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与记忆」——仍在继续书写的人们,守望并创造的“同人志即卖会” 迎来第10个年头的活动,其今后路程

2019年11月举办的「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主催访谈

「这样啊,大家都喜欢东方啊」

——可以听您讲一讲开始动笔做「东方社群白书」和「上色版摊位图【※】」的契机吗?
 是因为第一次参加的「例大祭」虽然很开心,但在当时作为所谓的“新人”被排挤还是非常难过吗

 ※久树先生以前曾志愿制作「包含社团名的摊位配置图」,以颜色区分各个角色主题,制作出「上色版摊位图」,在自己的主页公开。
https://www.akyu.info/2009/0620

久树:

 就像在说「新人也能好好做调查的!」一样的,某种反抗精神。没法否认这种因素的影响。所以我最开始创作的“活动参加心得”也是相当的话里带刺。

——我和您入东方的时间完全一样,也能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当时大家罗列出了过去发生过的种种事情,描述新人大量涌入会对圈子造成怎样的破坏。我当时的心情就是「我们真的在做这么不好的事情吗」。
 但是在我看来,东方在那之后以惊人的速度启动了自我清洁功能。这一点也很厉害。当时大家都很年轻,所以脾气也很直。

久树:

 也有这种原因。实际上,我是想通过某种方式让自己变得有名才创作上色版摊位图的。想让大家把我认作「做摊位图的那个人」。
 之后就是机缘巧合。当时一位名叫U-raw,在大阪活动的先生,拉起了一个名为淀川酒宴俱乐部的社群。社群里有老人也有新人,大家都是喜欢东方也喜欢酒的人。我在那里稍微呆了一段时间。

 和那些很久以前就知道东方的人聊天后我才知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些东方的老人,也不是说看到我们就无故心生厌恶。我们同样都是喜欢东方的人。那个瞬间,我本以为存在、但只是我单方面认为的隔阂消失了。
 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变成这种老人了,但是那种从很早开始就加入的人,不是很喜欢聊以前的事情吗?(笑)以前的故事,虽然听着很有意思,但听故事的人会感觉有点寂寞。因为听故事的新人们并不在那个故事发生的现场。听了过来人各种各样的故事后,我想要把这些会让人感叹「还有过这样的事情啊」的故事收集起来。最后写出来的就是社群白书。顺便一提这系列的第一本的后记也是,字里行间的攻击性相当的强。当时还是太年轻了(笑)。

——那个时期,正好是从NICONICO入东方的人想要做出点成绩的时候。果然还是骨子里的反抗精神在作怪吧。想起来,我也是这些人的其中一个,当时也在想「我也能做成些什么的!」。

久树:

 说不定在我们之外还有这样的人。

 

 

「记录与记忆」——稗田阿求

——您原本就很喜欢收集数据吧?刚刚您也提到,在FFT(最终幻想战略版)的时候经常看攻略网站。

久树:

 FFT的时候我主要在出考据系的作品。我作为个人社团所创作的「阿求日记」也是受其影响。
 而这个又不同了。刚刚也提到过,在老人们讲以前的故事的时候我在想,虽然我没法亲历那段故事,但我可以发掘出这些记录。我把当时2ch的东方系列集中串从1楼从头开始看了一遍。

——好厉害!

久树: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想「总之先把这些收集起来吧」。然后,我把整理后的东西给刚刚提到的淀川酒宴俱乐部的人看。「好怀念啊……」「不是的吧,那个时候不是这样的吗?」,一下子就有很多话和他们聊,整个聚会都热闹了起来。

 原来如此,把这种数字收集起来引出的记忆,就是「记忆与记录」。虽然我也经常这么说,但是这还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种东西确实是存在的。
 记忆与记录,无论缺了哪一边都会有失偏颇。所以我能做到的,首先就是从头开始记录

——很多记录到了现在都缺失了,能有人来收集这一切真是非常感激。

久树:

 最开始推出东方社群白书的时候,真的是激动不已。也收到了很多来自别人的声音,「正好我现在就想了解这一切」。
 在这同时,和我同一时间接触东方的人,和从很早以前就了解东方的人都开始觉得「最近东方膨胀得太快,已经看不懂了」。社群白书推出时,正好处于这样一段迷雾期,所以也可以说是出生在了最合适的时期。我的人生总是充满这种巧合(笑)

——社群白书虽然距今已久,但是现在再读一遍还是能从图表中看出「当年的趋势就是现在的预告」,这一点很有意思。果然还是,能有人记录这一切,留下这一切,真的太感谢了。

久树:

 阿求也在做特别棒的事情,还要夸夸阿求哦(笑)。

——喜欢上阿求这一角色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因为写出了社群白书吧。

久树:

 在读了「东方求闻史记 ~ Perfect Memento in Strict Sense.」之后,我开始觉得「东方原来是这样的作品啊」。
 如果想要了解东方Project这一作品的世界,这本书是非常适合新手入门时阅读的。在这层意义上,我受了她很多的照顾。我把阿求称作「幻想之子」,接手红茶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要报答她的这一份恩情。

——在了解到东方的时候读了东方求闻史记,发现了这本书作为读物的乐趣,也爱上了这些角色的有趣之处,这就是您喜欢上稗田阿求的契机吧?

久树:

 是这样的。幻想乡实际上还是一种如梦似幻的世界观。而在这个世界中,阿求留下了一本本记录,在当时是一个立场非常特殊的孩子。
 看了求闻史记中幻想乡缘起的后记就能明白,某种意义上,阿求书写的既是阿求所见之物的记录,更是妖怪所见的幻想乡的记录。这对记录着的人们来说是相当沉重的一句话,深深地触动了我的心灵。
 FFT也是,在环境的变迁中情报正在一点点消失。我想要留下这些,把这些消逝中的情报收集起来。很早以前我就有这种模糊的想法,所以阿求她的所作所为直直击中了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与秘封俱乐部的相遇

——自己的爱好和自己喜欢的角色建立联系的一瞬间,果然还是让人感到非常快乐。
 您还记得第一次和秘封俱乐部相遇在什么时候吗?

久树:

 因为我不会打弹幕游戏,所以可以说我买东方的最初目的就是听游戏音乐。然后一看,「这不是有音乐CD嘛」就全都买下来了。然后,在第一次听秘封俱乐部的时候,「哎呦这是什么」。

——居然还有未出现在游戏里的音乐。

久树:

 第一次看蓬莱人形的时候就是「首先我就完全看不懂这写了什么啊」(笑)。

——这也是非常标准的经历啊(笑)

久树:

 脑子里全是问号的时候又看了莲台野夜行的附带故事,「结果这次是二人组」。但是越听越有韵味也是神主曲的魅力之一。一次次循环播放后就感觉「这真不错啊!」。
 然后以前「凉宫春日的忧郁【※】」不是很流行吗?还有「逃离学校!【※】」啥的。要说世界系的话确实是世界系,不过这些和当时很多作品里都有深厚的科幻色彩,我很喜欢这种。在科学世纪中适当地插入神秘的要素,微妙地让我感到了兴奋。

 ※《凉宫春日的忧郁》,作者谷川流。以古怪的女高中生凉宫春日设立的学校非官方俱乐部「SOS团」的成员为中心展开的科幻轻小说。第8届Sneaker大赏<大赏>得主。之后被动画化并大受欢迎。在日本国内发行800万部,世界15个国家发售的文库本和漫画合计累计发行册数在2011年5月达到1650万部,2017年突破2000万部。

 ※《逃离学校!》,作者谷川流。以拥有超能力的少年少女被强制收容的学园——第三EMP学园为主要舞台展开的科幻爆笑闹剧。与《凉宫春日的忧郁》同时在电击文库发售,成为了作者的文库出道作。

 

——谷川流老师的风格——寄身于轻小说这种文体中,但是本质是硬科幻,这确实和秘封俱乐部很相似。在继承了科幻要素的同时,故事的展开基本上都是靠女孩子们的聊天推动的。

久树:

 这就是我沉迷其中的契机。还有一点,我感觉当初红魔乡、妖妖梦、永夜抄的那种氛围,以一种若隐若现的形式存在于秘封俱乐部的作品中。
 我认为风神录之后的东方风格发生了一次大改变。虽然改变后的我也很喜欢,但这之前的那种,如同梦幻而朦胧的雾霭一般……很难说清楚,就像「梦违科学世纪」最开始那首「童祭 ~ Innocent Treasures」一样的感觉。那种氛围,那种世界观,这些东西还存留在秘封俱乐部之中。
 最初接触到东方时爱上的那种氛围还残留在这里,这也是我喜欢上秘封世界观的其中一个理由

——能听您把这种感受化作这么具体的语言,真的很荣幸。
 在风神录以后,越早接触东方的人就越会觉得「和以前的东方有点不同」,无法接受的人应该也有很多。与其说是无法接受,不如说是「想看一下从前的那些东西啊」这样一种心情。
 正好在这时,出现了秘封俱乐部。即使是在风神录时期入东方的人,也有可能觉得初期Win三部曲更适合自己。这些人就有被秘封俱乐部正中靶心的可能性。

久树:

 说是「边境线」的话可能有些夸张,不过确实如此。

——「现在还很少有人对这一块动手吧?」大家同时感受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高呢。

久树:

 为了探寻这种氛围,现在依然还有很多人在聆听与发掘「东方幻想的音乐」【※】、「蓬莱人形」等等。我也是其中之一(笑)。

 ※东方幻想的音乐,曾经存在于上海爱丽丝幻乐团网站上的一个页面,公开了ZUN制作的音乐文件。现在无法从官方网站跳转(页面依然存在)。
存在一些只有在这里能听到的乐曲,和一些乐曲评论

https://dic.nicovideo.jp/a/%E6%9D%B1%E6%96%B9%E5%B9%BB%E6%83%B3%E7%9A%84%E9%9F%B3%E6%A5%BD

 

——总而言之,就是要收集起ZUN创造的一切东西。

久树:

 当时听说求闻史记,就在想「居然还会出设定资料集!?」。

——当时完全买不到游戏但能买到书。买到了书,也只能读这个书,自己的想象就会一步步膨胀。

久树:

 当时只有在想象中描绘东方。就算买到了游戏、玩通关了,最后也会留下一大堆的疑问。什么都搞不懂

 

 

「细胞会新陈代谢,但整体不会改变」——自然发生的再生产

——话题再回到「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这几年间,「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这一活动发生了什么大的变化吗?

久树:

 意外的没发生什么变化。

——作为活动,在这数年间都保持同样的状态吗?

久树:

 是吧。虽然也有小孩子来参加活动,但我们第一次说「小孩子也来参加活动」的时候已经是10年前了。10年前就有Cosplay琪露诺的小朋友(笑)。

——真的有啊。

久树:

 再就是,来参加我们活动的Coser意外的占比不大。这也是我们活动的一个有趣的特征。例大祭的话就是反过来,Coser超多。

——确实,东方活动到了那种程度的话就会有很多Coser。不过「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的确没有那么多Coser。

久树:

 这种从最开始就有的倾向性,我并没有感到发生了什么改变。看了推出的作品也是,每次都感觉秘封的可能性、阿求的可能性真伟大啊(笑)。在这种意义上,一直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会让我感到惊讶的,还是每次都会有全新的发现。就算是正统的莲梅莉亲亲也有新发现。阿求那边也是,在小铃登场后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秘封在堇子登场后,各个社团、各个创作者也开始思考「该怎么把堇子和秘封组联系起来」。有直接设定为奶奶辈的,有设定为另一个次元的,看着他们写出的一个个作品都非常有意思。创作有无数种可能性,这是我每次举办即卖会都会有的感慨。个人觉得,这应该是从很早以前就有的氛围了。

——喜欢秘封的人们,在享受了其他人的作品之后,抱有「我也要创作!」这种志向的人似乎非常的多。实际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虽然社团数量在净增长,但是否出现了一个更新的过程呢?

久树:

 确实在更新。在这一点上例大祭是这样的,其他的活动大概也是这样。个人认为,社团的平均寿命基本就是一两次活动。在这一层面,新陈代谢是从一开始就存在的。

 不是有个东方Project人气投票吗?我也曾经参与过投票的运营。那个问卷里,有个问题叫「您是第一次回答这个问卷吗?」。选择「第一次」的人特别多。每次都有3成以上的人是第一次参与投票。也就是说,每次都会发生至少3成的更新。但就算这样,人气投票靠前的排名都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改变。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倾向。

 这样看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再生产呢?就像发生了一种看不见的接力,看不见的继承一样。人气高的话,就更容易看到相关的作品,她们的人气也会发生进一步的提升。
 整体的一部分进行了更新,但倾向并不会发生改变。不觉得这有点像人体吗?细胞会不断地新陈代谢,但整体不会发生改变。

——非常的简洁明了,很有意思。

久树:

 当人气投票的运营的时候我有好好去伪的(笑)。

 

 

向着纪念性的第十届

——明年的京都合同「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文文、新闻友人集会」各自都已经确定举办了。最后,请您向来参加2019年活动的各位,以及还未参加过京都合同的各位说几句话吧。

久树:

 首先,我要向前来参加2019年11月17日「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的各位表示诚挚的感谢。
 作为活动的代表,我认为,这个活动是有了各位参加者的支持才能走到今天的。
 各位社团怀抱着热情创作作品,游客们、还有同为社团的人们前来购买。有了这样一种循环,才会有创作下一个作品的渴望。
 维持住了这种饱含热情的环境,工作人员也会有动力让整个会场热闹起来,这才是一个有着良好循环的活动。所以说,这就是一个被参加者支撑起来的活动。


 明年,「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居然就要走到第十个年头了。这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我也希望各位能一起来庆祝这一特别的时刻。
 还没来参加过的各位,在这值得纪念的第十届,请抱着尝试的心态前来游玩吧。虽然秋天的京都人很多,但相应的,有非常多值得一看的地方。游山玩水也是好的,请一定要来玩一玩。

——今天能和您进行这样一场对谈,非常感谢。

久树:

 非常感谢。好像说得太多了(笑)。

 

 

 在久树先生的访谈中,他将自己对「爱好者社群」的想法化作了言语和文字。
 写出「社群白书」这一实况调查,在这一基础上进行对爱好者社群的分析,定点观测同人这「和自己喜欢同种事物的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有些事情是只有在完成这种事业的人才会说出来的。
 而就算是他,开始创作的契机也是「反抗精神」。最近才知道东方,想要进行二次创作的人;又或是烦恼于「自己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创作作品的人。对于这些人,久树的事迹也会赋予他们勇气吧。

 喜欢东方、喜欢秘封、喜欢阿求,一路走来的见证者所举办的活动,在各个角落里都体现着「见证人与创作者」的感受。

 「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与「文文、新闻友人集会」)各自都已决定在2020年举办,开启了社团招募。
 有兴趣的各位,请务必作为社团,或是作为游客前去参加。

 

「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 https://cafe-terrace.info/

「求代目的红茶会」 https://ninth-gen-teaparty.info/

「文文。新闻友人集会」 https://bunbunmaru-np.com/

翻译 / 卡锅

 

「记录与记忆」——仍在继续书写的人们,守望并创造的“同人志即卖会” 迎来第10个年头的活动,其今后路程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