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全依赖同人志即卖会「不成文的约定」,写出最详细Q&A的理由 其原点是名为“有很多人喜欢我最爱的游戏”的喜悦

2019年11月举办的「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主催,久树辉幸访谈

「参展概要」如此详细的理由

——我看了你们的官方网站。和其他活动比起来,参展概要,特别是「参展时需要准备些什么?」这一栏十分的充实,非常的详细。为什么会想着这样做呢?

https://cafe-terrace.info/gaiyou.php

久树:

 要说的话,就是因为我们并不会推出什么大型企划,而是会将社团同好们聚集起来,做一些有创意的事情。这一点很重要。
 虽然有些难以表达,但是我们也有意在用从前的同人志即卖会的方式思考。

 现在东方圈里一些年龄较小的孩子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什么是“同人志即卖会”。就像初中的那些孩子,知道东方,知道东方好像有什么活动,但同人志即卖会?那是什么?
 再就是和地点也有关系。京都这座城市在许多意义上非常显眼,所以我们也考虑到了,部分人看到活动的名字就会想「这展会是干什么的」而进行一些调查。我们也希望不了解同人志即卖会的人能知道「这活动是干什么的」。主要是出于以上这些原因。

——和「东方本身」没有关系,是这个意思吗?

久树:

 是的。在京都的话,还会有人在会场门口问工作人员「这活动是干什么的?」。

——毕竟作为场地的京都市劝业馆在京都的正中心。

久树:

 会场旁边还有平安神宫。会场在平时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带着小孩的家长,也经常会来参加。要想着我们的表达相对不会造成误解的话,就变成了「游戏、自主制作物」这样的表达了。

——我可以感受到,包括主催在内,主办方这种细心调整活动每一个细节的精神。

久树:

 是这样的。其他的IP能做到这样就好了。不过东方是特别的,毕竟小孩子特别多。

——小学生都会来参加活动了。

 

照片为第6届举办时的场景

久树:

 同人志即卖会的话,不是有很多「不成文的约定」吗?
 对了解的人来说,一听到「我要搞同人志即卖会」,一下就能想象出一排排桌子的样子。
 社团一大早入场,游客之后过来,在入口买场刊,入场时间到了就鱼贯而入;那时候社团已经在摊位上摆好新刊了,可以直接去买,这就是所谓不成文的约定。有了这些认识才能理解这个活动的内容。
 「同人志即卖会」这一词汇凝聚了活动的全部内容,所以在推特上说「我要搞◯◯的同人志即卖会!」的话大家都「哦哦——!」的一下完全的理解了内容,开始兴奋起来。但是,这种不成文的约定并不是常识。
 所以考虑到这一层,我们尽可能不完全依赖这一约定进行宣传。


 我曾和九州的活动,「东方久远境【※】」的运营聊过很多。他们的活动,引导也写得非常详细。详细的引导,在本质上是“不依赖内部传统认知的宣传”。个人认为这样做会更好。

 ※东方久远境,2010年2月开始于九州举办的东方Project同人活动。之后于福冈・长崎・大分・熊本这九州4县中以不同形式举办了活动,参加者达到3000人以上。

——节选自官方网站内「什么是久远境」页面
https://qon.cc/

 

——如果在网络上搜索东方的活动的话,第一个跳出来的应该是例大祭之类吧。光看网站上的照片想象的话,说不定会觉得是东京电玩展或者NICONICO超会议一类的活动。
 而「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的官方网站上,对同人志即卖会就附加了解释,「对自主制作物进行展示・贩卖的自由市场」。这样没去过的人就很容易想象了。没有用什么专业名词,非常方便理解。

久树:

 我会好好更新官网上过去的活动记录的!对不起(笑)!

追记:前几天,活动记录更新了。
https://cafe-terrace.info/archive/index.php

 

 

「关于宇佐见堇子」

——大概是2015~2016年前后吧,在网站的「社团参展条件」上增加了关于宇佐见堇子的说明。我想问一下这其中的经过。某种意义上,「需要特意写出来」就意味着发生过一些事情吧。

https://cafe-terrace.info/circle/circle_info-1.php

久树:

 原来如此。真是个尖锐的问题(笑)。

——虽然是我自己的想象,当时是不是有一种疑惑于「到底能不能画」的氛围?我认为出于这种原因,活动主办方才有必要给出“肯定”的答案。实际上是怎么样的呢?

久树:

 你说的完全正确。虽然东方整体一直在更新原作,一直在出现新的社团,但秘封俱乐部在「大空魔术【※】」发布后在许多年后才迎来新作。很难找到合适的说法,但秘封的时间仿佛是被停止了。在当时,大家都没有想到会出现新作。

 ※ZUN’s Music Collection Vol.5「大空魔术」发布于2006年8月。那之后,ZUN’s Music Collection Vol.6「鸟船遗迹」于2012年4月发布。之间的6年处于实际的空白状态。

 秘封俱乐部在这种趋势中,不管是创作者还是读者,多数人都更重视两人间的关系。
 而宇佐见堇子这一角色,某种意义上就像是从天而降一般闪亮登场。最一开始看到推特上的图透,还以为是P图,根本不敢相信(笑)

——我一开始也以为是P的(笑)。

久树:

 「又是这种精心P图~!」(笑)。虽然不是河城美取,但多半就是2ch上的那群人干的,「创造架空秘封角色去钓东方厨咯www」这种的。
 ……结果这东西成真了。当时还是在夏天发布的。发布公告的经过就是这样

 ※河城美取,河城荷取的姐姐,人类与河童的混血,一个被赋予了以上设定的二次创作角色。诞生于2ch(现5ch)的新闻速报VIP版中,一条名为「创造架空东方角色去钓NICO厨咯wwwww」的串。那之后,有志之士为其创作了架空的游戏视频与东方风原曲,上传到NICONICO动画,知名度得到了提升。
https://dic.nicovideo.jp/a/%E6%B2%B3%E5%9F%8E%E3%81%BF%E3%81%A8%E3%82%8A

 

——堇子在深秘录登场是在2015年5月,「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是在10月举办。5个月,对要出新刊的创作者来说挺紧张的……

久树:

 ……所以,在经历了这么一些事情后,印象里当时也有许多人感到非常困惑。
 在我看来,秘封俱乐部可能性再一次扩展了。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想着要表示「可以出这个哦」,才发布了那样的公告【※】

※当时的公告页面。「关于受理东方深秘录相关创作的公告」
https://cafe-terrace.info/archive/05/circle_info-sumireko.php

——这一行为最重要的意义,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可以出这个哦」,给予创作者足够的安心感。至于创作是否合适,这种问题在二次创作里几乎是不存在的。但二次创作中的几个“决定性要素”之一就是「是否被ONLY活动的主催承认」。
 活动主办方打开天窗说亮话,对社团来说果然还是十分重要。能注意到「创作者也会在意这一点吧」这一事实,就是社团创作者做活动主催的优势。再进一步,还可以说是创作「社群白书」带来的优势。

久树:

 在Q&A的角落里也有写着,「xx会被视作秘封俱乐部创作吗?」。
 在我们的展会上,基本是把判断的权利交给创作者自身。比如说,就算是完全没有出现相关角色,完全没有出现相关主题要素的作品,也可以宣称这是秘封俱乐部的创作,是阿求的创作。
 归根结底,从最一开始我就希望作者能用自由的想象创作作品。再进一步,这就是
换了一种说法的「宇佐见堇子也是秘封俱乐部」。不过写这条Q&A是后面的事情了,所以其实「宇佐见堇子OK」更早。

——Q&A里有一条:「本活动不是东方深秘录ONLY,所以作品中不得只包含深秘录角色」,之后又跟着一条:「只要作品里出现了秘封俱乐部角色的印象,即能被认可」。这个,该说是其他作品里不会出现的情况吗。连这种事情都涵盖的活动Q&A,可能没有第二个了吧。

久树:

 我的目标就是写出至今为止最详细的Q&A(笑)。

——虽然说同人就是因为留白的部分才美好,但不确定就没法创作的部分也是存在的。能保证这两者之间的一个平衡点是非常厉害的。不如说,原本不是创作者的话,就根本不会知道怎么做创作者才会高兴。

久树:

 个人而言,不想为了一些无谓的事情举办“班级会议”。

——对班级会议来说是没有答案的,能给出确定的回答的正是即卖会的主催。

久树:

 这是身为创作者的主办方才能做到的事情。

 

 

我知道了,存在一种活动——同人志即卖会——会将许多喜欢自己最爱游戏的人们聚集起来

——稍微改变一下主题,来请教一下久树先生自己的事情。首先,您是怎么和同人邂逅的?

久树:

 我在入东方之前在玩FFT(最终幻想战略版)【※】,我超级爱那个游戏。然后在网上找攻略的时候,发现了各种各样的做参数解析之类的人,我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原来网络上有这么多信息」。在自己最爱的游戏上的全新发现,向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最终幻想战略版,简称FFT。1997年Squaresoft(现Square Enix)发行的模拟战略RPG。属于最终幻想系列(下称FF系列)的外传性质作品。
 由制作「皇家骑士团2(发行方:Quest)」的松野泰己・吉田明彦在移职到Squaresoft后参与制作。以国家间的纷争与贫富差距为题材,剧情展开与以往的FF系列不同,属于沉重的社会派故事。作为模拟战略游戏销量却实属异类,在日本国内卖出了惊人的135万份。现已登陆PlayStation旧作移植平台。此外,移植版游戏「最终幻想战略版 狮子战争」现已登陆iOS・安卓平台

 

久树:

 「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投稿FFT的小说和绘画的人!」我和二次创作的最初相遇就是在那个时候。当时还是初中生,所以还写了不少特别中二的小说(笑)。

——可能这是同时代阿宅的必经之路吧(笑)。

久树:

 还会写那种有声音的网站(笑)。
 从这时起,我知道了「二次创作」这一领域的存在,不一会就见到有人说「我要搞FFT的ONLY」。调查了一下后,我发现所谓ONLY活动就是很多人聚集在一起,进行二次创作并出售自己的同人志的活动。我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去一次,就坐上夜间巴士前往东京。这就是我去的第一次同人志即卖会

——真好啊。现在想起当时的事还会有种憧憬的感觉。到了现在,同年龄的孩子谈起这些也会兴奋不已吧。

久树:

 当然,我之前从来没去过东京,去过最远的地方也没到关东。坐着夜间巴士本来就睡不着了,我的心脏还像这样怦怦直跳(笑)。

——在活动上玩得开心吗?

久树:

 首先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看场刊(笑)。说起来,我们的活动大概是东方界里唯一一个场刊里写有「如何阅读社团名单」的活动了。

 

求代目的红茶会场刊中的「如何阅读社团名单」页面

 

——这难道是脱胎于那时的经验?

久树:

 确实是。

——真好啊!去了活动之后,有去寻找之前在网上看过的画师出的同人志吗?

久树:

 怎么说呢,当时就在想「这个也能出成同人志!好厉害!」。那个时候已经在买买买了,虽然没有多少钱。那个时候买的本现在还在我的家里。

——果然,最初的风光还是必须收藏起来。

久树:

 那个时候的FFT圈并没有那么大,所以去参加线下聚会啊、看到场刊里的漫画选集的时候,真的格外开心。在第二届还是第三届的时候说要参加选集,结果一下子就鸽了。也有这种略微苦涩的回忆(笑)。

——毕竟当时还是高中生吧。

久树:

 没有没有,现在想起来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说不定这就是在您举办活动的时候,心胸如此宽大的根源。

久树:

 真的不是因为这个!不过我们的活动基本上在说「申请截止的具体时间是截止日期的23:59」之后,就会在其他什么地方发个推特:「我现在要睡了,所以在我醒来之前邮箱里收到的申请都会视作在23:59前到达」。

 

「诶!?ONLY活动居然会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举办!?」——与东方相遇的契机

——那么,您又是在什么时候和东方相遇的呢?

久树:

 虽然很不符合我这个人出生的时代,但确实是从NICONICO这种视频站了解到的(笑)。当时还有注册限制。

——那就是2007-2008年前后了。

久树:

 那时候就一直听人说「N站超好玩」「N站超好玩」,就注册了账号。当时注册一个账号可是费了我一番功夫……

 然后,偶尔会有东方的视频登上排行榜。当时音乐系的投稿特别多,给我留下了东方的音乐特别厉害的印象。
 那么东方到底是怎样的游戏呢,我就开始搜索了。一看,好像是弹幕射击游戏。「我不擅长打STG啊~」(笑)

——真是非常能引起共感的经历啊。

久树:

 当时,我同时买了寒蝉【※】和东方。

 ※寒蝉鸣泣之时,同人社团『07th Expansion』制作的同人游戏。剧本・立绘的负责人为社团主催龙骑士07。以历史悠久的村落“雏见泽”为舞台,村内流传已久的习俗「绵流祭」为关键,讲述了一系列连续离奇死亡・失踪事件的悬疑视觉小说。
 不存在选项分支、深受「女巫布莱尔」影响的叙事与展开、游戏分为给玩家提出谜题的「出题篇」与揭示谜团真相的「解答篇」,这一系列特点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之后先后被改编为广播剧・漫画・动画,并移植到了主机上,完成了跨媒体展开。

 

——就是当年的两大巨头。

久树:

 我先玩的寒蝉,东方放了一会儿。但是我真的是赶上了一个好时机。新出了东方风神录,全作品还再贩了。虽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玩,但总之先买了风神录和之前的所有作品。然后,当我玩完寒蝉想玩东方的时候,东方已经完全断货了。运气真好啊。

——因NICONICO流行起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法买到原作游戏……

久树:

 在地灵殿的委托开始前东方完全从书店里消失了(笑)。
 那我就按一般顺序,从红魔乡开始玩吧!然后从打到露米娅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想「啊这就是那个,某个改编曲的原曲!」,一边玩一边觉得耳熟……「原曲听着耳熟」,也是我从二次创作开始接触东方的表现。
 「啊是琪露诺,是⑨!⑨诶!」,结果太过小看她就这样被击坠了(笑)。

——真是红魔乡的标准经历啊(笑)。

久树:

 我就想着「这不是很强吗!」。当时有一件事特别好,就是虽然像我这样寻思「STG是啥玩意」的人在当时有很多,但是解说视频也非常的多。看着别人的避弹方法,大家就会惊叹 「还能这样躲的吗!」。比起文本,视频能更加直观地表示避弹方法。看了这些视频,就觉得东方很有意思,会想继续打下去了。
 当时我还不了解东方的社群,只是一直在玩原作。在新年后,大概是3~4月份的时候听说「东方好像要出新作了」。「东京国际展示场有个叫博丽神社例大祭的活动,好像是要在那里发布」。我就惊了:「诶!?ONLY活动居然会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举办!?」

——原来如此,您本身已经知道什么叫ONLY活动,知道它本来应该是个怎样的规模。结果听说「ONLY活动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举办」,一下子就陷入混乱了。

久树:

 当时感受就是「招募摊位1000个!?」这样。总之我知道了有ONLY活动,然后就调查了一下。大家大概也知道,当时的东方圈非常排挤NICO厨,对NICONICO的非难也达到了高峰。

——特别是第五届,还被称作「地狱的第五届」来着

久树:

 那次我提前买了场刊真是太好了。如果我没买场刊的话就糟了(笑)。

——我第一次参加的时候也是第五届,不知道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现在看来我觉得是一段很珍贵的体验。

久树:

 虽然我也累得气喘吁吁,但意外的特别开心。当时完全没有东方的朋友,所以活动结束后就背着背包直接去网咖,一直玩到夜间巴士发车的时间。

——十分满足啊。我也是,什么「被排挤了」「不得了了」之类的事情,都是之后在网上看到的。当时的记忆里只剩下「好开心!」这种感情。
虽然也有单纯的因为下雨而感到难受的时候。

久树:

 那个时候经常能看到「新人会毁了这个圈子!」一类的说法,我就怀抱着悲伤的心情写下了「参加活动的心得」。

——然后就一直做到了现在。

久树:

 那时的经历成为了我动笔写「东方社群白书」的契机。

 

(待续)

翻译 / 卡锅

不完全依赖同人志即卖会「不成文的约定」,写出最详细Q&A的理由 其原点是名为“有很多人喜欢我最爱的游戏”的喜悦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