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可能会成为幻想,但也正因此这个游戏才有趣」――名为空想饕餮的游戏(后篇)

名为空想饕餮的游戏(后篇)

  •  刚欲同盟的头领·饕餮。在前篇,我们提到根据饕餮的出典的信息以及原作中所提供的情报,诞生出了空想饕餮这一游戏。

由粉丝所创造的强烈幻觉——名为空想饕餮的这一游戏(前篇)

 在后篇,我们采访到了创作空想饕餮的同人社团「東方幕府」的ほおずき老师,来谈一谈空想饕餮。

 

「虽然可能会成为幻想,但这个游戏也正因这样才更有趣」

――在鬼形兽颁布后,最早提出「空想饕餮」这一词语的我想就是ほおずき老师,在那之后您又开始创作空想饕餮,能问问其中详细原因与契机吗。

ほおずき:

 其实我是先画了这张画,然后为了说明这是什么角色,提出了「空想饕餮」这个词语。

 契机的话,就是因为饕餮明明只是个只有名字的存在,原作的情报却特别多,再加上,当时有「鬼形兽奖励关卡」这一妄想吧。

 在鬼形兽本篇,骊驹和大鹫灵都提到过饕餮,袿姬和吉吊也知道大鹫灵是来自刚欲同盟的。与以前的只有名字的角色相比,提到的情报更加具体,可以推测出人物的为人,自然而然地就开始想象起其外观和举动。

 鬼形兽奖励关,则是我自己的「鬼形兽会像妖妖梦Phantasm一样,在EX之后还有关卡,这个关卡BOSS就是饕餮」的妄想。我也很喜欢骊驹和吉吊,所以就想着「要是有这么一关的话,没准两人会一起出来当道中BOSS……。然后关底就是饕餮」,于是就开始动手画立绘,就是之前推特上的那张画了。不仅设定了外观甚至还考虑了符卡名,空想饕餮这一套设定就是这么诞生的

――是因为在鬼形兽阶段就已经透露了足够多的情报,所以才更容易根据原作进行合理的想象吧。
 您也创造了具有非常多原创要素的东方架空园(※1),这样的创作活动我想和空想饕餮的想法有类似之处。是您的创作经历成为了现在创作的基础吗。您是否有被「还未登场的,饕餮这一设定上的角色」这一想法吸引?

(※1)东方架空园
ほおずき所创作的东方二次创作作品。是一部设计上会让人以为是原作剧情的,有自己设计的BOSS角色登场的,原创要素非常浓的作品

東方架空園(体験版)

ほおずき:
 嗯,我想是有成为这次创作的基础。东方架空园的创作是以「并不存在的东方原作STG」为轴心,创作各个BOSS和符卡的作品。前面所提到的「鬼形兽奖励关卡」这一不存在的关卡和空想饕餮,和架空园挺接近的。

 饕餮虽没有公布外表,但已经说明了种族是「饕餮」,就想「现在自己就能想象出饕餮这个角色的外表……」「饕餮的话有角和饕餮纹,很容易就能想象出外表……」。

饕餮紋(文) | Wikipediaより引用

 不过,无论是架空园还是空想饕餮,都不是出于「想要创作原创角色」的理由才创作的。

 这些作品想要表现的,终究还是「在原作STG中登场的BOSS角色」和「根据原作情报而推测出的饕餮」。目的是让自己以为「这些原来是在东方原作的世界里存在的啊」。

 虽然说还是原创角色啦。

――是以原作的延长线这一想法为中心思考的啊。您在鬼形兽发布以后,积极创作吉吊和骊驹的CP,能告诉我在您心目中这些既存的角色和饕餮的关联性吗?
 您说「根据原作情报而推测出的饕餮」,有没有思考过比如「吉吊和骊驹是这样的服装和性格,所以饕餮就这样设计吧」,塑造角色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和另外两位组长的对比

ほおずき:
 我自己的话,确实有妄想过很多关于吉吊,骊驹,饕餮三人之间的对比。

 骊驹说过「吉吊会想办法做点什么的」,以及吉吊对骊驹的部下野狼灵说过「真是可靠!」。把这二人之间的感情放在一边,从这里能看出二人互相之间对对方有着很高的评价。但是提到饕餮和刚欲同盟的时候,骊驹说「是个很糟糕的家伙」,吉吊说「我相信你不只是嘴上说说」大概这样的坏话,能看出来两人都不太信任饕餮。

 骊驹和吉吊和饕餮,在鬼形兽中是为了打败同一个敌人而合作的同等关系的三人,但我感觉上骊驹,吉吊,饕餮三人是有意识地区分开来的。

 从这一点出发,我就在想饕餮是否对骊驹,吉吊的势力有什么意见。于是画空想饕餮的时候,就以被二人抛弃而愤怒的感觉创作出来了。

 在空想饕餮的外观设计上,比起骊驹和吉吊我有意凸显了黑社会老大的要素。因为刚欲同盟被提到非常虚荣,所以想象到饕餮会是个很注重外表的人。因此我给饕餮的衣服和衣襟都加上了华美的装饰。这样设计的话,和没什么不良要素的骊驹和吉吊粘在一起的时候,大概就能产生「虽然打扮得最好,却是最没品味最虚荣的家伙」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有没有好好传达到……。

 考虑到吉吊与骊驹的关系,我觉得饕餮的立场非常独特,也很有意思

――各自的组织之间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在服装上,也根据虚荣的特性而设计了豪华的服装,与骊驹和吉吊二人有明显的区分,有一种既非专于力量亦非擅于战略的属于饕餮本人的个性。
 最后,请您向读者传达一下「空想饕餮」这一别具一格的创作魅力。

ほおずき:

 给只有文字设定的角色赋予具体的外观设定,在二次创作中已有传统,对饕餮的创作我想也属于这种创作的类型。不过,饕餮的独特性就在于她对故事的影响莫大,与在原作中已经登场的两位组长处于同一等级上的超强存在感。

 和其他两位组长一样,饕餮可能也是性格上有着特别的地方,也会放弹幕的幻想少女,空想饕餮就是直接将这样的幻想转换为了现实存在的创作,我想空想饕餮的创作的魅力正来自于此。

 在东方刚欲异闻里,真正的饕餮就将要登场,这一切空想饕餮的创作都可能将成为幻想。但也正因如此,这个“玩沙”才更加有趣

 

享受「推测」的魅力

 空想饕餮的趣味,正是在思考「推测」的趣味上吧。就像想象藏在云后的月亮一样,想象还未现身的人的姿态一样。那正像ほおず老师所说的”玩沙”这个词语表现的那样。沙总有一天会崩散,但那用沙做出来的城堡却会留存。

 以「推测」为趣味宗旨的空想饕餮,可能实在是再东方不过的”游戏”。

 最后,本次接受采访的ほおずき老师也报名参加了例大祭。也将在本次例大祭上颁布新刊,有能力购买的人请务必购入(算上这一本ほおずき老师画的吉吊早鬼本已经有六本了)。

 

翻译/皇之子龙

「虽然可能会成为幻想,但也正因此这个游戏才有趣」――名为空想饕餮的游戏(后篇)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