为主题。我完全理解了。然后,我想通过RD先生借东方Project表达的事物,通过RD先生的创作去接触与理解原作。

思绪绝对要向着天空进发

——那么,请您再自我介绍一次。

RD:
 在作为作曲家,编曲家创作音乐之前,我首先是一名游戏玩家。因为我本来就不怎么出门,就一直在玩游戏。玩游戏的时间大概是普通人的五倍左右。我超级喜欢游戏,也超级喜欢游戏音乐,更喜欢扒谱。那时开始就非常沉迷于游戏音乐,也因此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因为我那时住在美国,所以我第一台游戏机是NES(Nintendo Entertainment System)。然后玩了「塞尔达传说」「马里奥1~3」,买了SFC之后,玩了「银河战士」,然后和朋友们一起玩「炸弹人」,小学二三年级时,玩了「勇者斗恶龙Ⅴ」「最终幻想Ⅴ」。小学四年级时玩了「Pokemon」「风来西林」「星之卡比 超级明星」等游戏。就这样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知名游戏。初高中时我买了PS,PS2,在上面玩了非常多的游戏。「异度装甲」「怪兽农场」「啪啦啪啦啪」「玛莉的炼金工房」「装甲核心」「鬼泣」「合金装备」「洛克人DASH」「皇牌空战」「永恒传说」等游戏。然后我到高二知道了东方……虽然在那之前没玩过STG,但是接触后就非常沉迷于此。大学生时通过Steam,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游戏,从独立到商业。

——让我想起来,在采访ZUN先生时,听他讲自己前半生到大学前的经历时全在说游戏,问他「还有其他能讲的吗?」,他说「没了」。好像他生活的八成都是游戏一样。

大学以前除了玩游戏就没干别的?请欣赏东方作者ZUN的前半生(采访人2ch博之,迟到两小时)

RD:
 还有的话就是,我五岁就开始学习弹钢琴。

——您创作音乐的时候,是先创作曲还是先写词?

RD:
 先作曲,准确地来讲是先写旋律。有时候也需要制作合唱,先会哼曲是很重要的。

——RD先生的音乐常被人称为「用音乐来画同人漫画」,您是怎么样形成这样的风格的?

RD:
 这个问题有点难。我开始作曲的时候,听了一些东方改编曲,也和一些编曲家讨论过。那些编曲家全都认为做东方二次创作改编曲不需要对东方很熟悉。「没打过东方游戏居然就敢做东方改编曲……」,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抱有这种怨念。于是就想以东方的角色与设定,游戏的乐趣为主题,将这些信息传递给听众,最后就形成了现在的风格。

——因为最开始的创作冲动是一种渴望,渴望将原作带来的感动,以所谓罪孽深重的形式——二次创作表达出来。在承认对原作毫无尊重之心的二次创作存在的同时,RD您与他们相对,想要传达自己从原作中获得的感动,所以最终必定会走上这样一条路。

RD:
 凋叶棕这个名字,不懂东方的人肯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有为了这些人所以才取这个名字的想法。让我非常开心的是,有不少人因为喜欢东方而来听我的歌,并且非常喜欢它们。我就会激动地想:「对对,就是这样!」。能被吸引的人必然会被吸引,我的创作就是为了这些人。

——您经常被用来和Sound Horizon等以歌剧形式创作的艺术家们做比较。他们对您有什么影响吗?

RD:
 大学时代时Sound Horizon简直就像必修科目一样,当然是有听过的。我想也有受到一定的影响,不过我也觉得我本来就是很擅长这方面的人。虽然作词有不少方法,但在作词的手法上,比起情景描写,更重视吐露人物的心情的的话,就会接近物语音乐。即使不从角色的角度出发,从外部视角来描写的话也会变成这样。我想让叙述者也作为角色的观测者。比如阿求编撰书籍时,有一位人在旁边看着阿求编撰书籍,这人又在幻想乡生活下去记录这件事情。从观测者与被观测者的角度出发的描写,我认为这是物语音乐的拿手好戏。

——这一点我很能理解。

RD:
 奇怪的是,凋叶棕的粉丝里似乎还有挺多高中生。到底是为什么?吸引到了和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一世代的人我倒是很能理解。在开始认真了解东方之后,就会发现东方里其实有不少很可怕的一面。
大家似乎都挺喜欢这种「细思极恐」类的作品。然后凋叶棕的曲子就也常被人认为属于这一类,再就是,凋叶棕的曲子很容易被当成印象曲(笑)。

——貌似喜欢凋叶棕的人里那种文艺女生特别多。阿宅本质上不都对主流的东西有点叛逆心嘛。主流的东西基本上都是阳光积极的。而与此相对,东方初入时看上去很光明,但其实深处的黑暗十分浓重。注意到这一点的话,就会出现「只有我发现了」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凋叶棕身上也非常明显,有种照拂到了这些想法的意思

RD:
 不过接受着这样的采访的凋叶棕,到底是主流还是非主流呢?这是一个问题。不过想太多也没用,那就不考虑这些,也不要太在意周围,总之做该做的事情。思绪绝对要向天空进发,我永远保有「想去见识那片风景」的愿望。

——一直创作二次创作的话,就会多出来很多必须注意的事情,比如与其他社团的交流,与粉丝的交流等等。当然不是说您不处理这些事务,但您对自己一个人完成作品这件事非常执着。下面要说的可能有点偏题,您的专辑里不是有非二次创作的曲子在里面吗。本来这可以算得上是NG,但这难道是您为了让专辑成立而故意不使用原曲放入了原创曲吗?请告诉我您这样做的理由。

RD:
 这根据曲子不同原因也不一样。「早苗小姐(サナエさん)」的话,是因为实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原曲(收录于专辑『かたり』)。因为这首曲子要讲的是早苗幻想入之前在外界留下了传说的故事,所以直接用早苗的曲子的话有点不妥,这是最主要的理由。
 「墓標」和「葬迎」的情况则又不同(专辑『ほふり』的第一曲和第十五曲。该专辑中只有这两首原创曲)。说到这个,就要谈到古斯塔夫·霍尔斯特的『行星组曲』。这张专辑本来到了海王星就结束了,但在后来又有作曲家志愿作了后续四曲。我以前曾买过这种收录了后续创作的专辑,和它差不多是一个意思。「蓬莱人形」在第十三曲就非常漂亮地结束,于是我就故意加上第十四和第十五曲。这就是我一开始所说的「罪业」。在13就结束了固然很完美,但既然有罪业,就不管怎样都会有想要继续的想法。于是在内心无法原谅自己的同时,又会非常想这样做。

——希望让二次创作专辑完美,却缺失了那块让其完美的碎片,于是为了填补这个漏洞而选择了使用原创曲,这也是一种相当灵活的想法。虽然这本来是NG的,但是其中却有让粉丝们完全无法批评「这不东方!」的理解力和创意。在这层意义上,我想听众们会理解的。

RD:
 那还真是感谢各位了。但若是开始这么想的话,就会对自己越来越松懈。这也是一种自尊吧。说到底,我一直在想自己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做二次创作,也有想过再也不出专辑了。不过现在,我正在为了冬CM的新专而重整旗鼓。舒伯特在听贝多芬的弦乐四重奏时曾感叹「哪还能作出比这更棒的作品」,我现在想的和这种想法比较相似。但既然要创作,那就从另一个方向来看,要做出让听众觉得后无来者的作品。想做出史上最强的作品毁灭一切。

——我想,RD先生的心中是不是有对东方爱好者的信赖。「既然喜欢东方,那么这种程度还是能跟得上的」。

RD:
 确实有。「既然能跟得上那位神主,那当然跟得上我做的这点东西吧」。

——不管真实的东方粉丝的形象如何,既然是有共同志向的爱好者的话那当然能做到。我想这是不知不觉间产生了对东方社群的信任吧。

RD: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我做过了各种冒险的尝试。「つたえ」「うつつ」「屠」「さかさ」「騙」这些专辑都算是冒险吧。但是,对作品所创造出来的世界的忠实比任何事物都重要,为了这些我已经献上了一切。我早就下定了决心,「就算失败了也无所谓,不如说失败又是什么?」。

——大家正是憧憬着这些吧。有着这么强大的创作力的人竟然也跟我一样喜欢东方,实在是一件快事。阿宅是一种看到了强者阿宅会很开心的生物。您身上集齐了这些让人喜爱的要素,所以才会将大家聚集在一起。

RD:
 没有,不喜欢也无所谓的(笑)。

(第3回待续)

翻译 / 皇之子龙

校对 / 卡锅

【专栏】关于专辑『屠』

「不想葬身于玛格特洛依德邸外吗?」对爱丽丝的遐想无穷无尽 RD-Sounds(凋叶棕)访谈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