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好计划的架构,把大家聚集起来,就会诞生无数可能性 「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活动主催,久树辉幸访谈

2019年11月举办的「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主催访谈

 本周的东方我乐多丛志,在2月27日「东方Station 秘封特辑」播出之际,并行发布关于热爱秘封俱乐部、还有秘封组的人们的专门采访。

 每年11月在京都市劝业馆举行的秘封俱乐部ONLY「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
 这个活动与其他数个东方ONLY即卖会在同一会场合并举办,被合称为「京都合同」。去年在这里举办了3个ONLY活动。

 射命丸文与她的好朋友们的ONLY「文文。新闻友人集会」。
 稗田阿求ONLY「求代目的红茶会」( + 稗田阿求×本居小铃ONLY「爱书人的假日」)。
 秘封俱乐部ONLY「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

 「京都合同」是从2012年开始的,这几个活动在2010-2011年就开始单独举办,长久以来备受喜爱。

 我们采访的,正是这其中两个活动的主催。「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主催,久树辉幸。
 从举办活动的契机,到久树先生本人在同人・东方领域的起点,我们探寻了这个活动长久以来备受喜爱的原因。

 

 

 

参展社团数量从未减少

——「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的举办,真是辛苦了。

久树: 

 十分感谢。

——「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也举办到了第九届,可以称得上历史悠久。您认为现场的氛围怎么样呢?

久树:

 这是第九届了。合并举办的「文文。新闻友人集会」,也已经一同举行了8届,但感觉还是和往年一样热闹。
 主办方方面——不对,应该说是社团方面为我们策划了合同志等各种各样的企划。我觉得这就是这个活动的特征。每年内容都会有所改变,但各位社团让大家情绪高涨这点从未改变。「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从最早开始就在这种氛围下运营着。

——从第一次开始,为了活动而制作的合同志和企划等等就有很多了。

久树:

 还出现了一堆奇葩的合同志(笑)。

 

——参展社团数量也在逐年增加吗?

久树:

 这3~4年间,(包括合并举办的活动在内)社团数量整体上保持不变。
 只是,在俗称「京都合同」的这几个共同举办的活动中,只有「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比较特殊。自第一次举办以来,参展社团的个数从未减少过。

——作为连续举办了5年、10年的活动,真是了不起啊。

久树:

 今年终于突破了200个社团的大关。
 每年都会像「今年会有人来报名吗……哎呀~今年会不会减少啊……」这样想着。嘛,我觉得不管哪个活动都会变成这样。结果一查后台,「哦哦……!」。

 

 

——说些题外话,官网上记载的举办概要,从第1届开始就一直写着「申请摊位数:80」。「已经不用写80了吧?」。

第10届(2020年)举办概要 ー https://cafe-terrace.info/gaiyou.php

久树:

 和第一次举办的时候一样,是和同时举办的活动相同的摊位数。因为是一方增加就会有一方减少这样的状况,中途改变这个的话就我个人而言会感到有点悲伤。从整体的配置数上限来看,其实还有相当的富余,所以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
 不过,这简直就像在说「(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是)刚刚诞生的活动」一样(笑)。

——今年的申请好像超过了200个摊位,这是因为有追加招募才上升到这个数字的吗?

久树:

 「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的申请延长了一周左右,但在原本的截止阶段已经是208个社团了。
 那之后虽然进行了所谓的追加,但基本上是一同举办的活动「文文。新闻友人集会」在募集,所以没有记在「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上。
 所谓追加招募,是因为一些社团由于去年(2019年)秋天的台风没能参加活动。在现在的关西,错过了秋天的活动,短时间内就没有发布机会了。
 这样的话,如果把要求扩大到全东方内,还是可以追加招募的。如果要求作品是「某题材ONLY」的话,在东方里就会遇到一些困难。

——普通的ONLY活动,说「○○ONLY」的话就是指题材只涉及某一个作品,但在东方里还有各种各样的次级分类啊。

久树:

 东方的次级分类还有很多嘛。之后经过调整,募集的说法就变成了「只要涉及东方Project,就不过问是否有特定人妖登场(即全角色)」。最后,追加了39个社团・42个摊位。

——游客的数量也在持续增加吗?

久树:

 这个嘛……这几年可能有点减少,但说保持不变也没错。总体上来说是保持一个安定的数字。

 

举办「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的契机

——那么,请您聊一聊举办「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的契机。

久树:

 最一开始,策划第一届「求代目的红茶会」「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的是前任代表,现在担任顾问的有井先生。知道举办的经过的人可能在渐渐减少了。
 我在当时(虽然现在也是),主要作为稗田阿求社团活动。在广岛的某个活动中,有井先生来到了我的摊位,「是久树先生吗?我叫有井!这次,在京都要举办稗田阿求和秘封俱乐部的活动……」「哦哦~!!」……就是这样的感觉。

 当时,东方同人志即卖会处于大幅推进次级分类化的时期。一开始是作品ONLY,比如红魔乡ONLY和妖妖梦ONLY这种形式,之后就是逐渐抬头的角色ONLY。最先出现的是魔理沙ONLY【※】,这个的时代相当早,所以另当别论……

 ※「恋色MAGIC」。2005年10月30日举办的雾雨魔理沙ONLY

 

——那之后,基于其他角色的ONLY活动也如雨后春笋般冒头,开始了细分化。

久树:

 我认为。由于东方这一题材的范围相当广,分解度也会越来越高。而在这种大势之下,居然出现了阿求和秘封的ONLY活动。
 最一开始听说的时候超级震惊。就回复他「哦哦~!?这样啊!恭喜!我绝对会参加的!」。
 然后他就说「其实啊,这次是想,请久树先生帮忙做活动的工作人员……」我:「欸!?」。大概就是这样一个经过(笑)。
 虽然
当时也时不时会做东方活动的工作人员,但几乎没做过关西活动的工作人员。最开始是在「东方名华祭」当工作人员的。

——直接就是名古屋。

久树:

 还在我写出第一本「东方社群白书【※】」之前。我觉得如果要出一本研究东方社群的书的话,还是得有做活动工作人员的经验。

 

 ※同人志「东方社群白书」,由社团「久幸繙文」发行,记录了对东方Project爱好者群体的各类调查内容。2010年8月发行第一卷,最新刊是「东方社群白书2019」。
https://www.akyu.info/2019/whitepaper_2019.htm
https://www.melonbooks.co.jp/detail/detail.php?product_id=544824

久树:

 不过那个时候还是在全力投入社团活动,所以硬要说的话,并没有作为活动工作人员的意识。但是,如果从支持活动的一方接触到活动的狂热,又会得到不同的惊喜。
 嘛,关于活动的狂热方面,大概以前在铃木某龙道老师的报道里就有说过了。想要了解更多还请看那边(笑)。

【连载】铃木龙道、JYUNYA、ビートまりお,三人对谈——「博丽神社例大祭」初期,东方社群的黎明之时

 那时还是东方的急速上升期。在那段时期,我虽然作为工作人员接触活动会觉得「原来如此,很有趣啊」,但还是觉得社团比较有趣。在那样的地方,没想到会被别的活动的工作人员邀请,吓了一跳。

 

——第一本「社群白书」发行和第一届「求代目的红茶会」,哪个在先?第一届「红茶会」应该是2011年2月。

久树:

 第一本「东方社群白书」发行在2011年夏天,几乎是同一时期。

——在2011年的久树先生身上,真是发生了不少变化啊。

久树:

 确实是这样。毕竟在2011年东方也发生了不少事情,我只是纵身跳入了这个潮流而已。

 

突然的代表交换,但是第一届很开心

——(在看「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官方网站中的代表问候页面)之前有过代表的交换吧。听说是先前提到的前任代表有井先生不得不移居北海道,就让出了位置。

关于代表交换事宜的说明 ー https://cafe-terrace.info/archive/01/koutai.shtml

久树:

 是的。答应他是在2月份,然后在3月份的时候有井先生就突然联系我说「抱歉,我的工作换到北海道去了……」。我就「欸!?」(笑)。
 正好是2月份,所以差不多是活动举办的1年前。刚答应他说「来干吧!」的一个月后将近两个月,就变成「不好意思」了……

——这真是……刚好在这个时机上,搞不好就会活动终止了。

久树:

 在当时应该已经预告过活动了。 
 不过当时在关西有很多能来帮忙的工作人员,所以活动本身还是能正常举办的。我当时入伙的时候说的是「我不太会打广告,希望久树能负责宣传这一块」「好啊,完全没问题」,之后就在考虑该给我什么头衔。最后应该是当了副代表。就这样做成了第一届。
 活动结束后,在讨论今后的活动该怎么办时就提到「(因为代表住得太远)这样实在是没法继续下去了」。
 但是,第一届真的是超级开心,因为副代表是最能放开来玩的。所以,我继承了代表的位置。

——也是啊,毕竟是最爱的角色的ONLY展会。

久树:

 因为这真的很美好啊。当时,阿求社团有赤色バニラ和Public Planet等等,虽然也不少,但一般就只占岛摊一角的一半而已。但是,ONLY活动一开幕,就变成了「再怎么买买买还有没买到的社团!太强了!根本逛不完!」(笑)。

——真是幸福的悲鸣啊(笑)。

久树:

 我还是第一次在即卖会上花这么多钱。当时可是把所有岛摊都地毯轰炸式(各来一份)地买了一遍了。虽然之后都是地毯轰炸就是了。

 

——看第一届「求代目的红茶会」的官网说,这时就已经接近100个摊位了。

久树:

 就是这样。最近的形式稍微有点严峻,我希望能让活动再一次兴盛起来。

——我也参加了第一届的活动,当时「居然有这么多人!?」的震惊感依然记忆犹新。

久树:

 当时在设立新活动的时候就抱着一半期待一半不安的心情想着,「这样真的能做成活动吗?」。结果最后就变成了「稗田阿求,秘封俱乐部,就在此处」(笑)。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种「提出主题」的行为,都能提升这一主题的认知度。说到最近的话,就是「蓬莱人形」这一块了吧。
 搭好计划的架构,把大家聚集起来,就会发现「啊,原来他也喜欢这个!」,就会生出无数可能性。我认为,同人志即卖会就是这样的一种组合,一种架构。

 就像在秘封俱乐部这一块,「从境界看到的外界」这一东京秘封ONLY也十分热闹,在关东关西都卷起了一阵名为秘封的热潮。
 京都在举办「红茶会」后,东京也出现了阿求ONLY「御阿礼祭」。能让秘封和阿求在关东关西两头都流行起来,现在想想真是不错。

 

——我也参加了东京那边的第一届。当时身处秘封圈、阿求圈的潮流之中,就感觉像大家都乘在同一艘大船上一样。
 东西两端的活动建立了联系,也开启过官方联动。这个的契机又是什么呢?

久树:

 在第一届的时候,东京的「从境界看到的外界」不是做了个车票型的入场证吗?那个是「卯东京行」,然后第一届的「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就做成了「酉京都行」。就像这样,从最一开始就有一点联动的意思了。
 我们毫无疑问都爱着秘封。到了东京是秘封,到了京都也是秘封。在这样一段热闹的时期中,自然会想着联手把这个热潮推上全新的高峰。

——我个人的印象中,在东京秘封的社团入场证(硬质车票)之后,大家都开始做来源于秘封的周边。大家都开始追求这种非现实但又实际存在的东西。

久树:

 啊啊,确实是这样。特别是「从境界看到的外界」还做了学生手册(笑)。

——每次东京的「从境界看到的外界」都会给参展社团一些像特典一样的东西。有时是硬质车票,有时是大学学生证,有时是堇子的高中生学生手册。

久树:

 有卡片型也有手册型。还有人把那个带回去,放在电车的座位上拍张照发个推特,「有谁遗失了学生手册吗……」。这就是所谓非现实但又真实存在的感觉。

——这样一路顺着发展,最终就变成了「宇佐见莲子的遗失物【※】」(笑)。

久树:

 确实(笑)。

 

 ※「宇佐见莲子的遗失物」,社团「すずだんご」制作的秘封俱乐部二次创作作品。宇佐见莲子一不小心把这个USB掉在哪儿了……设定上是这样。里面保存了架空大学的提纲,以及可能是莲子写的研究报告等等。
https://www.melonbooks.co.jp/detail/detail.php?product_id=582763

 

(待续)

翻译 / 卡锅

搭好计划的架构,把大家聚集起来,就会诞生无数可能性 「科学世纪的露天咖啡座」「求代目的红茶会」活动主催,久树辉幸访谈 结束