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曲不好吗?」名为“再编曲没有必要”的问题本质认知 RD-Sounds(凋叶棕)访谈

RD-Sounds(凋叶棕)访谈 第1回

 东方的二次创作存在各种各样的形式。以故事为基础或以角色为基础,音乐、世界观、原型考察、超越要素等等……大概再也没有第二个作品,能像东方的二次创作一样,将一次创作(原作)的每一个细节都毫无遗漏地当成作品的素材。可能是因为「东方Project」这一游戏,无论哪一点都能触动某人的心弦吧。

 这次我们请到了社团「凋叶棕」的RD先生, 听他讲述改编东方音乐、东方Project这一作品本身,还有对登场角色的所思所想等种种话题。访谈将在RD谈论自己「宅龄历史」的同时,一层层地接近他思想的核心。

(采访时间为2019年12月)

采访人:杉江松恋・齐藤大地・西河红叶
文:杉江松恋

「东方Project」演出整体的趣味

——首先请您自我介绍一下。

RD:
 我同时以作曲家和编曲家的身份活动。在东方这里自然是编曲家,参加过第一届例大祭,2005年的第二届里我推出了乐谱同人本,这是最初的社团活动;在2007年的C73上发行了专辑『祭』,然后一直活动到今天。

『祭』的封面(引用自凋叶棕官方网站

——我听龙道、JYUNYA和ビートまりお说,从例大祭的第一届到巅峰时期都是东方爱好者不断增加的时代,就像狂风骤雨一样卷起了时代的浪潮。而您则在当时的现场见证了这一切。RD先生在玩独立游戏上一直精力旺盛,那我想首先请教您一个问题,您认为东方Project的魅力在哪里?

RD:
 我认为游戏里除了有单纯作为游戏的乐趣之外,还有演出整体的有趣之处。演出整体包含了音乐,还有精彩的视觉演出一类。比如「妖妖梦」后期的一系列演出,「永夜抄」整体,特别是4面灵梦和魔理沙作为BOSS登场的地方,无论是音乐、可操作角色的出场,还是背景都特别帅气,我在玩游戏的时候非常激动。这样的视觉效果、音乐、游戏体验全部结合在一起的演出整体让人不得不爱。
 最近的例子的话,就是「鬼形兽」6面。不管怎么说,这可是史上第一次撤退战。背景反向运动就已经让我感到恐慌了。「造形之神(Idola-Deus)」这一名称也让人联想到年代久远的STG。「铁板阵」之类的。这种演出非常精彩,再就是单纯的,挑战高难度游戏这一点十分有魅力。收掉之前收不了的符卡的瞬间,感觉真是太好了。

——阶梯式上升的难度设计,由美术与剧情等组成的整体演出,这两种乐趣都存在于游戏之中。

RD:
 游戏的难度也有很多方面。在这种分关卡的游戏里,必须要考虑道中的战略。每一关里,在某个地方贪一手增加残机,在另一个地方就靠炸,类似这样的规划是很重要的。在4面前攒到不少残机,在5面用掉一大堆,最后勉强突破6面,这种情况非常常见。我都记不清在「红魔乡」里被咲夜吃掉多少命了(笑)。
 像这样做,在过程中如果失误了会非常懊恼,但顺利按规划进行最后通关的话,那种感觉真的太棒了。比如「地灵殿EX」,我为了通关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做了各种各样的规划然后重新开始。打到最后的时候,手都在颤抖,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欲罢不能。

——游戏中提升紧张感的设计非常完善。

RD:
 我认为东方是因为想做符卡才有了现在的系统,整体来看大多数符卡都能拼成一副美丽的画。这一点太棒了。

——ZUN在基础的STG中加入了各种其他的游戏设计。在这些系统中你最喜欢哪一个?

RD:
 让我列举3个的话,首先是「永夜抄」。「永夜抄」里刻符的那种清脆感太爽了。道中以高速为主,BOSS战切换到低速模式,哒哒哒地收集刻符,那种音效真的让人爱不释手。下一个是「地灵殿」,这作里只要不被击中就能确保残机数量。换句话说,就算用了雷,只要能活下去就什么都有。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再就是最近的「辉针城」。×2.0【※】跳出来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特别愉悦的快感。最近还发现了用魔理沙刷分的乐趣,我以前都是用经典灵梦的。
 相反的,不擅长的系统就是「星莲船」的UFO。虽然这个系统在「鬼形兽」里复活了,但并不像「星莲船」那样对收集有严格限制,所以不太一样。再就是「风神录」,中弹次数越多就对自己越不友好,越用雷就越弱。我个人认为在平衡上有待商榷。

【※】×2.0:自动回收道具的加成倍率最高值。「辉针城」里同时回收复数个道具时会出现分数加成。同时收集60个以上道具时便会达到加成的最大值「×2.0」,并会产生残机碎片。

——从剧情的角度来看,您有什么评价呢?

RD:
 「风神录」以及之后的作品在风格上发生了很大改变。异变发生,巫女去揍她们一顿,揍完之后一起喝酒,然后就结束了。以前的剧情主要是这种模式。但是到了最近,更多的情况是主角们被卷入了某种庞大的阴谋中并被利用,把一部作品讲不完的故事分散到数个作品中。比起那种看似独立的异变,更像是由不同角色和势力展开的故事,而玩家们注视的是它的发展。我认为在方向上发生了这样一种改变。个人来说最喜欢「永夜抄」的完结感。不过一拳打上去爽快完结,和演变成一场漫长史诗,这两者之间是有区别的,不能简单评价孰优孰劣。

原曲的魅力与再编曲

——ZUN说过,自己「因为想写音乐所以开始做游戏」,所以对于东方来说,原曲的魅力是必需要素。我想听听您对于这一点的看法。

RD:
 我也是在游戏音乐中长大的,最一开始觉得东方真好就是因为「上海红茶馆」。刚觉得这首歌很好听,紧跟着就是「明治十七年的上海爱丽丝」,就这样被完全击中了。从红魔乡开始一直玩到当时的最新作妖妖梦,之后又去神主的网站上听公开的MIDI音乐,完完全全地被迷住了。这之后就一直被其俘虏。有一种我个人称其为「ZUN进行」的和声进行,说不定就是被它迷住的。
 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Re Sol La Do La Sol」,这是属七挂四和弦(7sus4)的分解和弦。这一旋律作为「Theme of Eastern Story」,出现在各个作品的标题画面中。虽然严谨来说音程并不是「Re Sol La Do La Sol」,但「永夜抄」标题画面的Re Sol La Do La Sol给我的印象最深,所以为了方便就这么叫了。然后这个和弦在「竹取飞翔」的高潮也有用到,真的让人感动到难以言表。总而言之,这个基础主题旋律响起时就会让人觉得优美。略有和风也略有中国风,再加上一点东方风一点西洋风,将它们全部混在一起,并且从不偏向哪一方,听起来非常安心,让人十分快乐。

——原来如此。

RD:
 聚焦到乐器上的话就是钢琴。神主有时会写人类绝对没法弹出来的暴力钢琴。我通过它了解到,即使不弹钢琴也无所谓(笑)。以前有一位有名的作曲家说过:「我发现了,人类不呼吸是没法唱歌的」,说不定神主某一天也会发现「这种钢琴是人类弹不出来的」。但是,还是请神主继续写这种无法演奏的钢琴吧(笑)。

——所谓的ZUN号又如何呢?

RD:
 听到小号我就知道这是神主的曲子,马上就安心了。『幽灵乐团 ~ Phantom Ensemble』的副歌就像是三人随心所欲地演奏一样,我也是在那里彻底意识到了小号的美妙。

——您在改编这些充满魅力的原曲会感到快乐吗?

RD:
 不,基本感觉不到什么快乐。我经常觉得,听原曲就好了,根本没有必要再编曲。原曲是最好的,比不过,也没有必要比得过,或者说绝不能和它比较。但是这就要说到,「看到真正的美丽时,人会怎么做呢?」这一话题。这种时刻,人类自然会被这种美丽震撼得无法言语,但与此同时,作为一个阿宅,也必定会想要高声喊出对这一美丽的感受。「这就是美啊!!」之类的。因为怀抱这种想法,才会不断地改编原曲。我也无法判断这究竟算不算快乐。

——这算是被其魅力吸引,还是说是着了魔呢?

RD:
 大概是着魔了吧。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不太好听。我认为没有必要听改编曲,只要能听到原曲就好了。虽然因为二次创作增加了曝光度,东方Project在日常场合出现的机会才得到了增加;但同时,改编物变多了,不就让原作本身没法好好表现了吗?入坑的方式怎样都好,但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到达原作,好好欣赏东方的源泉。
 「让东方火起来吧!」这种话,我非常理解它的意义,但只要有神主在,再怎么冷清我也无所谓。我认为对自己所作的改编物感到自负的次数增加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有必要时刻提醒自己「记住,这是二次创作」。

——二次创作,就算被创世神允许,也是一种罪过。您只是单纯的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到原作的闪光点。那么今天就请您彻底的讲解一下原作的魅力吧,您怎么看幻想乡本身的设定?

RD:
 幻想乡有恐怖的地方,也经常以明亮的手法描绘不祥的概念。比如说阿燐(火焰猫燐)的主题便是非常不祥且令人不快的存在,但是角色本身却非常爽朗。我就是喜欢被这种不吉利的东西明快地直接击中的感觉。我认为,虽然幻想乡不算和平,但正因为不和平才变得和平。所有人都笑着向对手掏出刀子,这种氛围很棒。

——另一个特征就是「被遗忘的物品会流入幻想乡」,您又是怎么看待这个设定的?

RD:
 最近流入的东西感觉都没被忘记啊(笑)。但是回想一下,AIBO这些都是十分久远的物品了。这个暂且不论,在进入幻想乡的宇佐见登场后,故事的方向发生了改变。再就是,看到被遗忘的事物进入幻想乡,爱好者们会再次关注这一事物,这也是一种事业。最近的例子就是山穷水尽的神明,摩多罗神。被遗忘之物最终到达的地点,这本身也可以说是一种浪漫。御宅族从很早开始就被称作没有人权的群体,大概会对「无处可归之人的聚集地」这种设定感到憧憬吧。

——将ZUN本人的所见、御宅族与同人的环境结合进故事里看,给人的感受颇深。STG本身也是,在创造幻想乡的时候是被忘却之物。可以感受到其与现实的同步性。

RD:
 但是又有一个难题。幻想乡是神主在见识了各种景色后创造的,那么我们到底有没有必要去究其根源呢?这个问题也可以说成,爱好者是否有必要和神主看到同一个世界。希望能通过现实原型看到同一片景色,这种心情我十分理解,但是我想看的始终是通过神主这一滤镜看到的世界。找到根源后也许能对其有更深的理解,但没有神主这一滤镜,这一行为可能就没有其他的意义了。就算我会畅想神主本人在思考什么,也会烦恼是否要再进一步。无论如何,只要看着神主表现的世界就足够了,这是我的想法。

——虚构作品,首先该关注的是它的虚构部分。ZUN本人同样,有避开现实原型的时候,也有特意提及的时候;有防止东方与自身重叠的时候,也有故意这样做的时候。这种暧昧与摇摆不定的感觉正是魅力所在。回到虚构作品的层面上,对于爱好者来说,灵梦和魔理沙是情感代入的对象,您对她们两人有什么看法呢?

RD:
 灵梦对任何人都平等看待,心里会想着幻想乡。与此相对,妖怪们都会戏弄灵梦,享受她的反应。我认为魔理沙是在模仿她。官方设定里魔理沙最喜欢灵梦,但身处离灵梦最近的地方,她的作风却如妖怪一样。
 在这层意义上,主角组十分难懂。虽然灵梦对任何人都平等看待,但举个例子,对小铃就会过度保护。说不定,她是把「人类」这一群体当做保护对象来特别对待的。但是这样一来,魔理沙该算哪一边呢?是当做人类来对待,还是妖怪呢?可能就会变成这样一种微妙的状态。

——我认为灵梦本身便是设定上的奇点,而魔理沙是作为感情代入的奇点。魔理沙一直都保留着变成妖怪的可能性。说不定她会变成魔法使。既是人类也是妖怪,魔理沙给我的这种感觉十分强烈。

RD:
 两者均有这一点,从上帝视角来看大概是正确的。你看,魔理沙便是玩家与游戏间的桥梁。东方的程序图标基本都是魔理沙,在这种意义上,她就是将玩家引导进入幻想乡的入口。因此,可以感受到她同时站在两个相对的立场中。灵梦对魔理沙的看法,大概是「虽然是人类又不是人类,是个怪人」。对人类的部分会稍微轻松对待一些,但妖怪的部分便会以平等的态度严厉看待。我觉得魔理沙就是这样一种半人半妖怪的状态。所以,灵梦和魔理沙正处于一种极其脆弱的平衡上,说不定哪天就会崩溃。

「东方红魔乡」及之后的程序图标。

——平衡啊。这就像是一直走在摇摇欲坠的悬崖边一样。从入门级的灵梦和魔理沙身上,似乎能看见东方的本质。

(第2回待续)

翻译 / 卡锅

「原曲不好吗?」名为“再编曲没有必要”的问题本质认知 RD-Sounds(凋叶棕)访谈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