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2021/07/18

被说「东方时代」真的让人很火大。岸田现在也认为「东方Arrange活动是最重要的」――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草野華余子 对谈(中篇)

「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红莲华」作曲者・草野華余子,动画歌曲未来的中流砥柱“盟友同志”谈「东方Arrange的魅力」(中篇)

 2005年开始东方Arrange活动的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以下简称岸田教团)的总帅・岸田。作为音乐作家而活跃的3年前开始参加东方Arrange・ONSEN PROJECT,还为岸田教团的专辑作品『MOD』提供编曲的创作型歌手・草野華余子。两位的对谈访谈终于得以实现。

 岸田和草野二位是如何深交,又如何发现自己音乐的根源等已在前篇中提及,在中篇中则会谈到岸田教团的第一张CD『SUPERNOVA』的发布,投入东方Arrange的过程,决定主流出道的理由以及一直继续发表东方Arrange作品的想法。

岸田(きしだ)
2005年开始以个人社团「岸田教団」的身份推出东方Project的Arrange CD,制作原创乐曲。2007年为了出演东方Arrange Live「Flowering Night」,结成了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社团。几乎负责包括作词・作曲・编曲・后期等所有与乐曲有关的工作。以东方Arrange活动为主,也与唱片公司有工作上的往来,领导着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的活动。

草野華余子(くさの・かよこ)
大阪出身·现住东京,创作型歌手,时不时客串下作曲作词家。3岁时就开始学习钢琴和进行声乐训练,中学时受到了J-ROCK乐队现场演出的冲击,18岁升入大学的时候开始了乐队活动。乐队解散后,2007年开始以「kayoko(カヨコ)」的名义开始活动。加上自身的活动,她的曲子的力量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以为LiSA提供乐曲开始,她为许多艺术家和动画作品提供了乐曲。2019年后将活动名从「kayoko(カヨコ)」改为本名「草野華余子」。

在东方圈里开办「Live」这件事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潮流,我就被卷入了其中(岸田)

――岸田您喜欢东方中的哪个角色?

岸田:

 虽然我也喜欢雾雨魔理沙,不过我一开始喜欢上的是蕾米莉亚。东方里不是以前的BOSS在日后的作品中也会登场嘛。这也会成为追溯以往作品的契机。一开始我就纯当游戏玩,不怎么在意谁是谁,全部角色都玩过一遍之后觉得最好用的是蕾米莉亚,就产生了「这蕾米莉亚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啊?」的疑问,于是去调查了一下,发现好像是『永夜抄』的前前作『红魔乡』的BOSS。那就玩玩『红魔乡』吧,就这样,之后也去玩了二者之间的『妖妖梦』。

 在玩完这三作之后,刚好「第二回击坠王决定战」举办了吧? 有在这活动上发表曲子的这么一种文化,我第一次做东方Arrange就是为了参加这个活动。被此所鼓动,「那下次就以东方Arrange为中心开展制作吧」。就在烦恼到底要不要推出CD的时候,虎穴那边给我打了个电话「岸田教团是要推出同人CD吗?」(笑)。

※第二回击坠王决定战(第二回撃墜王決定戦):
2005年在网络上所举办的,游戏音乐的硬核摇滚/重金属Arrange大会。采用以投票数决定排名的系统,第二回的第一名是「岸田教团」的「献给已逝公主的Extend Ash(亡き王女の為のエクステンドアッシュ)」。

一起:
 欸~!

岸田:
 当时参加了虎穴所推出的『东方紫香花』(※2005年9月虎穴出版的东方Project精选作品集)于是与虎穴交换了联系方式,大概是自己当时在Web日记上写的「在考虑要不要推出CD,该怎么办呢」刚好被虎穴的人看到了吧。

东方紫香花 ~Seasonal Dream Vision.~(图片来自:駿河屋.jp

岸田:
 还飘忽忽的我回答虎穴「但是做CD的话又要花钱去压碟,也不是说我现在立刻就做出来」,于是虎穴那边就这么回复我「您要是现在就制作的话,我们就买下来放在店铺门口,请问您意下如何?」。

草野:
 欸! 太厉害了!

岸田:
 于是我就说「真这样? 那我立刻去做!」(笑)。制作出来的就是『SUPERNOVA』(※发布于2005年12月冬CM)。当时我除了在弄东方也在弄『圣母在上』,发现在圣母在上里认识的画师蒲焼鰻老师也在弄东方――当时挺多『圣母在上』圈的人也在弄东方。包括我在内,果然有很多人只能在只有女性角色的作品里才能活下去(笑)。所以这张CD的封面我就拜托鰻老师给我画了。

SUPERNOVA/岸田教団(图片来自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 Official WebSite

――岸田教团的首张同人CD『SUPERNOVA』是收录了原创曲及游戏改编曲的全9曲的作品。

岸田:
 于是下一张我就打算制作东方Arrange Only的CD了。制作出来的就是『明星ロケット』(※发布于2006年5月「博丽神社例大祭3」)。也是我第一次参加例大祭。

草野:
 这时候就已经有「明星ロケット」啊。厉害。

明星ロケット/岸田教団(图片来自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 Official WebSite

岸田:
 环顾当时的同人作品,说到乐队的话基本上都是金属。最多也就是Fushion。那是个乐队人都还在搞乐队的时代,同人里有在搞乐队的就没几个。要不就以乐队人的角度去做张东方Arrange吧……于是就抱着这种轻松的心情做出了「明星ロケット」(笑)。所以我做「明星ロケット」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象到在摇滚里告诉四连打会流行起来。

―J-ROCK高速四连打的飞速发展是在2013~4年左右,这张专辑可真是先驱啊。我印象中,在2007年左右the telephones,サカナクション等吸收了舞曲要素进入摇滚的乐队,以及9mm Parabellum Bullet,凛として時雨等吸取了金属和变奏要素的乐队们带头,又与繁荣期重叠,为了追求制作更加吸引耳朵的音像制品,高速四连打才流行起来。

岸田:
 要问为什么我在「明星ロケット」这么编曲的话,是因为东方的原曲比较像Slash beat,要是就这么编下去的话就会变成金属或者朋克曲了。思考「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曲子变得流行点啊?」的结果,就是将属于小鼓的部分移到踩镲上了。并不是受到了什么音乐的影响才这么做的。好像是在编曲「风神少女」的时候想到的。「不做舞蹈节拍,而在8bit里面用四连打不也行嘛」。
 做着这些的途中,举办了『FloweringNight 2007』。在东方圈里开办「Live」这件事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潮流,我就被卷入了其中(笑)。

草野:
 原来如此~。好像一直在上东方历史课一样(笑)。

★关于东方Live活动『FloweringNight』采访文章在这里


满载东方音乐的青春期的LIVE活动「FloweringNight座谈会

――在2007年的例大祭上发布了「幻想事変」。CD一瞬间就完售了,活动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在这股巨大的潮流的正中央的岸田先生,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幻想事変/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图片来自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 Official WebSite

岸田:
 在漩涡之中的人们可不会想那么多啊。搞不清什么状况。虽然是只要有作品就会立刻卖完的境况,却一点实感也没有,本来我是想出演『FloweringNight』之后就立刻解散的。但是『FloweringNight』的LIVE,我们演得没我们想象中那么好(笑)。

――竟然不是因为评价太好而没有解散,而是为了再战才不解散的吗(笑)。

岸田:
 至少在CD里把我们成员的潜力全部发挥出来吧!抱着这种想法制作出来的就是『幻想事変』。这枚CD对我们而言算是回应了我们的努力,注入了我们的心意的作品。结果而言,『幻想事変』大卖特卖,就连否定也被卷入了潮流之中,抽身而退都成了奢望(笑)。

 全体成员都觉得「虽然是准备解散的,但是现在这气氛完全没法解散吧……?」于是就这么做了下去,FloweringNight那边也邀请我们要不要明年也上台演出。「该怎么办啊?」「都邀请我们了那就出演吧?」「那就得再出1张CD了」这种情况下做出来的就是『Electric blue』(※发布于2008年的例大祭),「我们这帮人要不再做点原创吧」这么创作出来的则是『LITERAL WORLD』。

 然后就有发行公司的高层寄邮件过来「都能制作出这样的作品了,要不要在我家业界工作啊?」(笑)。一开始我们还是抱着点「我们同人社团不太懂这些」的紧张情绪的,在第二年,2009年举办的巡演种得到了他们的帮助,在这1年间我们渐渐建立出了信赖关系。

Electric blue/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图片来自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 Official WebSite
LITERAL WORLD/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图片来自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 Official WebSite

虽然有很多人以为岸田教团「已经从东方中毕业去做主流了」,但是岸田教团被这么说那真的是会气炸的(岸田)

――然后在2010年8月您们主流出道了。为什么选择了这一条道路呢?

(*译者注:日本所谈的音乐的主流出道,基本上可以理解为是去做商业音乐,动画主题曲等,以同人社团而言基本上可以等同商业出道。)

岸田:
 想要站在更高处,在更广阔的世界进行音乐活动……之类的一点都没想过,但有考虑过「一直停滞于此并不好」

――意思是?

岸田:
 「做东方Arrange的社团以动漫主题曲出道了」,做东方Arrange的前方还有故事,将这传达给圈子内所有人我认为是很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想要展现给手上有我们CD的粉丝,故事的续篇。
 虽然就这么随着趣味做也不是不好,当时东方的大手社团大家都被抨击「赚到钱啦!」(笑),可能也是因为有点累了,也觉得圈子的规模日渐扩大我也有责任――所以想做点好事吧(笑)。也想消除一下自己的罪恶感。

草野:
 原来是这样,知道认识岸田前的岸田的故事了。

岸田:
 主流出道后,我也意识到了我们算是建成一个乐队了。同人社团的时候完全没有我们是摇滚乐队的意识――现在虽然比起那时候算是有些意识到了,但是还是很薄弱,可以说是什么摇滚乐队的Cosplay吧(笑)。虽然Cosplay得太深都看不出是Cosplay了,不过我们的本质是没有变的。

――一边在主流活动一边推出东方Arrange CD也是这个原因吗?

岸田:
 东方Arrange对我们而言既是「根源」亦是「本」。比起主流的活动,东方的活动是更重要的。毕竟决定去主流也只是因为「想要看到故事的续篇」这种很随便的动机哦?(笑) 不干东方Arrange那才更奇怪吧。
 虽然有很多人以为岸田教团「已经从东方中毕业去做主流了」,但是岸田教团被这么说那真的是会气炸的!(笑)

一起:
 哈哈哈哈!

岸田:
 大家所说的言论中,这种说法是真的会让我从心底中产生怒火的。真的,主流出道之后被说成「主流时代」我都觉得很不对劲了,说什么「东方时代」那是真的让人火大。要是就在我面前这么说那可能真的会气炸。为了做东方Arrange而拒绝了主流的商业委托的事情真的有很多很多好吧(笑)。我们可没有不干东方Arrange这种选项。
 这和同人志出身的漫画家开始画商业漫画之后也依然在画同人志是一个道理。我们只是把干的事情换成了做音乐。但是要是被人以为「已经不做东方Arrange」的话,那就说明我的意气丝毫没有传达到人心中,真的让人很伤心。理所当然的,每张东方Arrange CD我都是全身心去制作的。

草野:
 我也经常能感觉到岸田先生始终将东方的活动作为最优先的事项。受这个影响这对谈也40分钟来一直在谈东方(笑)。

岸田:
 毕竟我超想把动画圈的观众们拉到东方圈里啊(笑)。所以我也一直在试图开辟从动画到东方的道路……

――结果草野女士就从动漫界被拉到东方界里了(笑)。

草野:
 『MOD』的7首曲子里面有4曲都是我编曲的(笑)。

岸田:
 现在开始就是華余子的回合了(笑)。

――在『MOD』中收录了过去岸田教团已经发布的Arrange曲的再Arrange曲。

岸田:
 这部作品也是为了让我以前的Arrange再度复活的作品,一开始就是打算改造这些乐曲的。只不过自己改造自己的作品实在还是不太行。所以『MOD』这个作品的方向之类的,都是有華余子才能决定的。

草野:
 擅自把ONSEN PROJECT的Arrange曲打上了MOD(笑)。

岸田:
  ONSEN PROJECT的主催的ichigo听到都说「行」我觉得就没问题了(笑)。不过出于礼貌華余子和我都得事后报告。不过都是挑那些就算说「不行」也已经没法改的时间去报告的(笑)。

――(笑)。在对谈的前篇中有提到,顺着做「Reboot:RAVEN」才有『MOD』这么一部作品。

草野:
 收录了岸田教团大量单曲的『LIVE YOUR LIFE』发布了之后,想着「现在再不启动乐队就晚了」制作了『REBOOT』。「Reboot:RAVEN」就是听岸田说完这些理念,基于此为创作理念而创作的。岸田还说「“REBOOT”的瞬间还是没有改变的」。

岸田:
 嗯,对。为了改变而按下重启的按钮就是REBOOT。

草野:
 所以岸田先生的创作中,并没有原创乐曲,同人原创乐曲,东方Arrange分开来创作的感觉。我感觉是在岸田教团的所有活动中才诞生了『MOD』。我也帮忙混音和Arrange了自己的音源,「和钱无关来交换技术吧」,于是『MOD』算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工作。

――――

 充满着岸田教团和东方的关联以及岸田先生火热的想法的中編。到后篇终于要迎来草野女士的回合了!(笑)在后篇中会询问二位的音乐Arrange理念,还请期待。

被说「东方时代」真的让人很火大。岸田现在也认为「东方Arrange活动是最重要的」――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草野華余子 对谈(中篇)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