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2021/07/14

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红莲华」作曲者・草野華余子 对谈(前篇)――追求同一个目标的完全相反的二人的音乐的根源到底是?

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红莲华」作曲者・草野華余子 对谈(前篇)

 从2005年就开始在东方Arrange领域活跃的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以下简称岸田教団)的总帅・岸田。他所信任的其中一位音乐作家作为去年LiSA所歌唱的大热门曲「红莲华」的作曲者而为世间所知的作曲家・草野華余子

 实际上草野在2017年被岸田教団的歌姬・ichigo邀请以编曲者和吉他手参与以「大人的东方Arrange」为主题的「ONSEN PROJECT」。在岸田教团2019年发布的『MOD』中以编曲者身份参加等等,她在东方Arrange领域也在发挥才能。

 长年通过ichigo为中间人而成为朋友的岸田和草野,为何这二年忽然变成了商业合作伙伴/音乐作者伙伴。通过全三章的文章,我们一同出发去探究他们二人的创作脑。

岸田(きしだ)
2005年开始以个人社团「岸田教団」的身份推出东方Project的Arrange CD,制作原创乐曲。2007年为了出演东方Arrange Live「Flowering Night」,结成了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社团。几乎负责包括作词・作曲・编曲・后期等所有与乐曲有关的工作。以东方Arrange活动为主,也与唱片公司有工作上的往来,领导着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的活动。

草野華余子(くさの・かよこ)
大阪出身·现住东京,创作型歌手,时不时客串下作曲作词家。3岁时就开始学习钢琴和进行声乐训练,中学时受到了J-ROCK乐队现场演出的冲击,18岁升入大学的时候开始了乐队活动。乐队解散后,2007年开始以「kayoko(カヨコ)」的名义开始活动。加上自身的活动,她的曲子的力量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以为LiSA提供乐曲开始,她为许多艺术家河动画作品提供了乐曲。2019年后将活动名从「kayoko(カヨコ)」改为本名「草野華余子」。

岸田对我说「你的打鼓毫无灵魂」,我就以我自己的方式回击他说「曲子太无聊了!」(笑)(草野)

――我想这次对谈也能看到二位作为创作者在东方以外的活跃场景的一次对谈。

岸田:
 要是说东方以外的话,估计華余子是要比我厉害得多(笑)。

草野華余子(以下简称草野):
 别别别(笑)。我可是觉得今天是东方Project专门媒体的对谈,抱着很新鲜的感觉来到这里的!(笑)

岸田:
 以前可不是这样的……真的变得很厉害了……!(笑)

――(笑)。二位相识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吧。

草野:
 已经快6,7年前了吧。但我是去参加CM的宅,我知道岸田教团是通过动画的宣传曲认识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觉得岸田先生是个超恐怖的人(笑)。

岸田:
 我们是在我家的歌姬ichigo开的企画,召来一大堆朋友开Live的时候第一次见面的吧?分島花音啊,華余子啊和ichigo一起在那里欢闹,在我的视角来看我当时觉得華余子是个完全弄不懂是什么人的家伙(笑)。

草野:
 就是ichigo的朋友中的一人的感觉吧(笑)。那是我向LiSA提供「DOCTOR」(※收录在LiSA的第二张专辑『LANDSPACE』的乐曲。发布于2013年10月)之后的事情吧? 提供「シルシ」(※LiSAの第七张单曲。发布于2014年12月)的事情定下来后,Sony Music内的作家事务所向我搭话「要不在我们这儿活动?」后,就赴京工作了。

 岸田先生和我那时候就是在Twitter上会回复和聊天的级别的朋友,第一次被邀请去参加活动的时候(※2015年秋天举办的「快看过来 (φωφ)!JAPAN TOUR(ごちデス(φωφ)!JAPAN TOUR」))岸田先生はやぴ~先生(※译者注:岸田教团的吉他)跟我搭话「好像在写什么正经的J-POP嘛」……呜哇,好可怕! 脑海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回话「非常感谢」(笑)。

岸田:
 在那之后,在ichigo的结婚典礼上交换了联络地址是在2年前的夏天。

草野:
 在结婚典礼那天,我们俩交换了音乐Demo。然后岸田先生就跟我说「你的打鼓毫无灵魂」,我就以我自己的方式回击他说「你的曲子太无聊了!」(笑)。

岸田:
 对对(笑)。我们还异口同声「确实!」。

草野:
 我们所擅长的领域不同,自那以后就开始了关于音乐的讨论――讨论音乐就变得像日常一样。

岸田:
 讨论着讨论着就变成了「要这么说的话那你来干啊!」的流向,我对華余子说「给这个作曲啊!」把鼓点发了过去。就发回来一曲「要是这样的话这里的鼓点要改成这样!」―。

――考虑到时间,难道这里说的是「Reboot:RAVEN」?

岸田:
  对对! 「Reboot:RAVEN」就是以这种局面开始然后3小时就完成了的曲子(笑)。和華余子合作的话用这种方法能以非常高效率地制作出好曲子,为了重要的时候我温存着这么一支力量(笑)。

草野:
 现在我们也经常互相交换Demo,听取对方的意见。我给岸田先生送来的Demo给予「虽然这也不错,但让我来的话我会这么处理」这样的回复意见――这一切都是为了制作出更好的作品。能如此率直地交换意见地作家同伴真的很难得,不用为对面着想……不如说要为一个第一次见面就直言「你的作品听上去卖不出去」的家伙着想什么啊!(笑)。

――在这二年间发展成了深厚信赖的关系。在这之前还是以ichigo为中转的朋友的朋友。

草野:
 是。Ichigo教会我东方Project和音乐的二次创作的种种知识是从ONSEN PROJECT开始的。

※ONSEN PROJECT:
岸田教団&THE明星ロケッツ的歌姬ichigo所开创的 “大人的东方Arrange企画”。唱歌和作词是ichigo,插画和设计由分島花音负责、编曲和吉他和和声由草野華余子负责。2017年发布了东方绀珠传Arrange专辑『SUI-TEN』,2018年发布了以“完全男朋友视角”为主题的专辑『ORIENTAL-GIRLFRIEND』。
https://note.com/ichiringo/n/ne3394183d052

岸田:
 东方的文化就是像这样从朋友向朋友的朋友传播,像液体一样扩散开来。跟宗教一样(笑)。

草野:
 (笑)。毕竟ZUN先生是神主,岸田先生是教团的总帅。

岸田:
 东方作为总部很宽松,所以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教派(笑)但要是不抱有足够的敬意也是会被赶出去的哦!

只能放弃成为工程师,变成一个艺术家了(岸田)

――草野小姐的音乐的根源,是自5岁后的10年间,一直为妹妹而作曲,能详细地谈一谈这其中的背景吗。

草野:
 因为亲戚里有音乐兴趣的人很多,家里面有风琴,钢琴,古典吉他,我也从3岁开始就学习钢琴了。接触到古典音乐的机会比较多,我特别喜欢歌谣曲的唱歌节目、记得当时在电视中放过1次的曲子我就能记下来并唱出来。我想那时候我就有了对音符的爆发力吧。因此为妹妹送了几十上百曲作为礼物,就是我作曲的开端了。

岸田:
 就用着这些曲子用玩偶玩音乐过家家了吧? 单听这么件事我就觉得这家伙超糟糕了(笑)。浑身上下散发着绝不走正道的气味(笑)。

草野:
 5岁的时候就给玩偶写了12首曲子,很糟糕吧~……好像父母都担心我(笑)。

――您是也会画画吗?

草野:
 因为参加的是美术部所以也有推出过同人志(笑)。这和作曲也有相关,我会将看见的景色变成音符,将感情化为旋律。考虑着「要怎么将春转夏的风的味道的变化化成符号呢?」,然后从中得出最适合的回答――我就是用类似这样的手法推动着我的作曲。和岸田先生完全相反。

岸田:
 我基本上对这种事情不怎么感兴趣(笑)。我本来就不是想要当作曲家的。

――欸,是这样吗。

岸田:
 我本来是想当音频工程师的。我家的父母也都是做音乐的,父亲是古典系的音乐家。我也因此接触到了乐器,但是我对作曲和编曲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不管作为工程师的技术有多好,没有曲子就没法工作。一开始还是会去找想要混音和压制的人,但是要去找人特别花时间觉得很麻烦。那还不如自己作呢――于是就开始创作曲子了。

 所以对我而言,我作曲的开端是尽可能的快地作曲,尽可能轻松简单地作曲(笑)。但是干了不久乐队之后也逐渐意识到「搞不好我比我想象中还会作曲。自己创作的意义原来是这个啊」。这和想成为小说家的人变成了漫画的原作者,想成为漫画家的人去画插画是一样的。

草野:
 还有想成为创作型歌手结果变成了作曲家的人类(笑)。

岸田:
 对对,就是这样。只能放弃成为工程师,变成了艺术家。

草野:
 就像能作曲的人所创作的音像和声音能很好地利用该利用的乐器一样。岸田先生不仅会作曲,还会演奏乐器,出演在舞台上,所以才创作出这样的音像吧。

岸田:
 是因为有干过乐队的人,能明白在乐队中演奏的时候声音的真实质感和空气感,制作CD的时候就会考虑如何将这些东西都塞进去。

草野:
 给LiSA提供的「红莲华」也――。

岸田:
 出现了! 「红莲华」!(笑)

草野:
 别啊! 是为了好理解才提这个的!(笑)

听着东方的旋律觉得「这不很合适嘛」(草野)/因为东方的音乐「离自身很远」所以喜欢上了(岸田)

草野:
 「紅莲华」旋律本身是令人怀旧的歌谣曲,但是作曲是16bit,在曲子背后又加入了可以让人感知到的东西和令和的香味,是以老少男女都可以享受为创作概念而创作出来的。我是以日本人的角度吸收了欧美音乐的要素,而岸田先生则是将欧美音乐类型的东西转换成了日本的东西。虽然目标是一样的,但是前往目标的路大相径庭。

岸田:
 很日本人的歌谣曲那种东西,是在我所能理解的层次之上的存在啊。

――岸田先生所创作的原创曲感觉非常美国的会比较多。

草野:
 这样的人在干非常和乐的东方音乐的Arrange就很有意思。我在ONSEN PROJECT中第一次创作东方Arrange的时候,感受到了东方的旋律和我体内的旋律的感性有着相当高的亲和度。想着「这不是很合适嘛?」。经此之后去年又一起合作推出了『MOD』,感觉到了(东方的音乐二次创作是)自一个自己能完全发挥自己的领域。。

岸田:
 我则是反过来,觉得东方的旋律离我特别远而喜欢上了。创作不出够日本人的旋律啊……这问题一直都困扰着我(笑)。使用ZUN先生的旋律创作就能表达出自己所没有的东西,这是我做东方Arrange最大的感触。但是原创的话就只能留下很鲜明的自己的印象,「东方Arrange更好啊~」经常就自己和自己们争论起来(笑)。

草野:
 自己说出自己们这词了(笑)。

岸田:
 原创可以靠自己的感觉去做,就有着单点突破的优点,做东方Arrange的话就能利用他人的力量,加入色彩感,情报量更多。

――那么开始做东方Arrange也是因为考虑到能在创作中加入「自己所没有的要素」吗?

岸田:
 不,开始做的时候完全没考虑过这种事情。在东方真的流行之前,『东方永夜抄』推出之前,看上了那要火起来的早期特有的热量。当时有着我们这一代核心阿宅怎么可能不接触东方的势头。有着被时代推动的理所当然的感觉。在第一回例大祭举办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着手弄东方Arrange了。只不过对于住在福冈的什么都不是的我而言,就连去例大祭的钱都没有。

――那么想必您玩原作的时间很长了。

岸田:
 当然。『永夜抄』是我玩的第一款东方游戏,永夜抄推出的时候「近期又会推出新作哦(『东方萃梦想』)所以我们来玩东方吧」被朋友这么邀请了。那时候我在创作SE游戏的二次创作音乐,我的朋友都在做东方Arrange,于是我也顺着潮流开始做东方了。

草野:
 2004年啊……我那时候正准备入职(笑)。这时候岸田先生就已经前往东方的大海洋了。能考虑到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一点我觉得很厉害。

岸田:
 不不,当时的Arrange CD完全称不上「发信」,是更加轻松的东西。参与创作的人们也完全没想过靠这个出名,不如说同人CD也根本不是什么能买得很火的东西。东方开始流行的时候,也还完全不是二次创作CD能卖出去的时代。「做东方Arrange就能卖出去哦」什么的,谁都没有考虑过。

草野:
 老前辈啊~。

岸田:
 比我资历更老的还有很多哦。有『红魔乡』组、『妖妖梦』组和『永夜抄』组三大老资历组、我是『永夜抄』组所以是这帮老资历里面最不厉害的(笑)。毕竟作品也变得越来越流行,在这3作种『红魔乡』是最硬核的,『妖妖梦』中能初见端倪而『永夜抄』就算开花了――这是神主有意识的设计吗? 有一点那种一瞬间开阔开来的那种感觉。

 我本来也是在街机里面打STG的人类……不过并不像(beat)马里奥先生那样那么擅长STG(笑)。玩家之中也是分擅长和不擅长领域的。果然在同人游戏的世界里强度也是分等级的(笑)。

――――

 在前篇中,充满了岸田和草野相遇以及二人创作音乐的根源,又谈到「红莲华」等内容。在明天公开的中篇中,会以岸田教团和东方Arrange的关系型岸田先生的想法为中心。

岸田教团&THE明星Rockets・岸田×「红莲华」作曲者・草野華余子 对谈(前篇)――追求同一个目标的完全相反的二人的音乐的根源到底是?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