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
2020/05/12
unofficial

11/22(好夫妇之日)纪念 「3年后终于牵手」赶在与歌手あまね结婚的马里奥爆炸之前,我们已经打听到了东方同人丰富的历史

2016年11月22日的采访文章再刊登!

 2016年11月22日,ビートまりお和あまね在「好夫妇之日」召开了结婚喜宴和LIVE。自那之后经过3年,2019年8月ビートまりお氏在推特上,报告了あまね怀孕了的喜讯。

推文翻译:

报告

这次,あまね(@amane_ko)孕育了新的生命。母子都很健康。

很快就五个月大了,但是还没有安定下来,所以CM就让あまね休息了。

最近あまね休息的时间可能会很多,还有多指教~

 

 今天为了纪念11/22「好夫妇之日」,决定再刊登2016年的「电FamiNicoGamer(電ファミニコゲーマー)」上刊登的ビートまりお和あまね氏的采访文章

「3年后终于牵手」赶在与歌手あまね结婚的马里奥爆炸之前,我们已经打听到了东方同人丰富的历史

 「东方Project」(以下简称东方)这个名字,现在已经广为人知了吧。
 这个以同人社团「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制作的弹幕STG为中心展开的作品,在CM上以其独特的世界观博得人气,除却官方的音乐CD和漫画作品以外,还诞生了无数的二次创作作品。

2015年发售的东方绀珠传。(图片来自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官方网站

 在NICONICO动画建站后,在其黎明期与「偶像大师」「VOCALOID系」并称御三家。从「油库里」到最近的「Cookie☆」,以东方为源的网络词语也有很多。近年来的东方作品ONLY同人志即卖会「博丽神社例大祭」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举办的一大活动也不断成长。东方已然成长为庞然大物,成长为讨论日本的文化产业不得不提到的“一大派系”了。

 那么,在这样的东方之中,有一位从初期就开始在二次创作,编曲作曲推动东方二次创作的重要人物,他就是ビートまりお先生。不知道他名字的人,之中可能有很多听完以下曲子就会大喊「我知道!」。

 他所创作的『最終鬼畜妹フランドール・S』『Help me, ERINNNNNN!!』等等,是知道NICONICO的人必定都听过的二次创作曲。他也曾自己作曲作词制作过原创曲。作为歌手,也曾在ASL2008上与知名声优们同台,到了最近,还为PSO2供曲『ヨーコソ・アークス』,音乐活动的范围十分宽广。

 ……咳咳,接下来才是这篇文章的主题。
 实际上这样的ビートまりお先生最近,和与他一起活动的歌手あまね太太结婚了。「不知道诶!」,想必不少电Fami读者都抱有这种想法,但他们二人结婚的推特夫妻合计有3万转推,那一天在网络上的一角中引起了巨大的骚动,各种事件整理网站也记载了他们结婚的新闻,真是一起大事件。

 而且,ビートまりお还决定要在11月22日(二),召开结婚喜宴和LIVE同时举办的前无古人的活动COOL&CREATE LIVE PARTY WEDDING 喜宴あまねりお」。虽然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总之电Fami编辑部决定乘着这波风潮,现场直播这场结婚喜宴。

ビートまりお&あまね 结婚喜宴LIVE「喜宴あまねりお」直播链接
https://live.nicovideo.jp/watch/lv282117776

 所以,这次邀请到ビートまりお,请他在电Fami上谈谈他同人活动的经历。
 那音乐家辈出的BM98时代,00年代在CM上急速成长中巨大化到了外人无法理解的地步的的「东方」――从下面的采访中可以读出,他自己的活动史,正是00年后的游戏和同人文化的历史。

 顺带一提,在采访的最后不知道为啥ビートまりお的妻子あまね也出现了。两人从他们成为恋人的契机到结婚喜宴LIVE无所不谈,是粉丝的人请尽情期待他们的对谈,不是的人也希望可以一边想着「现充(ry」一边读到最后。

采访者/斉藤大地
执笔/森祐介
摄影员/増田雄介

——首先,恭喜您结婚了! 能在准备婚宴和LIVE的时候抽出时间接受采访,真的是十分感谢。

ビートまりお先生(以下简称ビートまりお):
 我也十分感谢。啊,虽然早听说「准备婚礼十分麻烦」,但没想到真的这么麻烦。要安排座位,还要安排穿什么衣服……不管什么都不得不事先安排要怎么做。

——而且还有LIVE要准备。不过在LIVE上还要「安排座位」这种还是第一次听说。

ビートまりお:
 是啊。我还和あまね吵「我知道这是婚礼,但这也是LIVE啊!」「不不不,我知道这是LIVE但这也是婚宴啊!」。最后就变成「啊,原来是这样对不起」然后和好如初了。

——啊……总之一边心里面想着「现充爆炸」一边开始正式采访吧(笑)。说起来,最近的东方粉丝真的很多人都才十几岁啊。大家不都在LIVE上笨拙地挥舞着毛巾嘛。

ビートまりお:
 确实,他们不怎么熟悉LIVE的样子很可爱。我有预感从他们之中又会诞生新的东方文化。不过,最近还会有小学生来LIVE,「该怎么办啊……」(笑)

——不过,这一事实还没有被多少人认识到吧。现在的30岁以上的宅很多人对东方都只有「东方啊,以前在NICO上看到过……」这种程度的了解,实际上在新世代之中已经有相当的人气了。

ビートまりお:
 在舞台上大喊「第一次来LIVE的人ー!」之后,有很多的人举起手来,使我惊呼「啊啊,真的假的!?」。这种经历不在少数。还有比如,YouTuber的HIKAKIN老师不是在小学生里很有人气嘛?我一直以为这种事情和我没关系,结果在例大祭上很多小孩跟我说「まりお老师,请您签个名!」,我就「啊咧咧?」。

——年轻的孩子们听到ビートまりお说的下流梗也很开心。

ビートまりお:
 您懂「Cookie☆」吗? 我虽然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小孩子们都以我知道这个梗的前提和我说话。

 

——真是个相当禁断的话题,不过直截了当的说就是「淫梦梗」了。

ビートまりお:
 那群Homo小鬼都是以一副「你当然知道的吧」的样子跑来跟我聊天的(笑)!这和以前哲学摔跤流行起来的路线一模一样。也有一些人是通过这些才知道东方的。

——这种路线啊(苦笑)。在这各类娱乐间的隔阂越来越大的世代,淫梦搞不好已经成为了阿宅男生们的唯一共同语言。当然,现在女高中生们也在用淫梦用语。

ビートまりお:
 已经完全嵌入了网络用语的体系了。

从音游「beatmania」开始的音乐生涯

——不聊淫梦话题了,今天我想听一下ビートまりお您和东方的历史的话题。首先,您是因为什么而对音乐产生兴趣了呢??

ビートまりお:
 其实我在高中之前和音乐一点关系都没有。最多也就是和母亲去卡拉OK唱歌。但是,高中时代我和去街机厅的的小伙伴们一起自称「街机部」,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喜欢游戏了。我喜欢STG的『怒首領蜂』,但是那个如果有高手在玩的话就要排很久的队。
 然后有一天我从朋友那里听说「好像出了一个可以成为DJ的游戏」,一局的时间很短,也很容易上手。

——是「beatmania」吧

成为了音游市场扩大契机的「beatmania」。(图片来自Wikipedia

ビートまりお:
 对,那就是我音乐生涯的开始。虽然现在回想起来,会有「真正的DJ才不会按按钮呢」的想法,不过因为beatmania而成为了音乐创作者的人有很多,这个游戏真的很厉害。在那之后也曾认真玩过『Dance Dance Revolution』。我还记得我在东北排行榜上打出了很高的分,「做到了!」

——难道,beatmania这就是您一直用的「ビートまりお」这一名字的由来吗?

ビートまりお:
 是啊。我和朋友想给当地的广播节目寄明信片的时候,热烈讨论了一番「名字取什么好?」。那时候我很喜欢beatmania,就在名字后面加上任天堂的马里奥,模仿北野武(ビートたけし)的名字格式,就变成了「ビートまりお」。不过是单纯的一时兴起而已。

——不过这样说来,您接触音乐的方式和以前的音乐家们接触音乐的方式完全不一样。正式开始作曲和编曲的时候有好好学习过音乐吗?

ビートまりお:
 不,完全没学过。
 沉迷于beatmania之后,我在网络上知道了「BM98」的存在。玩了BM98后不久,又产生了自己做谱面的想法,就开始做了。那是我高中时的事情。当时MIDI文化还在流行,初中的时候我就在小论坛上 收集了很多动漫歌曲的MIDI。我还记得那时候要取得作者本人的许可再去改编做谱面,作曲环境渐渐完善变好。

——哈哈哈。关于BM98有一些要补充的,BM98就是以音游「beatmania」为原型的模拟游戏。当时给这款游戏载入的文件就叫做BMS(Be-Music Source file),在网络上掀起了一股很大的风波。不过,能提到这么古老的东西很厉害啊。

ビートまりお:
 不不不,像我这样玩着beatmania玩着BM98然后成为音乐创作者的人,在我这个世代应该不少。
 世间的风气不是都在说「首先先学习音乐理论吧!」吗?我非常讨厌这个说法。经常有人问,「想要像马里奥先生您这样作曲是不是最好先学习一下音乐理论?」,我每次都回答「我觉得先尝试一下作曲是最好的」。NICO上面不是也有「音MAD」之类的作品吗,我觉得像那样作曲,是一个很好的音乐「入门」的办法。

――在学习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之前,不如先动手去做。

ビートまりお:
 我的话,第一次作曲是在大学的时候。因为是作的第一首曲,听上去总有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过的旋律的感觉,但现在想起来,也觉得那就是「ビートまりお的起点」。顺带一提,这首曲子现在也放在「COOL&CREATE」的网站上。虽然有我摸了更新社团网站的原因。那是首色情游戏的改编曲『-雫- True “dAncing” End』

——您在阿宅里面是混什么圈的,我现在很明白了(笑)

ビートまりお:
 那么你也明白我为啥热衷于上网了吧……毕竟是男高中生啊!!

 作完第一首曲子后,当时有个「Re-Rise」的网站,一个投稿动画或者游戏的改编曲的音乐网站。我把曲子上传到了那里。网站上有「金·银·铜牌」几个评价等级,还可以收到评价者对曲子的感想。投稿了以后,我拿到了挺高的评价,也第一次知道了自己做的东西被人评价会这么开心。
 在网上有个排行榜,有个能收到评价的地方是很重要的。跟NICO的播放量涨了差不多一个感觉吧。涨了之后就会有「不断制作下去吧」的想法,我也因此坚持继续作曲。后来有一天,我投稿了一首在Re-Rise比起以前任何一首曲子评价数都要多,金牌数都要多的曲子『約束-HappyHyperStarmiX』。我自己也觉得「这曲子话弥漫和谱面都很好啊!」,这让我非常自信。现在我也相当自豪。

BMS是什么

——我还再想听一下您谈谈BMS文化的事情。在那之后,从BMS里也诞生了数位知名的Vocaloid创作者。现在的年轻人只知道「NICONICO动画」建站以后的用户原创内容历史。打个比方,既然有现在很多知名歌手都出自2ch的卡拉OK版,早期的游戏实况是在网络广播之中成长的历史,实际上,原创作曲文化,也有BMS这一「史前史」吧。

ビートまりお:
 那时候,有很多初高中生喜欢BMS文化吧。总之,我高中的同班同学到了Cranky先生出新曲的时候,全都会高喊着「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地兴致高扬起来。

——Cranky先生真厉害啊。不对,可能只是因为您周围的都是些核心爱好者……

ビートまりお:
 不不,这样的人全国都有不少吧。
 只是,当时有电脑的人很少,还要上网下文件,解压ZIP,还是相当有难度的……顺带一提,当时的BMS内流行「要是文件大到一枚软盘装不下就会被人讨厌」的说法。「1MB以上的文件那是不可饶恕」之类的。不过,在这如此凝缩的空间之中却有着一方广阔的天地。

——当时有像「虽然还是地下文化,但是这里有全新的音乐啊!」一类的热情吗?

ビートまりお:
 我的话,只是一心做着游戏曲的改编曲,只想着「好喜欢这个动漫曲,这个游戏曲也不错」之类的,属于「意识比较低」的人(笑)。原创的人多是「意识很高」的人,流行高格调。
 当时BMS的投稿网站有两大巨头,一个是我投稿的,以动漫·游戏改编曲为主的「Re-Rise」。另外一个就是原创曲投稿比较多的「Club Stubborn」。这个「Club Stubborn」的人们,现在也仍热爱着BMS,老人们聚集在一起就会热烈讨论起这个话题。

Club Stubborn的主页的记录

 不过,可能确实曾经有这样的热情。毕竟是能无比轻松制作音乐,享受制作音乐的时代。发源于街机厅「音游」的BMS竟能发展至如今这么大的规模,真的很厉害。现在看到当年的BMS创作者站在舞台的灯光之下,我再次觉得「啊啊,那个时代是正确的」

——当时有名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ビートまりお:
 有各种各样的人,不过我最憧憬的人果然是Cranky老师吧。
 他打破了刚才说的不允许1MB以下的文件存在的潜规则,追求着最高的音质。真帅啊。真的,他新曲公开的时候就像「Cranky的曲子来了!」似的进入了祭典状态。他圣诞节限定曲子公开的时候,我也待机在电脑前准备第一时间下载。
 也有很多人在当时创作了许多帅气曲子,现在也还在活动。sasakure.UK老师就是那时候一直活动到现在的人。憧憬的人真的有很多。

——不过,ビートまりお您也很明显是那些名人之一吧。

ビートまりお:
 东京的人都通过线下交流会联系在一起。听说他们现在也在网络上有群聊。但我因为出身乡下,所以很难去参加……有一点寂寞啊。
 不过,有一个BMS有关人士才可以参加的大会「B-1 ClimaX “the Revenge”」,我曾被邀请参加这个大会。我那时候做的曲子「Destined Marionette」,在大会上拿到了最多的 评价数,「很努力了啊,我!」

——您毕竟是BMS的顶级创作者之一啊。

ビートまりお:
 这个如果我自己说出来的话,倒有些羞耻。不过,有很多的人这样评价我,让我和我一直憧憬的Cranky老师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虽然有些惶恐,但也非常开心。

——不过说起来,ビートまりお您很擅长制作吸引很多人的谱面,您有什么制作谱面的窍门吗?

ビートまりお:
 做得开不开心是很重要的。如果自己玩起来都玩不开心,其他人玩起来那就更不可能开心了。所以,一边享受音乐一边开心地制作吧。
 然后的话,就是我beatmania的技术刚好比平均水平要好一点这点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吧。配合我的技术,做出让人觉得「还差一点就能通关」的谱面,就能制作出难度刚刚好,不管玩几次都想再玩的谱面。要是让玩得非常好的人来制作的话,就容易制作出「粪曲」的谱面。

——原来如此……! 顺带一问,您当时在网络上还有其他活动吗?

ビートまりお:
 其实我还匿名唱过 2ch新闻速报版的主题歌。最近不少人惊讶地发现「这不ビートまりお吗?」,我就暗暗窃喜,「终于发现了!」。当时有个「大家一起来做主题曲吧!」的串,制作方法就是7楼决定标题、14-16楼决定主歌歌词这样,用抢楼的方式来让大家一起写一首歌。然后因为7楼的人写了一个「7」所以曲子的标题就决定是『7』了。 最后做了个Flash(PC才能打开),现在NICO上面应该也有。

——那首曲子,我估计应该有不少读者知道。

参加CM的经历

——差不多到聊东方话题的时候了,首先,您当时为什么要以社团出展CM呢?其中经历了什么?

ビートまりお:
 我本来就是宅,在高中的时候就坐过夜班车去参加过CM了。
 我记得确实是2001年,BMS圈的人来邀请我去参加CM,「我们要做个CD在CM上卖,你来吗?」,这个邀请成为了我参展的契机。在那时候我就想我自己弄个社团去出展。把以前发表过的人气曲收集在一个CD里参加CM,是在2003年冬的C65上。第一次制作的CD就是这个「Beat鍵」。

「Key」的代表作『Kanon』。(图片来自官方网站

——这个名字……(笑)。00世代初期的渡边制作所(现在作为「フランスパン」活动)的格斗游戏也做出来了吧,当时的二次创作界正可以说是「叶键」【※】的全盛期啊。而顶替了他们位置的正是东方。

※「叶键」
构筑了美少女游戏史上一大时代的两大品牌,AQUA PLUS的「Leaf」和Visual Art’s的「Key」的合称

ビートまりお:
 哎呀,我可最喜欢「叶键」了。『To Heart』发售的时候我最喜欢HMX-12 玛露琪※】。画了非常多她的图! 『雫』和『痕』我也很喜欢,网络上也有很多她们的同人图,我把它们全下下来作为“日常粮食”。还有Tactics出的『ONE 〜輝く季節へ』,我超喜欢茜这个角色……甚至有一段时间回不到现实。哭着喊「茜,茜——」在网上找她的同人图。当时没想到我还会因为游戏哭出来……。

『To Heart』的角色、玛露琪。(图片来自官方网站

※「HMX-12 玛露琪」
美少女游戏『To Heart』的主角之一。是一位深受开发者关爱的女仆机器人、她的剧本被称为“感动游戏剧本”的先驱者。。

——嗯嗯,再说下去话题就要脱轨了,所以回到正题(笑)、第一次做的同人CD收到的评价如何?

ビートまりお:
 手动刻录CD-R,封面也手动切割制作,里面也全都是手动切割,就连BK也是自己手动做的,还让朋友也过来帮忙,花了很多时间。CM前有点担心「能好好卖出去吗?」……但是一瞬就全卖完了。而且那时候的摊位安排,好像是「生日席」。我猜是「因为我是在BMS圈里已经有点名气的ビートまりお」所以才这样安排的。

——CM的人,真的会调查各种各样的东西啊。在那之后又怎么了?

ビートまりお:
 「叶键」之后就沉迷了『仙境传说』(以下简称RO),就做了RO的CD。顺带一提,我因为沉迷RO大学留级了,最后甚至休学了。这也是我退学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为网游而退学! 到底是多沉迷啊?

ビートまりお:
 诶呀,当时一整天都缩在被子里打游戏,累了就把显示器放旁边一边睡觉一边打游戏。不过,我觉得那时候大家都这样吧。虽然尿在塑料瓶里我还是没干过的。但我做的RO的CD在CM上拿到了壁摊,就还是觉得,没全都白费啊。

——嗯……说起来,你还上过大学啊。

ビートまりお:
 AO入学考试的时候,我把我主页上的画和BMS的曲子都放在CD里。「我正活动在网络的最前沿!」这样展示之后,就合格了。  因为用了很多「(爆)」之类的网络用语,现在看来还挺中二的。

——靠着展示自己的黑历史入学,最后却因网游而退学。

ビートまりお:
 然后在大学的话,我因为憧憬『现视研』创建了个社团,其他就没做过什么了……。
 不过,在大学我遇到了现在也在一起活动的myu314。他在「Club Stubborn」得到了很高的评价,我也很憧憬他,我应该和他是在网上的揭示板上聊到「我们同一个大学啊!」时,以此为契机互相认识的,然后我们意气相投,就开始一起活动了。

——那就是同人社团「COOL&CREATE」开始活动的契机啊。不过,您的人生还真是由网络上的活动构成的。

然后到了东方

——在2003年的冬CM上您发售了STG的改编曲CD「STG×STG」。制作这个CD的契机是什么?

STG Arrange CD 「STG×STG」。(图片来自官方网站

ビートまりお:
 当时CM上RO不再流行,换作东方开始流行了。其他的社团就邀请我「我要出东方的CD了,要不要来一起干?」。顺带一提,这个作品是第一个东方创作改编曲CD,可以说我参加了第一个东方二创作品。稍微有点自满。

——您是在什么地方知道东方相关的信息的?

ビートまりお:
 其实我知道东方,还在『东方红魔乡』出来前一点。大学研究室的前辈跟我说「你喜欢STG的话,『秋霜玉』这个STG很有趣哦」就迷上了秋霜玉。而且「作曲的ZUN真厉害啊ー!」这么想着就打算追他的作品,在当年夏CM上『东方红魔乡』的体验版就出来了。

2002年发售的『东方红魔乡』。(图片来自官方网站

——『红魔乡』是东方第一个Windows版作品。我听说这是让东方被更多的人所知的契机。

ビートまりお:
 刚好是ZUN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辞职的时候。那时候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在同人志的版权页上要写上自己的地址,ZUN的本名就写在那里。我第一张CD上也有写我的本名和我当时住的岩手县的公寓的地址,那真是和平的时代啊。

——当时的东方,人气大概有多高?

ビートまりお:
 当时「渡辺製作所」的主催なりたのぶや在自己主页上写的杂记在同人游戏界非常有影响力。而他写了一句「『东方红魔乡』很厉害」,看到这大家就都去玩红魔乡了。要是跟周围谈起东方为什么火起来的话,都会说到那个杂记的。

なりたのぶや先生的杂记(现在网站关了)。

——确实,那个杂记造就了无数同人游戏的话题作。可以说是00年代初同人文化最重要的网站之一。

ビートまりお:
 然后到了我的下一张CD「東方ストライク」,虽然我自己说不太好,但这张CD在发试听的时候反响就很好。在CM和当时的2ch上都有很大影响力。还记得有人写文章来夸这张CD   。
 而且,现在有很多社团出东方改编曲CD,但在那时候可是很稀少的。所以就很多人说「买东方的二次创作就买这个回去听一下吧!」。因此我也生出了些自信,做出了大学退学来东京谋生的决定。

——在这张CD的隐藏轨里您还挑战了一下歌曲的演唱。

ビートまりお:
 我以前虽然在高中的文化祭的卡拉OK大会上连续三年拿了第一,不过还是没想到自己的歌唱力会被表扬。
 在那之后,2006年说要搞东方LIVE活动,但我只做纯音乐,就跟LIVE主催どぶウサギ聊,他就回我「那你把以前的曲子加上歌词不就得了」。以此为契机,「Help me,ERINNNNNN!!」才有了歌词。

——那个LIVE活动是「Flowering Night」【※】吧。当时在宅文化中完全没有LIVE文化的概念,自那以后歌曲的文化才流行开来。

※Flowering Night
2006年开始举办的东方Project相关同人音乐LIVE活动,以乐队演奏为特色。

ビートまりお:
 东方圈里面也有想听歌曲的需求吧。我想当时也是乘上了那风口。

NICONICO动画登场后加速发展的东方

——然后到了2006年,NICONICO动画建站的那一年。从这开始东方就一口气火爆了起来。不过,当时人们口中的话题视频,其实很多都是转载视频吧(笑)。而且「Flowering Night」的LIVE视频还很多。

ビートまりお:
 因为东方相关的二次创作,都是建立在ZUN说「你们自己随便做吧」才成立的。包括我在内,大家一起玩ZUN做的游戏,改编ZUN的曲子,当时都认为这些上传转载是没问题的。

 「Flowering Night」那边也「这样的话大家都能享受LIVE视频,这不就好了吗?」。其实,看了那个视频的人第二年就也来参加LIVE活动了,非常好地让东方火了起来。
 只是,因为那时候忙于同人活动,我不知道在NICO上东方流行了起来。但是,LIVE做着做着观众就越来越多了,现在回看过去,因为NICO而知道东方的人真的很多。

——啊,您当时居然不看NICO吗?

ビートまりお:
 诶呀,不过当时2ch的新闻速报版上有很多不停复读「博之开了个新网站」的事情还是记得的。

——不愧是您,那件事情您也亲眼见证过。

ビートまりお:
 然后按下链接跳转过去之后,「只是又一个跟风Youtube的网站?不过还挺好玩的样子」。不过一开始不知道怎么用这个网站,确实是在レミオロメン的『粉雪』出来的前后,「啊,在副歌和大家一起发歌词弹幕超有趣」才明白怎么样玩才开心。

——在那之后,东方的乐曲在卡拉OK的系统上出现了,「Flowering Night」也在幕張メッセ举办,我在2009年的Anime Song Live(以下简称ASL)上出演,当时真是转眼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在卡拉OK唱东方的歌已经是件很常见的事情了,但当时看到「Help me,ERINNNNNN!!」出现在卡拉OK上还是非常感动的(笑)。

ビートまりお先生出演的2009年的ASL。(图片来自官方网站

ビートまりお:
 当时确实是,一开始是以同人社团「IOSYS」的『魔理沙偷走了重要的东西』上卡拉OK为引火线,不如『レザマリでもつらくないっ!』也上吧。JOYSOUND的人一开始还挺怀疑这首歌的人气的,不过因为从数据上看有很多人唱,就转变了想法,「放更多歌进去吧」。

 「Flowering Night」的话,2008年的LIVE结束之后,有人建议「不如明年在幕張メッセ开LIVE怎么样」,做着做着竟然来了5000人的观众。如果那年没有勇气下定决心做这些事情的话,恐怕很难做成吧。砰地一下大家就兴致高涨起来,实在是很开心。

——ASL邀请您出演的时候,您是怎么想的?

ビートまりお:
 当时正是我忙着制作CD和各种LIVE忙得不可开交的时期,对ASL的规模一点概念都没有,就很干脆地回复了「会去出演」,后来明白了ASL是什么之后,「呃,去出演真的好吗…?」。而且我看2ch上的「ASL集中串」上面写着「ビートまりお是谁啊,完全不认识」之类的话,就更加担心了。不过当天总算是带热了会场的气氛。

——而且您参演那年,是JAM Project等传说级人物和初音未来出演的那一年。

ビートまりお:
 我能登上这种舞台,真是给了我很大面子啊。不经意间情绪高涨起来,直呼各位共演者的名字写了一篇博文,结果被炎上了。我完全是以一个粉丝的角度,直呼各位大名写出了那篇博文,没有足够的身为共演者的自觉……

「林檎華憐歌」带来的复活

——在那之后,您在2010年举办了大型的巡回演唱会,但是2011年没有特别引人注目的NICO视频。

ビートまりお:
 其实,2011年我基本上中止了活动。myu314离开了,又受到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地震之后一段时间里我的心情变得很低落。
 3.11之后不是有人炎上在代代木公园LIVE的歌手们吗?我并不是讽刺他们,我真的觉得「有精神真好啊」。

——为什么当时心情会如此低落?

ビートまりお:
 我老家在青森的内陆,没有受到地震的太多影响。但是,看到日常的风景和历史一瞬间就消失在了眼前,还是受到相当大的冲击的。「日本到底怎么了」。但也正是因为有这种浮躁的心情,『林檎華憐歌』这首歌曲才诞生了吧。

——这首曲子也是您第一个自己投稿的NICO视频。

ビートまりお:
 在那之前我别说享受NICO了,忙得就连上传视频的时间都没有。而且我其实,错过了那个歌手爆发的时期,就一直和NICO保持着一定距离。就好比在一场热闹非凡的酒会上迟到了,就再也融不进那个圈子的感觉。虽然我的话,我自己就可以唱歌,还有あまね在……
 不过我记得,NICO建站的时候,BMS的人之间曾烦恼过到底是做Vocaloid还是做东方。

——然后您在NICO上投稿了『林檎華憐歌』,反响如何?

ビートまりお:
 啊,我觉得这和在Re-Rise上上传BMS一样,是个投稿了曲子就能获得评价的地方。
 NICO上不是有排行榜吗?娱乐的话不争第一可不行啊。和在自己网站上公开的意义完全不一样。在这NICO的「战场」之中,『林檎華憐歌』屡战屡胜,在排行榜上的排名一路拔高,我觉得挺好的。

——然后2012年,您上传了您的母亲唱这首歌的视频,一时之间成为话题。当时全国的网络和地方媒体都称您的母亲为「日本的苏珊・伊波尔」,她也甚至在NICONICO超派对中出演了。

ビートまりお:
 在NICONICO超派对上出演后,后台全都在讨论我母亲的事情。一边自满「我妈超厉害吧?」,一边想着「我也很厉害的啊——(泣)」。我在超派对上也相当让人燃起来了。在唱歌中千叶县发生了一次震度3级的地震,推特上有人说震源地搞不好是ビートまりお的妈妈(笑)

——不过,为什么您的母亲那么擅长唱歌?

ビートまりお:
 为什么呢……她只不过是一个有点喜欢唱歌的完全门外汉而已。

——不不不,那颤音完全不是外行水准吧。

ビートまりお:
 为什么呢。小时候因为没有比较的对象,所以没啥感觉,不过果然是唱得非常好的吧。我在录音的时候,会给我相当严格的指示。就算是以母亲的身份而言也是相当严格的指示、「是,我明白了」接受了她的所有建议之后,『林檎華憐歌』这首歌就诞生了。
 其实我还想过,要是就这样乘着潮流的话,搞不好能去参加红白歌合战了。

——毕竟吸引到了相当高的流量啊。

ビートまりお:

 我觉得现在也还在电视上活跃的艺人,大部分都是乘着潮流而上的结果。母亲也曾处于那种位置之上,我就以「这种机会一生中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看下能做到什么地步吧」劝说我妈到处跑,但做着做着光是从乡下跑到东京就累了。父亲也说不要继续干了,我才渐渐冷静下来。

——原来如此。最近ビートまりお您的工作范围也在扩大吧。

ビートまりお:
 KONAMI的音游『SOUND VOLTEX』和『太鼓达人』上现在都有我的曲子了。受惠于各种各样的人都会玩音游,现在应该多了不少和以前的粉丝完全不一样的粉丝。
 因为东方火热而认识C&C的粉丝,大抵都是25岁以上或者30多岁的,而通过音游接触的粉丝十几岁的就比较多。我想这就是最近LIVE观众的年龄层变化的原因。我还是很开心见到我的粉丝里面有各种年龄的人的。

——然后就像最初说的一样,东方粉丝的范围也在逐渐扩大。听说例大祭的游客数也在不断上升。

ビートまりお:
 上一次例大祭也说这是过去以来游客数最多的了。

请女性歌手来唱歌的男性创作者百分之百别有用心——BY马里奥

——所以,话题终于来到了「现在」。因此接下来,我想请马里奥的结婚对象,「COOL&CREATE」的同伴、あまね小姐登场。

あまね:
 请多指教。

ビートまりお:
 聊什么都没问题哦。啊,那聊点和老婆相关的话题吧。

——啊,已经相当有「爆炸」的感觉了。那么虽然有点突然,二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ビートまりお:
 我们相识的时候,是在做「STG×STG」时。街机的朋友介绍あまね给我后一起去了卡拉OK,那时候就已经觉得「啊! 这人唱歌超好听! 好可爱!」。

あまね:
 很遗憾,我当时有男朋友。

ビートまりお:
 啊,反正就是有那种遗憾的感觉。请让我说一下,在同人里请女性歌手来唱歌的男性同人创作者百分之百是别有用心的!

——喂喂喂,会被骂的!

ビートまりお:
 结果,我试图撩了好几次都被拒绝了。

あまね:
 ……这种事情要是公开的话,感觉我会被まりお的粉丝背刺。

——哦,女性粉丝很多吗?

あまね:
 不,是被まりお的男生粉丝背刺……

ビートまりお:
 我可是男人哦!?
 不不不,我那时候那个年龄这样做没什么不对吧? 我一边说着「来东京不就好了嘛」一边撩あまね。第一次上台唱歌是在2003年的时候吧,当时我满心都想着「想和あまね手牵手!」。LIVE结束之后,所有出演者都手牵着手和观众们打招呼。就在那时候和あまね牵上手了,心中小鹿乱撞!

——真是好故事啊。

ビートまりお:
 普通的话不就是一般握手那样牵着吗。我还记得那时候想和あまね十指交错牵手,被拒绝了。

——あまね有心中小鹿乱撞吗?

あまね:
 (高速摇头)

——那个……别人有男朋友还去追求她,难道说这基本上是靠执念换来的胜利吗??

「这首曲子是模仿BUMP OF CHICKEN的『ラフ・メイカー』而做的,歌词的内容大致上是「不管几次呼喊也得不到你的回应,但我仍不放弃继续叩响大门。什么时候这扇门才能打开」。虽然只是以魔理沙为印象所做的曲,但毕竟是那个时期所作的曲,多少沾染上了那种心情吧,也是以这种心情去唱这首歌的」(ビートまりお)

 

ビートまりお:
 有一件事情我记得很清楚。我家里养了热带鱼,あまね来我家的时候,我一边说着「热带鱼很漂亮的,要不凑近点看看?」「这一条是宝莲灯鱼。这条是鼠鱼……」一边靠近あまね,心里想着「搞不好能行!?」就告白了,然后就被拒绝了。

可能就是在这种水箱前告白的。(印象图片)

あまね:
 非常干脆地。

——真让人伤心。

ビートまりお:
 我就「啊啊啊啊啊啊」的整个人都瘫了。但是,她回乡下那天我去机场送她了,在那时候想要抓住あまね的手……竟然,あまね居然接受了!从当时想着要紧紧握住,到成真竟已过了三年。 那时候,あまね的内心是终于动摇了吧! 虽然我也不清楚!?

——当时内心是什么感觉?

あまね:
 这家伙,真可怜啊……

一起:
 (爆笑)

ビートまりお:
 怎么说都好! 
 我一生中再也没有像那样爆发出如此勇气的瞬间了!

——肯定就是因为这样才觉得他特别可爱吧。

あまね:
 ……怎么说呢?

ビートまりお:
 あまね现在害羞了吧! 都沉默了。

——是这样吗? 不过あまね在那一瞬间,内心肯定有什么被撬动了吧……

あまね:
 ……

——……难道说,现在还没心动??

ビートまりお:
 等等(笑)!就留在22号的LIVE上让我敲开あまね的心门吧。

あまね:
 (笑)

——顺带一问,求婚时说了什么?

ビートまりお:
 诶,呃,我要说什么来着。我是最废柴的人!あまね,我的人生就交给你了!

あまね:
 ……你真的好好准备过吗?

——……没,没问题吗……

あまね:
 在日常生活中一直都在说「想结婚」。然后我为了父母也差不多该……

ビートまりお:
 等等!说点更普通的幸福的事情吧!
 啊,买戒指的时候あまね超开心的样子我印象还挺深的。问了「钻石越大就越贵,这样好吗?」之后,得到「那当然好啊」的回复,我很开心,觉得「啊啊,果然女性是会因为戒指而开心的啊。

——我听着都想吐槽「处男吗!?」(笑)。一点现充感都没有,搞不好能给各位留下好印象。但是,结婚的话心情会有什么变化吗?

ビートまりお:
 啊,总之会先感觉到「已经不用再说谎了!」的开放感吧。ビートまりお的歌里经常有「阿宅不受欢迎」之类的歌词。但是心里总会生出「虽然这样唱,但不已经有女朋友了」自我吐槽的想法……

——但是,听起来好像并没什么特别的从根本上的思想转变什么的。

ビートまりお:
 就是这样吧。现在也基本上不喜欢和あまね以外的女性聊天,不如说就不知道该聊啥……。あまね的朋友还能聊上一点,第一次见面的女性就完全不知道该聊啥了。

あまね:
 毕竟本来就不是现充。

回应粉丝的「祝贺」而开的结婚喜宴LIVE

——顺带一问,あまね听到要喜宴和LIVE一起开的时候,内心是怎么想的?

あまね:
 不如说,就是我提出「要这样干」的。

ビートまりお:
 我们收到了很多人发来的「祝贺」,虽然这说不上报恩,但也想去做什么以回应他们的祝贺。而且我也想在网络的历史中留下ビートまりお的名字,这场喜宴LIVE,十年后也会以「还有这样干的人啊」留在年表上吧。

——那么最后,请您表达一下您对这场喜宴LIVE的热情吧。

ビートまりお:
 我的话基本上在筹办「LIVE」,あまね则基本上在筹办「喜宴」。不过要是能把这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活动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我觉得大概能变成一场谜之热烈的活动,真让人期待。希望大家能笑着到活动结束!

——あまね呢?

あまね:
 普通来讲,办结婚喜宴不是会累得筋疲力尽吗。不过,LIVE唱的曲数比平时要少,我想应该不会像平时那么累、大概可以办得比较好……。

ビートまりお:
 (爆笑)。

あまね:
 诶,不是那样的……?

ビートまりお:
 更普通地说点「会加油的!」不就好了嘛。あまね就是会读不懂这样的气氛,不过这点我也很喜欢!

——这时候果然还是有「现充爆炸吧」的感觉(笑)。喜宴加油啊!

(完)

 

不习惯十指相扣,正在练习的ビートまりお。那么,在喜宴当天,ビートまりお是否能如愿以偿地「十指交错」……!?

 

翻译/皇之子龙

校对/卡锅

 

 

11/22(好夫妇之日)纪念 「3年后终于牵手」赶在与歌手あまね结婚的马里奥爆炸之前,我们已经打听到了东方同人丰富的历史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