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2020/03/09

「中国的东方热火朝天」是真的吗? 8月举办的「上海THO」1万字游记

前往第十次上海THO现场的作者,对中国爱好者的所见所感

 

 「现在,中国的东方正热火朝天。」

 若是这几年都在跟踪东方动态的人,大概都听说过这句话。
可能是从画面另一端的某个社团那里听说的,
可能是因为在例大祭中擦肩而过的人群里中文比例上升而感受到的,
可能是从参加了中国活动的社团的作品的后记中了解到的,
也有可能是看到在推特上划过去的神仙作品,作者的个人资料是用中文写的

 「但是,就算厉害了那还是中国啊。」「和日本的东方没关系吧。」
 一般的话都会这么想。毕竟我们住在日本。写下这篇文章的笔者,在8月上旬,踏足中国大地的前几天仍是这样想的。
 而2019年8月17日,站在那个场馆看到现场的我一定会断言。

 「中国的东方,现在“最为”热火朝天。」

 前往了现场的我能够明白。就算跨越了国家与大陆,在问有什么不同之前,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东方爱好者」,完完全全是同一类人。
 我能在那一天,那一刻,站在那个会场,真是太好了。
 在大海的另一端有和“我们”一样的东方爱好者,同样因「东方」这一要素而狂热。这份热量,甚至能够匹敌我们已经过去的「狂热与混沌的时代」。从大陆吹来的热风,现在毫无疑问,正在跨越大海席卷日本。
 让正在阅读这篇报道的你,了解到自己正身处这“狂热”的领域中,就是我的目的。

 

 这篇上海东方游记,将会向大家讲述2019年8月举办的上海THO(东方Only活动)的概况,2019年中国东方领域的动向,以及日本与中国(上海)同人文化的差异,并回答「中国的东方界真的热火朝天吗?」这一问题。

 这篇文章,献给对现在中国的东方活动完全没有兴趣的你。

名为上海的城市,与在此举办的东方活动

 在过去的2019年8月17日,「第十届 上海THONLY 东方滴星盏」在上海跨国采购会展中心举办。上海THO(ToHoOnly的简写)一年举办一次,今年迎来了第十年的重要节点。
 中国的各个城市都会举办「地方东方THO」,上海THO在这其中规模最大。

 

 为什么不是首都北京而是上海?
 北京是国家・政治的中心,而上海是经济・流行的最前端。夜晚,原色LED填满了每一处黑暗,以年甚至月为单位,这座城市持续升级(作为旅行时的一个插曲,同行的采访人员在一年前去的「A货街」,这次再去的时候大多已经变成销售正规商品的商铺了)。总而言之,上海这座城市节奏异常的快。
 在这里举办了
最大规模级别的同人活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著名观光景点,上海豫园。早上来的时候只是普通的庭院和历史建筑,到了晚上就变成了绚丽的LED灯光秀,简直就像RPG里的恐怖地牢一样。

 中国各地的THO,都有各个城市自己的特色。根据当地风情、本地人的爱好、主办方的想法的不同,活动形式也会大相径庭。这一点上和日本一样(就像例大祭和红楼梦的特色不同一样)。

 要说上海THO的特征,就是从第7次开始并行举办的大规模东方同人音乐LIVE。LIVE在近几年还邀请了日本的社团。今年有6个社团参加了LIVE。
 其中一个社团「凋叶棕」,不论国内外都是第一次登上LIVE舞台。引起粉丝们骚动的场景,现在依然令人记忆犹新。笔者本人也是听说凋叶棕将要登上LIVE舞台,便提出要前往采访的其中一人。在网络上看见参加报告的时候真的十分震惊。(反过来想,顽固地不参加日本的LIVE的凋叶棕,在上海第一次走上了舞台,确实有一种很“凋叶棕”的感觉)

活动前日入场,会场大到惊人

 8月16日。我作为采访队伍的一员,成功在活动前一天进入了会场。
 在到达后的第一个感想,就是会场真的很大。再怎么说,也不像在海外举办的“日本游戏”的“同人展会”能有的大小。
 

 内部有16000平方米的室内展示大厅,大厅中央是配备了LED显示屏的大型舞台。大厅入口有金属探测门,会场当天配备了30人以上的保安。

 向主办方身边的工作人员打听后得知,这里的保安数量是“最低限度”的人数。在氛围上比起说是“同人志即卖会”更像是“展示会”。

 这片广大的会场中,对应参加社团数却只准备了182个摊位。乍一看是比东京国际展示场的西1大厅更大的面积,却只有182个摊位。按理来说应该得有Comic Market的1/3到1/4才对吧?

这中间空无一物的地方就是「通道」。
有LED大屏的舞台,还有保安。是同人活动中很难看到的风景。

 因为在中国的消防法里,展示会里要有1/3以上的区域保持空旷。主办方存在一个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可以感受到「在中国举办同人活动」不能使用在日本通行的方法所带来的艰苦。

 虽说有这种理由,这样宽广的会场总不可能被人填满吧。我抱有的这种肤浅想法,在第二天早上就被击碎了。

开幕,对他们来说「无可替代的东西」

 8月17日。上海THO,即卖会当天。
 一大清早开始,就有大批的爱好者们逼近会场。
 接近35度的高温,直射的阳光中,爱好者们翘首以待入场的那一刻。队伍最前列的参加者,在凌晨4点30分就到达会场了。
 目的是「买到喜欢的社团的CD」。

 会场的大门总算打开了。
 
人们涌向各自的目的,会场被热烈的气氛包围。开场不到30分钟内,大家都在热烈地传达自己的「喜爱」之情。

 进入会场后最先引人注目的,是在参展的日本社团前排起长队的人们。日本社团的摊位集中在进门后左手边,在开场的时间里左半边集中了大量的人群。

 果然对于中国的爱好者们来说,亲手拿到作者本人递来的作品这件事,是不可替代的宝物。我本人同样,在第一次参加例大祭时,从喜欢的作者那里拿到想要的一本同人志、一张同人专辑那一瞬间的快乐,我至今难以忘怀。从他们闪耀的双眼与收下「宝物」的表情,我感受到了和那时的自己一样的,满溢而出的感情。

 

 实际上,先前提到的社团「凋叶棕」在开场30分钟内作品便全部售罄,开始了即兴的签名会(而且,参加者都自发地带着色纸或者作品)。结果这场签名会,时长远远超过了完售时间,在1小时之后队伍依然在不断增长。

 一片盛况的不只是凋叶棕。社团「东方事变」带来的作品同样完售了。向社团成员直接搭话后了解到,这是他们第一次完售,不论是在日本还是海外。

 向第二天举办的LIVE主办方氧气询问东方事变在中国的人气时,得到了「(某种意义上)在小众爱好者间很有人气」这一回答。这样说非常抱歉,不过东方事变这一社团,虽然以实力派摇滚社团而闻名,但知名度还没有高到能成为国内谁都知道的超人气社团。

 但是,在中国就不是「听说过」的程度,而是「有人气」的社团。所以才能在中国做到第一次完售。这正是中国爱好者的热情,「想要了解自己喜欢的事物的心情」强烈到跨越了国界的证明。

例大祭摊位同样出展了。后面就是日本社团的摊位,但因为人太多了无法靠近。在这个距离拍照就是极限了。

 逐渐入场的爱好者们,大家都是同样的年轻。以高中生到大学生为主,男女比例约为9:1,男性占大多数。以我个人的印象来看,黑发居多,戴眼镜,头发偏短……有很多让人抱有亲近感的爱好者。

 东方在中国广为人知是在2008年。经过了10年以上后,已经发生了一次世代更替。向现场的参加者们提问得知,在这两三年之内知道东方的人居多(主要在bilibili弹幕网)。在初中时就知道了东方,但没法前往活动,在成为了高中生或大学生后今年终于能来参加活动的人也有不少。

 2002-2006年间,东方Project作为「在PC上能玩到的优质弹幕游戏」的知名度更高,正是所谓黎明期。到了Niconico动画出现后,被二次创作,特别是音乐吸引的“新人”逐步增加。这样一种曾经的日本东方爱好者的发展方向,和现在中国的发展十分类似。

 他们都是住在上海周边的吗?不是的。问了几个参加者,也有从苏州市(上海旁边的城市,但因为中国很大所以差不多是日本横跨一个县的距离),杭州市(比苏州更远),济南市(比从东京到大阪更远)来的人。这份热情,与远道参加例大祭的日本全国的东方爱好者的热情是同样的。一年仅有一次,年轻的他们来到上海THO,将一切寄托在充满了自己最爱的东方的活动上。

即卖会上,熟悉与全新的风景

 上海THO不仅仅是即卖会。
 首先是游戏展示摊位。这是今年第一次举办的活动,不仅有中国的游戏社团,还有日本的游戏社团与游戏发行商参与。摊位上展示了7个来自日本的游戏,可以在现场进行试玩。

 前段时间在Steam上开启抢先体验的「幻想乡萃夜祭」,在这次活动上进行了首次可试玩的展示。中国的爱好者们也看到了开发者お茶煮先生在推特上上传的开发中视频,在开场后4个试玩台便被人群淹没。他们也同样在期待着这款游戏的完成吧。试玩没有一刻停歇,一个人在游玩的同时有五六个人围着观看。尽管游戏时长仅有15分钟,玩家们在撞掉了1条命之后就会对后面的人说「帮我打」之后让出手柄。往年街机厅的风景在这里展开。

「幻想乡萃夜祭」「幻走Sky Drift」「3rd eye」的试玩摊位,永远是人山人海,直到结束前依然是这样的感觉。

 还有将各个地方的THO集合在一起的摊位。出展的地方THO的数量,竟然有近20个。上海THO已经举办了10年这一事实令人震惊,而中国已经存在这么多的东方活动了。

 各个摊位上贴着开催时的海报,海报上东方角色前往各个地方的著名史迹的图画,简直就和日本的地方活动一样!可以感受到,「中国的东方,已经不是仅仅在大型城市圈掀起的潮流了」。

 

 然后是配备了大型LED屏幕的舞台。

 从东方原作的分数挑战大会等例大祭上也会进行的活动,到「以东方为题材的漫才大会」等日本国内闻所未闻的活动,在这里举行了各种多才的文娱活动(很遗憾因为语言的障碍我没法好好享受)。

 调动全场气氛的是答题大会。大会在舞台边上的摊位以测试的形式进行预选,成绩优异者可以参加舞台上的决赛。问题在大屏幕上展示,因为是汉字所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理解意思,但每一个问题都十分棘手!就算写成日语,恐怕我也没法好好回答上来……

【专栏】中国玩家不用手柄

我也想买东西

 过了正午,上海THO也过了一半,会场里充斥着结束了战斗,坐在走廊上,包里塞满了“战利品”的“战士们”。我因这与日本即卖会别无二致的风景而感到了些微的安心。

 看到这一场景,我也开始想要加入他们了。我想要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想到摊位上说一句「请给我一份」。但是,我不会说中文。我没有掌握能为了交流而使用的言语……但就算这样,也只能上了!

 因为我想要眼前的同人志!

 

Excuse me!I’m Japanese!
 This!(指着想要的东西)

 This!(指着想要的东西)
 This!(指着想要的东西)Please!!!

(顺便一提这个时候,同行的翻译并不在。因为是休息时间)

 学生时代稍微学过的一点中文日常会话已经完全忘记了,就算在英语圈也行不通的粗糙对话……到底能不能行呢?

 

「啊,可以说日语的。」

 

 我忘记了。说到底这里是东方的即卖会会场,东方是日本的题材。特地选择海外的题材进行研习的御宅族,肯定够“强大”的了……

 但是,在无依无靠的异国土地上能够使用日语,这让我宽心不少。

 

 事实上,上海THO的会场中,对面有五到六成的可能性能听懂日语。特别是工作人员,绝大多数都能用简单的日语对话,这让我十分吃惊。

 经常出现社团里正好有一人能能听懂日语的情况,也有听不懂的情况。但是大家都非常的亲切,在交换上几乎没遇到什么困难。

 既然如此,那在上海的大街上说日语也没问题……并不是这样的。上海的街上,不说是日语了,英语也没法通用。用即卖会上的语气在路上去搭话是会有惨痛教训的,这点还请注意。

 这一层面上,作为在上海「能说日语的地方」的THO会场,是非常珍贵的地方。这里能让人安心不少。就算身在异国,也能找到故乡的感觉。

 没错,就算在中国,对因名为东方的同种「热爱」而连接在一起的我们,他们非常温柔。“同人”这一故乡,跨越了国界。

在现场从同人社团手上购入的作品,的一部分。中国的音乐CD与周边很多,而同人志比较少。插画本相对而言较多,但其中也有复数作者完成的、同时包含了漫画与小说的「合同志」。不如说在我印象里合同志更多。

【专栏】关于在中国消费

在中国,也有同样的人

 我注意到那片宽阔的通道上有大量人凑到了一起。凑近一看,才发现是一般参加者拿着小提琴与小号等等开启了一场「路边音乐会」。虽然聚起了很多人,但因为通道的宽阔,并没有对其他参加者和摊位造成障碍。

 对面是伴着「Bad Apple!! feat.nomico」的音乐,披着法披打着WOTA艺的团体。其中也有几人没有穿着法披,莫非是一时兴起加入他们的?

 然后是随处可见的Cosplay摄影。这里没有Cosplay广场。因为会场广阔,哪里都能见到拍照的人。他们直率地向Coser们提出请求,Coser们也十分乐于回应。这种能对异性搭话的率直,在日本的御宅族身上几乎不存在,我感觉有点不甘心。

快闪音乐会的现场。人们自然地集结到一起演奏原曲的样子,周围观众的欢呼声,正如「骚灵」一样。

 会场内的保安数量确实很多,也许会让人感到戒备森严。但是,自由度其实很高。会场的宽广会孕育出这样的宽容,非常有意思。

 以及,谁都没有归去。无论怎样都不会归去。大多数来场者,在闭幕之前一直停留在会场中。他们的心情大概是在这片除了东方爱好者以外没有其他人的空间里「让快乐沁入骨髓」。

 我见过这片风景。“东方活动,直到收场时间为止来场者都不会回去”这一共感认识,不止在日本通用,在中国也是一样。

 

 没错,完全一样。我们与他们,是同一类人。

 喜欢东方Project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时,无论身处何处都会发生同样的事情。谁都不想在闭幕时间前离去,谁都想在对东方的知识上拔得头筹,在拿到喜欢的作者的新刊时,谁都会喜极而泣。

 出身不同,视野也许确实会不一样。但是,在那片场地的他们和我一样,都是热爱「东方Project」的人们。

 

 在东方的初期,也有一段除了Comic Market以外「只有例大祭」的时期,那时的爱好者们对其倾注了全力。经历过黎明期的人们,看见中国爱好者这份同样的热情,可能会想「就像从前的例大祭一样」吧。

 因为确实如此。那里有自己喜欢的一切,那里聚集了许多热爱自己所爱事物的人。上海的人口约为2400万人(比东京更多),中国的人口约为14亿。那个会场中的数千名中国东方爱好者,不是在网络上,而是在现实中和自己的“热爱”与“同人”相遇。这是多么「无可替代的宝物」啊。

 

 他们热爱着东方。喜爱、热恋、爱到无法自已,所以才来到上海THO。这和我们前往例大祭与红楼梦的心情是一样的。各位在第一次前往活动的时候,也会回味「在班上只有我一人知道的东方,在这里有这么多人知道啊」这一事实吧?

 已经可以舍弃「中国的东方爱好者」这一称呼了,在这里的只有「东方爱好者」。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模一样。同样的人因同样的题材,散射出难以计量的热度。喜爱这一感情,是能够一瞬跨越住所、空间和环境的。

 只是碰巧,他们与我们爱着同一样事物罢了。同为喜欢东方Project的人类,正所谓「同人」。


「中国的东方,现在“最为”热火朝天。」

 在一开头我是这样写的。来到现场的我是这样想的。但是,在这篇文章的结尾,我想改变一下我的说法。

 

「东方Project,现在最为热火朝天。」

 

 

 东方的热量还在继续。

 12月7-8日,上海的东方活动再次开展。

 每年在上海举办的独立游戏展览会「Weplay」,设置了东方专区。这是在展览会的正中开展「东方同人即卖会」的企划,在展览会的中间设置了「社团摊位」。正是中国的电玩展。

http://www.weplaymore.com/blog/project-weplay-zun?categoryId=16301

 

 而在那里,ZUN先生竟然将会莅临现场。「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的主催,降临上海。

 ZUN先生本人也将出摊,并会将东方的原作亲手交到中国的爱好者手上。对于中国的东方爱好者来说,希望ZUN参加中国的展会可以说是夙愿中的夙愿。我想看到拿到东方原作,泫然欲泣的中国东方资深御宅族的表情。我想再一次看到,学生时第一次从ZUN先生手上拿到地灵殿体验版瞬间,那一刻的「我」。

 

 希望Weplay的现场报道,日后也能在公开在我乐多丛志上。我想在今后,将喜欢东方的「同人」铭记在历史上。

 

翻译 / 卡锅

「中国的东方热火朝天」是真的吗? 8月举办的「上海THO」1万字游记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