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2021/07/19

「好久没有听过这么认真严肃的“墨染”了」二次创作的魅力正在于能有多种多样的解读――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草野華余子 对谈(后篇)

「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红莲华」作曲者・草野華余子,动画歌曲未来的中流砥柱“盟友同志”谈「东方Arrange的魅力」(后篇)

 2005年开始东方Arrange活动的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以下简称岸田教团)的总帅・岸田。作为音乐作家而活跃的3年前开始参加东方Arrange・ONSEN PROJECT,还为岸田教团的专辑作品『MOD』提供编曲的创作型歌手・草野華余子。两位的对谈访谈终于得以实现。

 在最终回的后篇中,将会更加深挖『MOD』。两位的Arrange理念,草野从东方Arrange中所学到的,二次创作为什么这么棒,在这里,绽放着创作性而又纯洁的对话的花朵。

岸田(きしだ)
2005年开始以个人社团「岸田教団」的身份推出东方Project的Arrange CD,制作原创乐曲。2007年为了出演东方Arrange Live「Flowering Night」,结成了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社团。几乎负责包括作词・作曲・编曲・后期等所有与乐曲有关的工作。以东方Arrange活动为主,也与唱片公司有工作上的往来,领导着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的活动。

草野華余子(くさの・かよこ)
大阪出身·现住东京,创作型歌手,时不时客串下作曲作词家。3岁时就开始学习钢琴和进行声乐训练,中学时受到了J-ROCK乐队现场演出的冲击,18岁升入大学的时候开始了乐队活动。乐队解散后,2007年开始以「kayoko(カヨコ)」的名义开始活动。加上自身的活动,她的曲子的力量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以为LiSA提供乐曲开始,她为许多艺术家和动画作品提供了乐曲。2019年后将活动名从「kayoko(カヨコ)」改为本名「草野華余子」。

「这可是Arrange哦!? 不活用原旋律那该怎么办啊!?」ZUN先生所制作的选两处,成为了角色的表达(岸田)

――在对谈中篇中,提到了岸田邀请草野,参与『MOD』的制作为止的事情。

岸田:
 『MOD』发布于2019年的夏天,是在「红莲华」发布之后,试图把写了「红莲华」的人拉来做东方Arrange,怎么想脑子都有问题(笑)。

草野:
 又在这么讲!(笑) 我毕竟是喜欢创作,ZUN先生所创作的旋律我也超喜欢。也正因此我在ONSEN PROJECT的1st(※『SUI-TEN』。发布于2017年的博丽神社例大祭)中改旋律改的幅度还挺大的。我认为就该这么做。

――就这么使用原曲的旋律是不行的,创作的时候是这么思考的吗。

岸田:
 「为什么要把旋律改得这么不像样!」被这样骂得很惨(笑)。「这可是Arrange哦!? 不活用原旋律那该怎么办啊!?」「大家可都是将角色和音乐连接在一起的,不如说ZUN先生所创作的旋律本身就是角色的一种表现、不应该抛弃原旋律」。

草野:
 我一开始认识东方就是只通过音乐认识的,因此就以音乐为最优先去考虑怎么Arrange。我认为比起在本有的旋律上做出些许的调整,不如把加入了自己的思考的ZUN的旋律弹出来才更能展现出激情,更能表现出旋律的气势。

 不过在ONSEN PROJECT的2nd『ORIENTAL-GIRLFRIEND』中,Ichigo和岸田教我「这个角色很有人气哦」,「这一段某社团也把这一段做成曲子了,不要抛弃不用会比较好」,完全理解了我们在做东方Arrange上的技术和能力有多大差距。

 在那之后又经过自己的调查,越来越明白「原来如此,这里的主题是很重要的」「这里要是焕然一新的话粉丝会开心」。在『MOD』中的「幽雅地绽放吧,墨染的樱花」(※以下简称墨染)就是学习的成果。「Fall of Fall」的Arrange也花了很多心思。意外地在很多地方直接用了原曲的旋律。

岸田:
 嗯,「Fall of Fall」挺好的。我本来就觉得「要是让華余子来做的话那就这么做出来就好」。

草野:
 「nameless story」(※2020年1月发布了的岸田教团的单曲的标题曲)制作也是这样的,从岸田那里发来了委托「在这个框架下尽情发挥吧」。那时就打听了「天空的颜色是怎么样的?」,「乐曲的主角的年龄是?」。决定了「要表现中学女生的青春的话那就用这个音程吧」。

――在对谈前篇中也有提到,真是有草野风格的制作方法。

草野:
 所以『MOD』也是这么制作出来的。做得很轻松。

岸田:
 我是在曲子做好以后再写歌词的,当我拿到「墨染」旋律的一瞬间,就觉得「啊……这个幽幽子也很让人感动。不是那种轻飘飘的家伙,严肃的才更让人感动」。对西行寺幽幽子的理解有好几种模式,因人而异。

草野:
 对对,又让人感动又有女性性。我将最女性化的部分做成了特征(笑)。「角色的理解因人而异,不同的二次创作作品中的同一角色也多有不同」也是从岸田先生那里了解到才安心了。

岸田:
 东方的角色,刚登场的时候还挺有威严,后来登场的时候的特征把以前的特征给覆盖掉也是常有的事情(笑)。在这些角色之中幽幽子也是属于刚登场的时候还非常有威严很严肃的。我觉得(草野的Arrange)采用了许多原曲中这样的部分,做出了这样的感觉。所以歌词也写成了这样的内容。「糟糕,这可是好久不见的超认真严肃的“墨染”啊?」。

草野:
 原来严肃的比较少啊?

岸田:
 以前是有挺多很严肃的,但在原作之后的出场中幽幽子的形象变得很轻飘飘的,因此也多了许多比较柔软的解释。所以说好久没见过这么传统的幽幽子了(笑)。也因为是最容易明白和原Arrange有什么不同的曲子,所以「墨染」就放在了『MOD』的第一曲的位置。

草野:
 被拜托Arrange「幽雅地绽放吧,墨染之樱 ~ Border of Life」之后,听了许多人Arrange的「墨染」,抱着「这种大概是主流,那我就和主流错开一点吧」的想法。结果就是变得这么古典了。加上一大堆张力标识啊,加入一大堆古典转调啊,加一些只听一次听不出来的设计啊,试图让人能感受到风情。一边想着「岸田会发现吗~还是没发现啊~」一边就像各在福冈和东京的笔友一样交流制作完成了。

二人共同制作,互相改变对方特色的色域,最终形成二人独有的色调(草野)

――ONSEN PROJECT的制作理念是由ichigo提出的吗?

草野:
 首先是从Ichigo那里接受到了「想要做大人的Arrange」「想要做出差别化」的请求。我本来是在艺术活动中用数个木吉他叠加在一起制作打击乐的,从1到10都是自己制作的作品有『革命前夜(カクメイゼンヤ)』和『以土气的自身生活下去(カッコ悪い自分と生きていく)』这样的乐器专辑,所以大概就是想要让我这样的作品加入ichigo所制作的东西里吧。
 用木吉他做出像艾德·希兰感的东方社团就没有几个,所以这么制作的话可能会很有意思吧,大概是这么想的。

岸田:
 结果做出了一张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好的CD(笑)。

草野:
 请把岸田刚刚说的台词换成「睡前音乐CD」(笑)。

――(笑)。和岸田先生共同制作的过程中,对于草野您而言是否也是长了见识呢。

草野:
 我的制作是给所有东西染上颜色,琢磨来琢磨去。岸田先生的制作则是素朴,也有杀伐的风格在之中。我已经将岸田先生这种「故意做减法」利用到了我的制作之中了。

岸田:
 是说要不要给家里上装修的问题吧。我的话就只会制作出家徒四壁的家(笑)。

草野:
 我的话会想「得贴上墙纸啊!」(笑)。

岸田:
 華余子做的行事总是小心翼翼又漂亮(笑)。

草野:
 所以最近也终于提起了勇气,做一些不那么亲切的东西(笑)。

――两位不同的擅长领域在互相刺激。

草野:
 其实现在以我为主制作的曲子和以岸田同时制作的曲子在同时进行。前者是相当传统的但又有J-POP感的曲子,这种曲子要是两个人一起制作的话,两人的偏差值都会一下子声高很多。但是要是只让岸田制作的话就会一下子变成自我感觉特好的笨蛋(笑)。

  (*译者注:偏差值,日本采用的一种分数计算机制,采用根据排名算分的系统)

岸田:
 咚! 地偏差值就降下来了(笑)。

草野:
 气势! 暴力! Power! 之类的东西(笑)。所以比起我吸收岸田的要素去制作而言,二人共同制作,互相改变对方特色的比例,最终形成二人独有的色调会更好。

岸田:
 只是调整比例也会形成新的变化。

草野:
 在制作的最后,やぴ~(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吉他),带来了我们所没有的炸弹放在我们二人共同制作的家中。在家的爆炸的景象中大家一起哭「哇~! 好漂亮……!」(笑)。所以基本上凑齐3人就能做出好曲子。

岸田:
 果然,把3个单独做都很能干的家伙凑在一起那可太厉害了。

草野:
 我擅长音程,岸田擅长节奏、はやぴ~擅长表现力。大家所擅长的东西都不一样,而3人聚在一起就凑齐了音乐的三大要素。所以就能做出好东西。

岸田:
 音符的问题就能靠表现力去提携,演奏中要是节奏出问题了就由我来解决。就算因为无聊的音符导致没什么表现力,只要气氛好就能很酷很有感觉(笑)。要是大家都把该带的东西带来,不管怎样总之啪!地一下基本上就能弄出好东西。

――看着您们的凝聚力,很难想象您们开始合作仅仅两年。

岸田:
 不过把以前就在干各种事情的人聚集在一起能变成现在这样那要说理所当然那也确实是理所当然(笑)。

草野:
 在东方我还是个新人,以后我也会努力学习东方的!

二次创作的魅力在于有多种理解以及观众能看到创作思考的方向――无论是作为东方Arrange的视听者而言,还是作为创作型歌手而言,又或作为编曲者而言都能让人乐在其中(草野)

――另外一提,要说到您喜欢的东方Arrange曲的话是?

草野:
 我听了很多次『MOD』的「Necro-Fantasia(ネクロファンタジア)」。

岸田:
 原曲的「Necro-Fantasia(ネクロファンタジア)」本身就已经是名曲了。旋律是真的好。果然要说东方最好的名曲的话,就是「Necro-Fantasia(ネクロファンタジア)」和「献给已逝公主的七重奏(亡き王女の為のセプテット)」。

草野:
 我听过很多社团的「Necro-Fantasia(ネクロファンタジア)」Arrange,大家都有好好活用原曲的旋律。原曲本身的强大,也都体现在大家的Arrange里了。
 啊对,最近每天都在听那个社团的曲子。岸田先生向我推荐的白トカゲ的――。

岸田:
 哦哦,鉄腕トカゲ探知機! 是说谁的曲子卖得更好也好的话题吧。我和(TaNaBaTa的)あにー非常喜欢这个社团。

草野:
 之前也悄悄关注了推特(笑)。但是最近根本不出新曲!(笑)

――(笑)。我已经完全理解您是在了解东方背景之后再基于背景考虑怎么做东方Arrange了。

草野:
 我认为二次创作的魅力,在于对同一作品能有多种理解,观众可以看到创作考虑的方向。能知道「哦,原来其他人是这么理解这个角色的」,从听二次创作中能想象「这个人的创作的根源是这个,所以才这么Arrange的吗?」。

 现在去调查那些因为创作东方而开始听的社团「现在在做什么原创呢?」也能遇到新的才能。无论是作为听众,还是作为创作型歌手,又或作为编曲者而言都能乐在其中。太棒了,成为宅真是太好了。我小时候就带着推车去CM,买一大堆薄本回家――。

岸田:
 这种人居然写出了「紅蓮華」真是吓人一跳!(笑)

草野:
 别说了!(笑) 岸田先生来东京的同时,邀请了如ebaUNISON SQUARE GARDEN的田淵(智也),PENGUIN RESEARCH的堀江晶太等作家朋友开了场饮酒会,作编曲家包括我在内说话滔滔不绝的人很多。

――确实。以前我们也采访过音乐作家,很多人都有说话滔滔不绝的倾向。

草野:
 所以想着「这么一帮人和岸田先生见面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结果到凌晨五点唯一还在说话的只剩下岸田先生了(笑)。

一同:
 啊哈哈哈哈!

草野:
 虽然也都是言之有物所以听起来很有趣吧……但岸田就用着「这人还有气吗!?」的气势在那里说话(笑)。今天的对谈跟那天情况也差不多(笑)。

岸田:
 东方的媒体终于诞生了,所以我就抱着十二分的服务精神才这样的(笑)。我的职业生涯就是从同人开始的,因为想要做二次创作才一直在创作音乐。现在我也尽全力不想作曲(笑)。

草野:
 但是岸田先生有时候也会创造出奇迹般的旋律本垒打。对我而言这些本垒打就是「Hack on the world」和「天鏡のアルデラミン」。还有「Code:Thinker」之类的。但本人根本就没有自己能写出好旋律的本事的自觉,希望以后为了能写出比这些还好的曲子,分析一下自己为什么这么写吧(笑)。

岸田:
 哈哈哈!

草野:
 到这个年龄的话,基本上没几种没听过的音乐了,东方的音乐二次创作中能听到以前没有听到过的音乐种类,将其吸纳入自己的行为实在是很新鲜。我想以后我作为作编曲家所提供的乐曲或作为艺术家创作的乐曲也会受到东方的影响吧。之前一边看『FloweringNight2020』的视频一边全解说了一遍(笑)。

――哇,这可太有意思了,真想把解说变成LIVE的副音轨(笑)。

草野:
 还说了很多对方乐队的事情,又知道了更多东方相关的事情,更觉得「东方加油!」了。――我也想把这段历史在这对谈里面谈一谈啊!?(笑)

岸田:
 哈哈哈哈! 我也想听一听这些故事啊(笑)。

「好久没有听过这么认真严肃的“墨染”了」二次创作的魅力正在于能有多种多样的解读――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草野華余子 对谈(后篇)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