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次改变他们人生的LIVE。2019年上海东方LIVE活动「魅知幻想歌谣会」游记(前篇)

「魅知的幻想歌謡会」LIVE游记

 12月7日,我正在享受我的人生第一次上海旅行。
 旅行的目的,一是将WePlay活动的样子铭刻在这双眼睛里,二就是去今晚的LIVE活动,将其铭刻在自己的心上。我一边享受着上海的美食(比如不知道为什么比日本的更好吃的肯德基),一边享受着WePlay。
(在意的东方区的情况的话请看以下文章!)

丽神主和中国粉丝们的「一期一会」。ZUN真的是个很伟大的人啊。上海WePlay,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登陆游记

 WePlay之后活动就只有LIVE了,我兴冲冲地前往LIVE会场。
 作为这次LIVE会场的「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 未来剧场」,经常被用作亚文化LIVE的会场,日本的歌手们也经常在这里举办LIVE。因为这个会场两年前才重新装修过一次,内部装潢十分漂亮。这次LIVE所在的2楼会场的大小,用LIVE狂热爱好者能听得懂的话来比喻,和池袋的harevutai比较接近。可能也和涉谷的O-WEST的大小也比较像

 这个LIVE HOUSE今天就属于东方了。如上文所述,这个LIVE「魅知幻想歌谣会」是WePlay的附属LIVE,在等待活动开场的队伍之中,也有拿着WePlay纸袋和Cosplay的人。

 

发现了在玩刚刚从神主那买下的东方鬼形兽的强者的身影!

 

 因此,今天这个会场被东方填满了。在舞台里的LED屏幕上正显示着WePlay的宣传海报图。

 看着舞台和开演前的观众区,我不禁想起我刚去参加LIVE时的事情。
 我去的第一个LIVE是Flowering Night 2012。在那场LIVE中体会到的快乐改变了我的人生。自那场活动之后已经数年了,我依然是一个LIVE宅。出演这次LIVE的日本社团的其他LIVE,我也曾去看过几次。但是,国外的东方LIVE实在是不曾去过。

 

 临近LIVE的开始时间,观众们从入口涌入观众区。我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想更近一点看」「想更近一点听」的原始感情。LIVE票已经完售,600人容量的会场被填满也没消耗多少时间。

 

 过了半个小时,担任主持人的大米先生开始提醒LIVE的注意事项。当然,中文我们是听不懂的,不过LIVE前说的话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今天净是些激烈的曲子,大家可要跟上啊!」

 

 我看的第一场上海LIVE,「魅知幻想歌谣会」开始了。

 

 

真正意义上的,音乐没有语言障碍 ー 1st.「东京Active NEETs」

 

 开场打头阵的,是东京Active NEETs。以”爆音爵士”系列开始活动的人气纯音乐社团。

 在舞台上有鼓手ショボン、 贝斯手蒼井刹那、 萨克斯山石本薫,旁边还有谜之存在的罪袋待机。Leader的键盘手紅い流星和小号手ヒロコマン虽然无法前来上海,不过他们想办法通过视频参加了LIVE。为了回应他们,场内Call棒都变成了红色。

 嗯……纯音乐打头阵……?就我个人经验而言,对第一次看LIVE的人来讲,纯音乐是没有什么爆点,也比较难带起全场气氛的音乐类型。

 

 「終ハロローグ末此レカラ(原曲:比赤色更红的梦)」这首歌宣告了LIVE的开始。从这首开启了东方的曲子开始果然很美好。

 从「紅星ミゼラブル~廃憶編(原曲:献给已逝公主的七重奏)」到「ツキミノ庭ニワ(原曲:U.N.OWEN就是她吗?)」,曲子以串烧的形式无间断演奏。

果然,观众区的动作有点笨拙。他们的身影,和我第一次去LIVE的时候的样子重叠了起来。我不禁感觉有些可爱。

  「彼の世に嬢の亡骸(原曲:幽雅地绽放吧,墨染的樱花~ Border of Life等)」
→「恋色マスタースパーク(原曲:恋色Master Spark)」
→「弾幕注意報(原曲:永夜的报应~ Imperishable Night.、少女绮想曲 ~ Dream Battle)」
→「天狗的日常(原曲:风神少女)」……不给人一点喘息的机会,以東方爆音ジャズBEST收录的曲子为中心,串烧依然在继续。
 从红魔乡到花映冢,他们就像沿着历史的脚印前行一般演奏着乐曲

 

 停顿了几拍之后来到了第二回合.从「西方ノ蒼ィ汽車」开始,也演奏了「Clownish Moon」和「Evel Trinity」等新曲。

 休息了一会儿后,最终回合在「Sadistic Yuan Xian」这首曲子中开始了。「平成時代劇」这一超人气曲也有演奏,最后以「紅月ノ摩天楼」收尾。

 

 让笨拙的观众们情绪高涨起来的,是在一旁协助的罪袋。罪袋并不仅仅是一个谜之存在,他有控场者(兼职)这一明确的职责。控场者要和观众一起嗨起来,将整个会场融为一体。SOIL&”PIMP”SESSIONS的社长就是这方面的知名人物。

 我们和罪袋一起舞动起来,自然而然地被ActiveNEETs的爵士世界所吸引。而且因为是纯音乐,自然没有语言的障碍。经常有人说音乐是不需要语言的,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不需要语言。

 

 纯音乐很难带动气氛的担忧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回过神来,会场内大家都兴致高昂。和第一次参加LIVE,这里是上海什么的没关系。音乐将我们连接在了一起——这一场景和以前的我,还有我见过无数次的日本LIVE观众们一模一样,使我感到无比亲切。

 

 

用日语歌词演唱到最后,这是他们独特的爱的表现 ー 2nd.「TsuBaKi」

 

 接下来,是中国东方音乐社团TsuBaki。舞台上只有歌手Napoleon一人待机,LIVE以「欢喜的夜雀之歌~An die Freude~」这首歌曲开始了。

 我被这首歌的歌词居然是日语而震惊到了。写外语的歌词应该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但实际上在中国的东方歌曲中日语词并不少见。这可能是他们一种独特的爱的表现。

 

 以一句“ごちそうさま(多谢招待)”结束这首歌后,就到了V-Rock风的彼岸归航改编曲「此岸的dancefloor」。在我看来,这首曲子就像灵魂从被妖怪吞噬的肉体中流淌出来。伴着曲子一起燃起来的观众们也将Call棒的颜色调成红色热烈回应。
 然后就到了「夕时雨」。这首歌,唱的是梅莉离开后莲子的感情。对,中国的大家也都喜欢秘封俱乐部的感情

 

 在唱下首歌之前,Napolean深呼吸了一下,将嘉宾邀请到了台上。要唱的歌是「永夜红莲」。在CD中,是Napoleon与GET IN THE RING的みぃ的二人对唱,今晚则特别邀请了瑶山百灵(from Yonder Voice)与她对唱。 

 身着蓬莱山辉夜服饰的瑶山百灵登上了舞台,一切准备万全。看到代表中国东方音乐的二人同台,会场更加兴奋了。伴随着金属风格的曲子,观众们也开始加速。这挥手,甩头的画面,和涉谷CYCLONE【※】一直在上演的画面没有任何区别。

※涉谷CYCLONE:金属乐队经常在此举办LIVE的LIVE HOUSE。东方相关的话,IRON ATTACK!之类的乐队经常在这里举办LIVE。

 Napoleon唱妹红部分,瑶山百灵唱辉夜部分,各自都以要杀掉对方的气势歌唱着。屏幕上放着MV,将整个空间拉进了蓬莱的世界。当你以为她们在互相威吓时,她们却握手露出了温柔的表情。她们二人在歌声之中,注入了我命中注定无法得到的感情。

 

 当说出下一首曲子就是最后的曲子的时候,观众们发出了遗憾的声音。啊,这一点也是世界共通的啊。

 最后的曲子是「信仰之光」,初出于社团「EX永遠亭」的神兽合同CD。这首曲子是一对的神兽的流行摇滚改编曲。刚刚还神色可怖地挥舞着拳头的的金属爱好者们,现在却表情开朗地拍着手。

 让观众们的表情数次变化,在这个舞台上我十足感受到了Tsubaki的魅力。

支撑起东方LIVE的盟友的音乐盛宴 ー 3rd.「COOL&CREATE」

 主持人介绍下个LIVE演出者的时候,几乎就是在说“啊……(察觉)”的观众们已经开始喊“114514”了!就像在回应这些呼声一样,马里奥大喊着“谢谢茄子!”登上舞台。今天的马里奥有一个强劲的帮手。对,那就是DJ.Masayoshi Minoshima!

 第一首曲子是「ナイト・オブ・ナイツ」

 Masayoshi Minoshima按下了ナイト・オブ・ナイツ的播放键,还为其添上了效果音。请想象一下,在这种场景下的东方爱好者们有能不激动的吗。

 

 马里奥的MC时间,还是跟往常一样在跟观众们玩一呼一应游戏。

 马里奥「114」 观众「514!」

 马里奥「24岁」 观众「学生です!」

 

 为啥这一呼一应游戏观众们都能用日语流利回应?抱着这个疑问我继续看接下来的LIVE。(通过bilibili的传播,这个文化在中国也很有人气)

 在「最速最高シャッターガール」间奏中,马里奥问观众「大家喜欢射命丸文吗?」,观众们高声回答「好き(喜欢)!」。虽然这好像挺理所当然,但是请大家想一想,这里可是中国。不过东方是日本的作品,”东方角色的名字”也就变成中国东方爱好者的常识了。

 

 马里奥和观众们的同步性还在进一步升级。「人間が大好きなこわれた妖怪の唄」是3拍子的曲,但观众们都完美配合上了曲子的节奏。看向舞台,发现舞台上的灯光现在没照在马里奥身上。对,在这首歌里他是讲述者。他歌唱着荷取和”人类”的心灵与感情,就像歌舞伎中布置舞台的黑子一样。配上大屏幕上的キツネイロ制作的MV,创造出了一方小天地 。

 

 曲子一完,刚刚还在美妙气氛中的马里奥摇身一变。开始教大家练习挥手臂。说到COOL&CREATE要挥手臂的歌,那就是「Help me, ERINNNNNN!!」了!!

 间奏中还是惯例的呼应时间。这时我被VJ的技术震惊到了。
 斗胆为从来没有去过LIVE的人说明一下,「Help me, ERINNNNNN!!」的呼应部分在LIVE中会无限持续下去。在马里奥满足之前会永远持续下去。
 这就需要后场的DJ的A-B repeat(将特定的旋律不断重复)的“随机应变”。当然,世界级的Masayoshi Minoshima能很好地对应这状况。
 与之配合,大屏幕上放着的社团「迷走ポタージュ」制作的Flash动画,也在VJ的操作下让视频的画面完美配合了呼应的时间,完全没有违和感

 观众们以几乎不需要练习的熟练度,紧密合拍地挥舞着手臂。DJ的Masayoshi Minoshima也挥起手来,真可爱。 

 

 伴随着马里奥的「一起唱吧!」的声音,最后的曲子是「最終鬼畜“上海で”声」。

 就像理所应当一样,大家都跟着马里奥唱了起来。会场中马里奥的歌声与观众们的歌声融为一体。红色的Call棒此起彼伏,歌声交错飞舞。像是要迎战这些观众一样,Masayoshi Minoshima也给曲子加上了侵略性的效果音。

 COOL&CREATE和Alstroemeria Records、最近的联动次数绝说不上多,但是二人的默契程度却如心灵相通一般。那也是当然的,他们都是从「东方嘉年华」时代就支撑起东方音乐活动的老社团,也就是说盟友啊。

 

(LIVE游记后半场继续)

 

 

翻译/皇之子龙

校对/卡锅

这是一次改变他们人生的LIVE。2019年上海东方LIVE活动「魅知幻想歌谣会」游记(前篇)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